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明欽與我

2016/9/11 — 17:18

左起:吳明欽、筆者、黃偉賢  (相:筆者提供)

左起:吳明欽、筆者、黃偉賢  (相:筆者提供)

【文:馮德華】

吳明欽是我的師弟、良師、戰友、摯友!

「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是中大新亞校歌歌詞,是吳明欽喜歡用來描述他艱苦奮鬥的人生。

廣告

他與我的太太是在1981年中大畢業,他的太太與我則在1980年中大畢業,及後我們一起全時間就讀中大教育學院。於1982年獲得教育文憑後,我們隨即分別在屯門不同的中學任教。

1982年,他與屯門一群民主人士成立「屯門區關注民生協會」,關注屯門交通、學位、公屋等,他當年已注意到30多年後今天的老人問題,並促請政府解決老人退休的保障,可惜政府30年如一日,甚麼也沒有改善!

廣告

1985年,他與7位民主人士在屯門區議會選舉中,從「鄉、左」手中奪獲8個議席,該7男1女後被稱為「八仙」。

1986年,他與另一位民主人士當選區域市政局議員,「八仙」加多1男,被謔稱爲「9男女」!當年,他的票數冠全港,成為票王!

8964事件中,由4月至6月,他與我們一群義工及街坊,來往屯門至維園次數不知凡幾。他帶領我們屯門十多個居民團體加入支聯會,成為創會會員,吳明欽爲中國及香港民主不遺餘力!

1989年,他當選香港十大傑出青年。他教懂我甚麼是「行政吸納政治」,提醒我小心「黃袍加身」後,容易會被勝利衝昏頭腦。「政治一天都嫌長」、「每事要審慎樂觀」等都是他教曉我的,吳明欽是我的良師!

他推薦我加入匯點,後來一起成為港同盟的創會會員。

1991年,他一口氣在區議會、區域市政局及立法局勝出,成爲三料議員。至此,他在三級議會選舉中,七戰七勝,氣勢一時無兩!

該次的立法局選舉,他夥拍黃偉賢參選,我是他們助選團團長 (後來何俊仁兩次參加屯門補選,我亦擔任助選團團長),察覺到他的心思細密,大公無私,不以黃為負累,每每與夥伴一起進退,不像那劉姓垃圾筒陣前出賣拍擋!「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是我第一次聽到的。

1991年選舉的結果,令我們認為香港民主前途一片光明之際,突然傳出他身患重病,最後血癌帶走了他、安息在天父懷中!

他的政治生涯並不順利!1985年當選區議員不久,有一晚在政務處接見市民完畢,於回家途中被十多名持利器水喉鐵圍毆,眼和身體多處被打傷,幸好最後逃離險境,其他在場的區議員代爲報警。

自1985年起,政治暴力無日無之!吳明欽及以後的何俊仁、鄭經翰等遭遇,至今警方仍未緝兇,反映警方的未盡全力,現在又發生周永勤、尹兆堅及朱凱迪的暴力恐嚇事件,警方、保安局、特首實在責無旁貸,不能像過往般堆砌理由,唯唯諾諾,得過且過,讓事件不了了之,以證明不是「官黑商」勾結。政府必須盡力保護被恐嚇者,及向市民承諾:「就算去到天涯海角,都要緝兇歸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