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博賢:擁有傻戇記憶的權利

2015/8/28 — 14:43

作者周博賢在香港大學畢業 (圖由作者提供)

作者周博賢在香港大學畢業 (圖由作者提供)

【文:周博賢】

置身在80年代末的港大,經歷過六四、遊行過、當過法律學會外副(外務副會長)、舉辦過多場《人權法》研討會等,但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當年做過的一些傻事。

剛升上二年級,是迎新營籌委中一員,而當中的「大仙」(即學長),竟提議籌委們在迎新營中表演跳舞!已記不起舞蹈想表達什麼,只記得對從未試過跳舞的我,是巨大的挑戰,於是我們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在太古堂宿舍底層的排練室瘋狂練舞。當年伴舞的音樂,是樂隊Dire Straits的《Money for Nothing》,長8分半鐘,段落繁複,首分半鐘前奏時,音樂由靜轉吵,我們先要擺出各式各樣的「Po-屎」,緩緩引體上升,待節奏轉趨強勁時,我們就跳出「懶型」的舞步。最要命的,是當時師姐所選擇的舞風,是爵士舞!我們三個男生,一個體育健將型,後來「上庄」做了Sports Captain(體育秘書),而我和另外一人,則屬絕不起眼書生型;單看這個組合,已可想像跳出來的爵士舞有多「騎呢」。結果跳成怎樣?應該跟電影《Blades of Glory》中Jon Heder和Will Ferrell的滑冰舞步差不多!

廣告

多得新同學「俾面」,我們的演出獲得不少掌聲,籌委各人亦因辛苦完成了一項「壯舉」而滿足感十足。現在想起這事,雖教我汗顏,但在六四、上庄、人權法等較嚴肅的記憶以外,這種傻戇事蹟確令我的經歷變得多元和豐厚。

廣告

做學生,應擁有空間嘗試、犯錯和做傻事。可是今天的香港,卻教學生太沉重,時刻要嚴陣以待,對抗社會的敗壞和衝擊。而在港大委任副校長一事上,校委會漠視物色委員會的推薦,繞過正常程序,創出「等埋首席副校」的藉口阻撓任命被視為「反政府」的陳文敏教授,就連外人如「愛港力」之流和黨報也加入口諸筆伐之列,實在教人憤怒,亦令學生百上加斤,負隅頑抗。而作為校友在此事上發聲,除捍衛港大的的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外,更重要的,是捍衛大學的空間,讓學生可以做傻事,毋須長期處於「戰時狀態」,守護他們日後可擁有更多元豐厚的人生經歷,和教人汗顏的傻戇記憶的權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