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呢場運動而家變質咩?!

2019/10/16 — 17:1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筆者群組中的不少游離於「淺藍」和「淡黃」之間的中產人士,最近眼見當前的運動「愈演愈烈」,面對電視熒幕上的縱火、擲汽油彈、「裝修」以至「獅鳥」等「驚心動魄」的行動,總是不住的狂呼號叫:「呢個運動而家變質!」更會煞有介事的表示「強烈譴責暴力行為」云云。 究其實,這些介乎「淺藍」與「淡黃」的人士,從未真正認識以至在心底裡認同過這場運動,因此,面對運動的演變至此,便會呼天搶地的表態對「暴力」控訴,客觀效果上正正呼應著中央和特區政府不斷把這場運動「污名化」、「暴戾化」和「叛逆化」的卑鄙伎倆,為當局的所謂「止暴制亂」聲勢壓場,助紂為虐!

如果這場運動的發展真的「變質」,便會不幸的落入中央共產黨人所盤算布置的窠臼,恰恰「正中下懷」。 須知共產黨的鬥爭戰略基本上是主動進取的操控形態,絕不手軟。 以八九的反官倒學生運動為例,官方先以「動亂」命名之,繼而升級定性為「反革命暴亂」,隨後頒布戒嚴令,派軍隊進城,並製造不少群眾攔阻道路和軍車被截被焚的暴烈場面,最後以鎮壓名義武力血腥清場。 這樣的自編自導自演「劇本」處理手法,由共產黨控制下進行「政治定性」,牢牢掌握「話語權」,把一場運動在其操盤的範圍軌跡內予以「合法地」被瓦解,從來就是中國共產黨人一貫的鬥爭本色和特性,香港人必須認識清楚。  

觀乎過去這些月來的抗爭過程,黨媒官媒和建制網媒發動的文宣武嚇工作,百計千方污衊這場運動和參加者,把示威者視作「暴徒」,把抗爭行動描繪成「動亂」,把捍衛「一國兩制」的訴求扭曲為「反中亂港」,把爭取「高度自治」的渴求引申為「港獨」色彩,把"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這樣的口號誇張說成是分離主義(Separatism)傾向,把「逆權抗暴」運動演繹為「顏色革命」等等,目的其實只有一個,就是要把這場運動箝套入共產黨的鬥爭潛規則之內,從而可以隨意播弄,「為所欲為」!  所以,香港人必須參透共產黨人的詭詐陰謀,自當堅守初衷,明確回應:儘管在過程中有策略上的適時制宜調整,但是,這場運動從沒有「變質」!

廣告

平情而論,這場運動當然是始於「反送中、抗惡法」,針對《逃犯引渡條例》的修訂和特區政府的處理態度。 最初的「反送中、抗惡法」遊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最近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以及「香港人,加油」轉變為「香港人,反抗」等等,全都只是推展運動過程中所必需的訊息「載體」(vehicle),借此牽動群眾的抗爭意識和凝聚力量。 更重要和關鍵的是這些「載體」都源自大部分香港抗爭者的初心本意,歸納起來大致就是:(一) 對共產黨專政的中央政府極不信任 ; (二) 對近年來中央不斷干預香港的政治極度反感 ; (三) 對特區傀儡政府的管治完全絕望 ; (四) 對維繫香港「一國兩制」局面深感疑慮和擔心 ; (五) 對本港「高度自治」的爭取感到刻不容緩。 這樣的想法和立場至今並沒有「變質」,縱然運動的發展有著不斷推移性質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但是就本質而言,真正抗爭者的百折不撓心態和明確訴求,還是堅定如一!

當前的抗爭局面無疑充滿著一定程度的「暴力」色彩,可是,說到底誰人能區分清楚這些「暴力」是臥底員警的「栽贓嫁禍」,還是個別勇敢者的「極端行為」呢?!  筆者完全可以合理懷疑當局基於戰略的需要而伺機「製造」不少「暴力」亂局,從而提升「鎮暴」的合法性和力度,務求「以暴制暴」。 因此,筆者對於那些「淺藍」和「淡黃」人士對所謂「暴力」的詰難,早已頗不以為然了! 

廣告

最終還是一句:香港人,反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