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告當權者書:你將毀滅一整代香港人

2016/11/3 — 9:25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

【文:可留】

作者按:寫於宣誓判決、或釋法清晨。因工作而不停接觸政治而變得絕望的一個九十後上。

原來香港的政治旅途,歸根究底走不出「殺子」文化。

廣告

梁游二人、加起來不過五十五,比梁君彥年輕十歲。立法會選舉以來、所上演的猴子戲,政府任何一個扭曲人性的行為、建制任何一句扭曲常理的辯解,我所見的,我所感受到的,是一群既得利益者,正聯手將一代年輕人,推往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裡。透過剝奪我們這一代年輕人所有相信的價值,當權者正裝著一副邪惡的鬼臉,告訴每一個稍為有良知的年輕人,我係要咁做呀,吹呀?

言論自由麼?新聞界噤若寒蟬;學術自由呢、陳文敏說這是一個烏托邦式的畫圓為方;選舉公平麼,政府扭盡六壬,阻止主張港獨者參選;「一國兩制」麼,林榮基告訴你,那只是一個編定,你只能按字句讀出的一個虛構劇本。

廣告

憤怒、絕望,這是我們每一天只能感受到的。

我們這一代長大的環境,不知幸或不幸,所有人說香港人政治冷感,沒關心時事,亦沒有逼迫我地留意時事,沒有叫我們愛國,亦沒有人譴責暴力,自然的成長,以致一些核心價值得以保存,但同時確立於我們心底,成為一種價值觀,無法再動搖。我們以為香港有言論自由、有學術自由、有一個有設計缺陷但還選公正的選舉制度,我們以為有「一國兩制」,縱使中國仍然像是一個陌生的養母,你以為假以時日,兩者還可以坐下吃個飯、飲個茶。

我不認同港獨,但我們這一代身邊總有幾個絕望到,認為港獨屬唯一出路。然後你心裡,其實不太難理解他們的想法。面對一日一日被蠶蝕的自尊與賴以維生的價值,太過淹沒性的絕望,激進,是我們眼前唯一的道路,儘管我們從不願意走上。

梁頌恆游蕙禎、儘管並非我所投的代議士,卻是我們這一代人其中一種代議士,你活生生剝奪這兩個人、這五萬人要求被代表的權力,你蠻橫、粗暴地要他們噤聲,事後醜惡地合理化,無疑是將這五萬人逼上一條不可歸的絕路。

政權、中央、所有視若無睹的香港人,你們看到了嗎?

我卻看到一個毀滅性的結果。這一代的年輕人,誓必因而被逼走上絕路,不單止與既得利益者、制度擁護者誓成敵人,與所有民主派大中華膠、所有港豬朋友,都將會有不可磨滅的裂痕。而這是不可逆轉的,你很難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同樣亦很難叫一個已醒的人再睡去。

絕望很可怕,絕望會令人失去好奇、失去耐性、失去同理心、失去慈悲心,然後只剩毀滅一切的憤怒,壓力愈大,反抗愈大,今日打開電視,看到那些老而不的臉容,我開始興起希望見到他們死狀恐怖的念頭,而且會覺得快樂,我開始覺得我也踏上這條不歸路。

當然,我不會否認有很多能遠走高飛的這一代人早已逃之夭夭,但留下來的、不願走的,早也預備好一場暴動。當權者們,你們準備好了嗎?或者你可以屠殺所有叛亂分子,我不懷疑你們下不了手,但無論如何,你們正在殺死這一代人。

我們死了,你們也不會生存,香港將無以為繼,你將成為毀滅香港的罪人,這樣你滿意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