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告青年新政書

2016/11/9 — 12:47

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

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

【文:可留】

你覺得係多人含淚投民主黨,定係多人含淚支持你個議席?

你Facebook裡面可能前者多,但香港現實社會一定係後者多。既然你叫人唔好含淚投民主黨,點解你要更多人含淚支持你個議席?

廣告

我不知道如何定義「本土派」,姑且是當我是一個理念左膠行動本土的激進份子,我不是想怪青年新政提倡港獨引來人大釋法,我是想檢討一下青年新政由當選至今的策略行動。

選舉時,是比例代表制,但進到立法會之後,根本就是一個少數人如何玩贏多數人的遊戲,你看突襲委員會、選主席、投票表決,你到底是要三十對四十(我當計埋陳沛然鄭松泰),還是二對廿八對四十。漫漫長路,立法會大會十八個委員會四個常設委員會,火頭處處,做一個立法會議員,你不可能只帶動港獨議題,立法會的本質就是要求你所有法例都有研究有立場,你要表決之餘記者亦會來問你。

廣告

你需要盟友,或者功利講句,你需要可利用的人,除非你是黃毓民,但不要忘記,黃毓民都曾經有好多盟友。我有個好拙劣嘅比喻,你係得返廿蚊既陳刀仔,你都要贏到二千五百萬,你先可以參加慈善啤王大賽,你要贏返非建制派支持者個心,就等如係贏二千五百萬,你先可以打大佬。你廿蚊,點夠大軍鬥呀大佬?
青政於議會叫做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不在講,反口覆舌話唔衝會議室一、但轉頭就衝,最激進的長毛或慢必都幫你唔到。呢個係道德問題,抗爭時願意拋棄道德,其實我非常理解,但社會上有幾多人接受?

再者,當時衝入去有咩用?青政從來無針對問題根源,就是到底秘書長是否有權判定監誓無效、或者主席有否理據更改先行決定,而唔係你有無權入到會議室(which is條例寫都明你未宣誓係唔可以入去)。最重點,我比你入到去有咩用?你用武力可以拉返個議程返黎?手段目的唔一致吖嘛大佬呀。

政治資本,是講有多少人支持你。不一定是投票給你的人,更或者是整個社會支持你做的事,不討厭你的人。你要做的,是找這堆人,你潛在支持者的最大公因數,去做到你最想做的事,當然要好小心誰是因誰是果,不然就會變成泛民政客。

但衝擊、粗口、支那,你只是愈減愈少你的政治資本。到最後,你說甚麼最動人最聲嘶力竭的話,都只有你自己和你回音壁中的人聽到,因為其他人早已離你而去。

輿論戰亦然,建制派第一次流會之後幾天,青政去了台灣,香港所有媒體,有關青政該方面的聲音,等於零。莫說cctvb,主流泛民支持者,聽唔到所有你要咁做的原因,殘餘的係一些「口音問題」的無聊爭拗,你為什麼要咁做,無人知,只剩下建制派的醜惡嘴臉,及泛民軟弱無力的唔贊成但都要支持。盛傳釋法好幾日,你有否做過任何事情,去增加他釋法的政治後果?之後如何冷待媒體,釋法之後都未曾好好對鏡頭回應,就更不在話下。

我不是想怪青年新政引來人大釋法,我是想告訴你,每下一步棋,都代表著全港這一代的僅餘希望,你下錯了,踏中了地雷,換來後果堪虞,或者是人大釋法、或者是更嚴重的後果。政治危機,是會害一整個理念、一整個路線粉身碎骨。

我不希望這已經是太遲,但請大家謹記,愈是絕望,愈要冷靜,愈不能藥石亂投。我最樂觀想法,期待補選。雖然我相信要連合泛民與本土的力量,難度不亞於利物浦拎冠軍及梁振英悔改,但我仍然、或只能期望江山代有才人出,於這風雨飄搖的時份,延續我們這一脫人卑微而又渴望能實現的夢想。

亦藉此警告泛民,我知道你有權派人參加補選,但如果你唔想泛民同本土裂縫再更加深,如果你無信心得到本土支持,就不要派人,社會不需要再撕裂。

(想想不妥、本想各打五十大板以示公允,但似乎罵泛民罵得太少。唔通我又話比你聽,民主黨割蓆比聲明什麼都快、公民黨比人話兩句又唔護送,咩。與其期待呢兩個黨,我不如罵多兩句青年新政啦。)

(再講多一句,呢篇前提係我願意相信青政唔係鬼,如果係鬼,呢篇就當我白寫吧)
 

(原題為〈告青年新政書:你覺得係多人含淚投民主黨,定係多人含淚支持你個議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