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庭禁選與自決前景

2018/1/29 — 1:28

周庭

周庭

1月27日,亦即香港立法會311補選報名截止前兩天,香港眾志成員周庭被選舉主任正式通知取消其參選資格,理由竟然是周庭填報的「政治聯繫」是香港眾志,而香港眾志主張「民主自決」,所以選舉主任認為周庭「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對於選舉主任的決定,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佯稱為「依法審慎,政治中立,不偏不倚」。消息傳來,令人憤怒。1月28日傍晚,眾多香港人到公民廣場集會抗議,清晰地表達不屈服的精神和意志,支持周庭,反對DQ。

香港眾志發表聲明表示:這次事件是「中共對一代人的清算」;「政府的動機是要殺盡後雨傘一整代有志從政改變香港、推動民主的年輕人的希望」;「雨傘運動後的進步力量將會在議會絕跡」;「政府再次進行褫奪候選人資格,是近乎永久地剝奪港人的政治權利,令市民永遠不能憑自由意志投票」;「個別公務員以政治方式,決定選舉中候選人的組成,是違憲以及違反人權的做法」。

綜觀全局,時至今日,香港立法會選舉再被確認已經淪為伊朗式選舉、中國人大式選舉。徒有選舉之名,已無選舉之實,無理限制及剝奪公民參選權利,明顯違反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選舉主任淪為篩選主任,選舉委員會淪為篩選委員會。2014年的「人大831決定」原本擬由提名委員會篩選行政長官候選人,但被立法會否決,只得繼續通過選舉委員會欽點行政長官。中共偽裝不了普選,恨透了立法會,於是自2016年起,繼續通過「篩選主任」篩選立法會議員候選人,務求把鋒銳的反共力量在立法會內逐個擊破,從源頭起公開剝奪進步政治人士的立法會參選權,逐個打擊民主派內不同政治組織。這一次是香港眾志,下一次可以是社民連、人民力量、公民黨等政治組織,以至每個香港人,以後可以隨時對朱凱廸、邵家臻等議員秋後算賬,以後可以用同類理由剝奪劉小麗(主張自決)、梁國雄(主張社會民主主義)參與補選的權利,以後可以用同樣理由永久剝奪黃之鋒、羅冠聰等香港眾志成員的參選權利。香港正在急速中國大陸化,立法會最後只准剩下一種聲音:擁護中共全面管治香港的聲音。順它者可留下,逆它者被開除(DQ)。

廣告

講自決,就被DQ。那麼,難道要講他決、黨決、槍決才可參選?這種情形比國民黨當年在臺灣的賄選做票還要骯髒,因為當年在臺灣主張民主自決、爭取百分百自由的人至少還有參選權,但是香港的周庭卻被香港篩選主任無情地剝奪掉參選權。講命運自主、講香港自救、講自立、講自強、講自治、講自保、講本土、講民主、講自由、講人權、講反共,以後都會逐一被DQ。

以前有人講港獨,被DQ,很多人不理會,甚至踩上兩腳,人鬼餘情未了,不細分辨忠奸,自我感覺良好,犧牲了一代人,不去區分政見主張與個人操守,統統攪在一起,冒出一個鬼字來,變相樹起一面自砌的高牆。現在有人不講港獨,只講自決,被DQ,又有無人理會?是否繼續切割?我們又有無自我反省能力?瀕臨最後關頭,除了猛皺眉頭,如果繼續沉默,不辨唇亡齒寒,必定邁向滅亡!這不是「周庭是否游蕙禎」這個問題,而是「我們都是周庭、游蕙禎」這個政治困境。這已經不是我們是否同意她們政見的問題,甚至不是我們是否認同她們人格的問題,而是「我們是否已經永久喪失參選的政治權利」、「香港式選舉還有無意義」這些嚴正問題。如不反對DQ,如果繼續冷漠,喪鐘必為你我而鳴。

廣告

為甚麼兩年前香港眾志成員羅冠聰講民主自決,可以獲得選舉主任確認而成為候選人,但偏偏同樣是香港眾志成員的周庭卻不行?為甚麼選舉主任會被賦予這麼大的獨斷裁量權力,而且於法何據?為甚麼選舉主任可以審查政見內容而DQ報名的參選人,擺明違反國際人權公約?為甚麼選舉主任不向周庭提問、不給申辯機會就直接DQ?為甚麼選舉主任根本完全講不出周庭說過及做過甚麼所謂錯事,反而純粹以香港眾志為其申報的政治聯繫而DQ她?為甚麼沒有人質疑選舉主任的邏輯思維能力和理解法律能力,反而只提及他引述了一系列基本法條文,彷彿大有道理,但卻不去分析那些條文跟「必須DQ周庭」有無邏輯關係?為甚麼沒有人挑戰選舉主任只是中共、習近平、栗戰書、張曉明、王志民、林鄭月娥、鄭若驊的傀儡,偏偏單挑一個選舉主任或者鄭若驊來當作主謀猛打?引申而言,為甚麼選舉主任要問另一位參選人姚松炎(九西)是否認同臺灣時代力量的主張?干他底事?為甚麼選舉主任不走去查問鄭泳舜及鄧家彪是否認同工聯會成員多年前會見臺灣民進黨人士?那位選舉主任又有去過臺灣嗎?他是否認同愛國同心會和白狼的主張?他不回答,又哪有資格說三道四、指手畫腳、胡說八道?卑賤是卑賤者的通行證,無恥是無恥者的墓誌銘。

周庭,挺住!來日方長,不要氣餒,溫存信念,重新佈陣。我相信妳和眾多年輕人都會比這個流氓政權和這群暴政幫兇長壽。他們耍的是權謀詭計,我們暫時打不過他們,我們必須義無反顧。唯有道義力量,唯有犧牲奉獻,才能薪火相傳,才能最後取勝。未來的時間不在他們一方,香港的命運會在你們手裏。時間終將說明一切,你們會看到他們及暴政斷氣那一幕的。他們死不足惜,義人留芳萬世。謙卑、謹慎、忍耐、誠實、正直、勇敢地走出前面的每一步吧!

自決派人士怎麼辦?香港眾志這個組織怎麼辦?支持民主自決的人士怎麼辦?我的初步看法很簡單:(一)論述上需要不斷改良精進,除了2047前途自決的宏大願景外,必須加入短期及中期深耕細作的具體行動,一步一步落實,溫存道義力量,貼近市民生活。同時,大家宜把中共黨史、香港歷史、左右翼思想、政治哲學、香港地下黨組織、紅色資本、文化傳承與改良等知識學好,有知識才有底氣,才可以支撐夢想。民主自決是個好東西,但要香港人由衷認同,必須以理服人、以德感人、以誠待人。(二)組織上可考慮化整為零,不要沉緬於建立猶如昔日港同盟的單一政治組織,可以把一艘大戰艦化為眾多小飛船,以不同形式存在,或明或暗。彼此之間頻繁聯繫,互相信賴,平時分進,戰時合擊,組織上就可以變得機動和靈活。昔日甲午戰爭黃海戰役,日軍如何戰勝清軍,大家或可領悟箇中戰術啟示。換言之,如要繼續投入選舉,爭取立法會及區議會議席,條條大路通羅馬,千萬不要灰心喪志。

只要做好上述兩點,周庭今天的挫折就可以化為香港本土民主運動的鞭策力量,中共的升級打壓就可以渙發香港本土民主運動的升級動力。黑暗永遠戰勝不了光明,隧道盡頭必定撥雲見日。現在必須守得住,未來才能挺得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