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梓樂同學追思會,在台灣二二八公園

2019/11/8 — 22:1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黃燕茹】

現場媒體閃光燈閃了許多下,企圖捕捉紀錄現場悲傷氛圍的成份。

黑衫群眾有一個很明顯的區分,帶口罩遮掩的還有沒帶口罩的。

廣告

看似很粗糙的分類,卻是恐懼陰影最明顯的現身,人民壓力的總和。

過去發生在香港的失蹤與浮屍,墜海跳樓都是裸體,只有港警說的出口:「案情沒有可疑」。

廣告

過去許多人命的過世,卻缺乏較為關鍵的證據。
「重要的監視錄影畫面呢?CCTV 呢?」
「那些家屬的反應呢?」
所有關注香港自由的人們,只能感受得到憤怒燃心卻被林鄭月娥港府給掐住嘴巴,吼不出聲。

這可能對一些法律層面來說像是有罪推定心態,但不可抹滅這些死亡案件「無可疑」特徵太過於可疑,甚至累積成一定程度的案件數量,而香港反送中本身就是一場向中國北京宣示不信任的戰役。

這是最令人痛恨的政權壓迫人民手法其中之一,殺了人民並不讓人民獲得真相,甚至讓許多類似的生命消逝一樁又一樁的發生在眼前。

北京賦予港府的處置空間手法就是如此坦露地放任在一個網路資訊的地方,在一個每個人都看得到的畫面地方,用近逼送於中國內地統治手法的方式,逐步在人民群眾裡蔓延絕望和習得無助感,散布中國式集權統治裡最在行的方法:《恐懼》

回觀周同學悼念會現場,大抵分出來沒帶口罩的是台灣人,帶的幾乎是香港人,需要掩飾面孔才能參與公開政治場合,是近代台灣年輕人是沒有再遇過的事情。

在場的港人們還年輕著,未來都還會有要回港的需求,參與反送中的公開活動,擔心被拍下照片被放在網路、被起底、被肉搜。

香港人的恐懼,需要蒙面才出現在政治場合,無論在家鄉還是他國海外恐懼無所不在,我記得,這是人民面對集權恐懼的樣子。

身為台灣人,很難說能夠感同深受,甚至這不可行;但是台灣人可以做到的是記得香港發生什麼事,記得香港怎麼了。

基本法保障未來 50 年不變,作為中共集權之下這是不可能允諾實現的假話,中共北京不可能會放任香港在 50 年之後的 2047 年才突然一下急速收回原本香港擁有許久的法治獨立與人民生活基礎,而是將時間攤長,用恐懼、用抓補鎮壓、用傷害肢體、用死亡去折損人民反抗的力量;用長時間去消爾、分散風險集權降臨時所面對到的人民反彈,分階段目標就是朝向 2047 年香港基本法變化的那一黯日。

願良知港人不因恐懼而受限於殼,願感受悲傷與孤獨的港人能夠尋覓訴說的群體歸屬,願漫長路程的香港人民有堅定勝過恐懼。

周梓樂同學在台灣悼念堂的設立期限會一直持續到 2020 年 1 月 20 日,當時已度過台灣總統大選,希望到時候願台灣人能夠免於生存在恐懼。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