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錦祥:我的港大歲月

2015/9/9 — 16:50

圖1:吳錦祥(右三)與利瑪竇宿舍社監 Deignan神父和醫學院同學攝於 1970年。

圖1:吳錦祥(右三)與利瑪竇宿舍社監 Deignan神父和醫學院同學攝於 1970年。

【文:吳錦祥,1972年港大醫學院畢業生】

畢業四十多年了,在港大的日子仍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回憶。

我是在遍地「菠蘿」(即土製炸彈) 的1967年入讀港大,當時社會動盪:戒嚴,罷工,警民衝突無日無之,我們這些幸運兒能夠遠離紛擾,在象牙塔內探索人生,追求學問,真是幾生修來的福份!

廣告

由中學生變成大學生,又入住宿舍,給了我前所未有的體會。大學生活的隨意,自由,更提供了成長的珍貴養分,五年大學生活,決定了我一生的信念和路向。

醫科生功課比較繁重,但也不會壓得透不過氣來,除了考試的前幾天,還是有很多時間參與各種活動的。我有一個專長,就是考試捉題目甚為準確,每次都估到大約一半的考題,當然不是亂估,是參考歷屆試題和老師最近特別著意的課題來推斷的,我很少上課,就借同學的筆記來看,不是看內容,是看大綱,熱門的才去溫習,就這樣無災無難,順利畢業。

廣告

省下了讀書時間,當然全情投入課外活動,這些其實才是大學最寶貴的經驗,先後當過港大學生會醫學會的康樂秘書和主席,也是第一屆民選的醫學生教務委員。在任期間每和校方針鋒相對,據理力爭,被校長視為滋事份子。這次副校風波,竟然㑹和校長同一陣線,真是始料不及,可能是應驗了「出得來行,遲早要還」。

六、七十年代號稱港大的「火紅年代」,校園相當活潑躁動,我參與過的有69年的校政改革運動,當年宋恩榮也是活躍份子,在陸佑堂大喊:”Mr. Vice Chancellor, where are you?” 一時聲名大躁,和今天的老學究形象,相去甚遠。

之後是1970年的康寧堂事件和紀律委員會事件,每次都和校方力拚,尤其是紀律委員會的成立,開了一次千人大會,再和校方用了十多天時間把條文逐一爭論,現在放在香港大學條例裏關於紀律委員會的部分,是我當年有份草議的,現在還是港大的法律。

那時學生會也是多事之秋,69、70兩屆學生會㑹長都中途下台,學生會的公信力受到空前挑戰,有同學更在1971年發動學生會會籍由強制改為自願的聯署,聯署如果通過,學生會馬上面臨瓦解,那次亦在陸佑堂開千人大會,同學踴躍發言,爭持不下,最後我以元老身份發言,我說:”學生會不錯是一盤散沙,代表性不足,但學生這些散沙仍然有學生會這個盤載着,在危急關頭就可以連盤帶沙的掟過去,扺擋一陣。如果現在我們把盤打碎了,就㑹變成一地散沙,遇敵全無招架之力,那如何是好?”同學們聽後掌聲雷動,結果不用投票,就用掌聲否決了聯署。

這些難忘的經歷是港大特有的自由環境才能孕育出來的,那時的老師對學生愛䕶有加,很能體諒青春的毛燥,學生犯了錯也不㑹嚴詞苛責,反而敦敦善誘。如果當年我遇上現今的兩位前校長,肯定除了被稱為「大混蛋」外,更㑹改寫我一生的命運。所以雖然已是望七之年,也要站出來保衞港大的自主,讓學弟們能在我當年一樣的自由環境裏探索人生,追求學問。

圖2:吳錦祥神氣地站在利瑪竇宿舍的石柱頂上,他當時就讀大學三年級。

圖2:吳錦祥神氣地站在利瑪竇宿舍的石柱頂上,他當時就讀大學三年級。

 

港大校友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