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思諾:從沒立志做花木蘭代父從軍 卻一步步踏上追求公義之路

2016/2/25 — 6:53

在處理鉛水事件的同時,這位剛出茅蘆的女大狀並未在空餘時間停下腳步

在處理鉛水事件的同時,這位剛出茅蘆的女大狀並未在空餘時間停下腳步

【文:容子晴】

吳思諾 (Senia),27歲年輕大律師,甫出道便迎戰一件相當棘手的案件—鉛水事件。自去年11月起,Senia便跟師傅資深大律師李柱銘一起並肩作戰,代表三名本身血鉛超標的受影響居民,參與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事件牽涉的範圍相當廣泛,當中包括政府水務署、房委會、專家證人,以及大大小小承建商及分判商,歷時至今四個月,她幾乎每天都在工作中度過。雖然過程艱巨,但她卻慶幸有機會為小市民發聲,爭取應有權益,如早前成功要求政府擴大驗血範圍,為12歲以下的受影響居民驗血,保障兒童的健康,猶如贏了一場小仗。

在處理鉛水事件的同時,這位剛出茅蘆的女大狀並未在空餘時間停下腳步,更身兼多職: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兼職講師、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董事及法政匯思成員。

廣告

Senia希望可以運用自己的知識,為社會出一分力。她對社會的一份承擔,可能自小已潛藏在DNA裡,因她的父親是已故民主派「三料議員」吳明欽。在80年代,吳明欽為屯門大興區區議員,並同時集區域市政局議員及立法局議員於一身,當年有「票王」之稱。遺憾的是,他在Senia三歲時便因血癌病逝,他的「威水史」Senia也只能從別人口中得知。父親昔日的戰友,如何俊仁、李永達、張文光、陳樹英和黃偉賢等民主黨成員,全都是看著她長大的uncle和auntie,甚至一些屯門區舊街坊,每年仍會相約去拜祭她的父親,幾十年過去,街坊對他的尊敬和懷念仍未退減半分,更讓她體會到父親昔日在社區深耕細作的努力成果。

從來沒有立志要做花木蘭代父從軍,但Senia卻彷彿一步步跟隨著父親廿多年前的足印,踏上追求公義之路。現時她積極參與公民組織的工作,在法政匯思中參與專責研究虐老問題的工作小組,希望爭取透過立法或修改現行法例,保障老人家在護老院的待遇和權益。另一邊廂,身為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最年輕的董事,她期望能夠將新一代的觀點和聲音帶入會內,推動年輕人參與甚至成立新的公民組織,以監察政府施政及為社區服務。

廣告

小時候的 Senia

小時候的 Senia

從雨傘運動、港大校委到近來魚蛋事件中,她看到香港的核心價值全部被動搖,很多衝突由此而生。她認為,年輕人其實比成年人更加著緊守衛核心價值:「有些成年人覺得年輕人沒什麼壓力,所以做事沒有成本,但其實這可能只是成年人給自己的束縳。反而年輕人憑著創意思維,開始反過來帶動社會向前走。」正如俞琤早前在100毛分獎禮中所說:「經驗分分鐘會化為老餅」,可能要靠年輕人的創意,才能帶領這個城市決定2047該如何從一國兩制過渡及接軌。到底香港有哪些核心價值需要保存,哪些已不合時宜,也應由這班年輕人去負責探索。

後記:除了父親吳明欽、師傅李柱銘之外,對Senia最重要的啟蒙者還有未婚夫譚俊傑Jeffrey,他既是年輕大狀,也是民主黨及法政匯思成員,在政界及公民社會圈子中甚為活躍。二人剛開始拍拖時,Jeffrey還未知道Senia的父親是誰,後來才發現原來她父親當年紮根的屯門選區,正好就是Jeffrey從小到大成長的地區,Jeffrey父母亦是吳明欽的支持者,彷彿早已註定這志同道合的一對要走在一起。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