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覆核意義非以勝負衡量

2015/3/8 — 13:54

圖:朝雲

圖:朝雲

【記錄:朝雲】

3月7日流動民主教室,吳靄儀女士一連三課主講法律,以法治發軔。

(疏懶的我,連上星期馬嶽教授的課還未整理好。惟有先呈問答部分,以饗讀者)

廣告

筆者問吳女士,梁麗幗申請司法覆核,勝算如何?

吳說未知備細,然而僅從報章所見,覺得困難好大。因為表面上挑戰特區政府,但背後其實是人大。

廣告

然而她說,司法覆核的意義,並非純粹以勝負衡量。堅持下去,或另有得著,例如判辭,可能會肯定部分申訴理據。

她說不能驟見遊行沒用而放棄遊行。既有下功夫的權利,便有值得去做的價值。她好欣賞梁麗幗冒險犯難,在山窮水盡疑無路時,嘗試另闢新路。

她強調,一個不會說不的人沒有尊嚴。連田北俊都懂。即使我們未必對,但依然有不聽話的權利。

她引用英諺"nothing ventured, nothing gained",而梁國雄正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例子。

她笑說看司法覆核的排期,往往由長毛佔據,幾乎每仗皆輸。然而最近一次挑戰曾鈺成剪布,儘管法庭拒不受理,終審法院卻釐清司法覆核的訟費由誰付。判定長毛的申訴關乎公眾利益,亦無濫用司法,只須付己方訟費。

過去司法覆核如敗訴,要一併支付雙方訟費。政府往往出動資深大律師對簿,輸了訟費高昂。市民遂因成本卻步,扼殺市民通過司法覆核保護民權,約束政府。

吳形容司法覆核本來走上歪路,正因長毛屢敗屢試,因此案例匡正流弊,大減司法覆核的成本。

自言是老人家的吳,希望「後生仔」不宜單純地看傘運成功或失敗,最偉大的發明,都是從失敗中得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