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永勤事件後即訂機票 狂奔四小時也要回來投票

2016/9/8 — 16:51

9月4日晚上港島一票站,票站職員舉著紙牌,說明只要在10時半前加入排隊,即能投票。

9月4日晚上港島一票站,票站職員舉著紙牌,說明只要在10時半前加入排隊,即能投票。

【文:邢福增院長的朋友】

我是邢福增院長在選舉前夕在「投下向『惡』說不的一票」一文中提及特地回港4小時投票的那位朋友。首先,我為由學生升級為邢老師的朋友感到榮幸,其次我想解釋不直接表明身分的原因是響應「政治的浪漫」,而不是要隱藏(要知的話你懂的…)。在此,有些話想跟大家說。

廣告

自2013年起我長期在日本工作,錯過了雨傘運動跟香港人並肩作戰的機會。今次亦因為工作關係,本來也認為自己會錯過這次立法會選舉。可是在選舉前一星期,看到周永勤在論壇上說家人和朋友受到高層次的威脅而宣佈棄選,並會離開香港直至選舉後來回港這聞所未聞的嚴重威嚇時,我便動手訂機票回港要投這兩票。

訂票後兩三天,靜下來計劃行程時才醒覺自己有多衝動,因為我的投票站是小西灣,而所選擇的是沒有預辦登機手續的廉航,因此一切順利的話我亦只有不多於一小時停留小西灣。如果回港的飛機延誤的話隨時連票也投不成,只能「遊飛機河」。

廣告

於是我渡過了一個極度恐慌和失眠的晚上,怕飛機延誤投不到票,怕家人和上司的反應,怕日本出入境會問我原因,怕不知會有甚麼事情發生。

重點就在這裡!「怕不知會有甚麼事情發生!」這份無名的恐懼,正是令人卻步的元兇。今天的香港的確愈來愈令人產生無名的恐懼,劉進圖被襲擊、銅鑼灣書店事件、被指為「不真誠」簽署確認書而被拒參選、周永勤退選、票王朱凱廸感受到人身安全威脅要報警求助。

可是,因無名的恐懼而不作該做的事,不單不智,亦無形中加入了擴散無名恐懼的組織。

我選擇回港投票,告訴邢老師,和在Facebook報告「4小時狂奔投票之旅」(編按:作者需要在投票後馬上離港,從飛機抵港降落至離港起飛,只有四小時),是不容許自己加入「擴散無名恐懼組織」。有人讚賞我的選票很重要,其實我的兩票不比任何人的兩票更重要。我只想鼓勵大家都運用手上的兩票,鼓勵大家面對自己的無力感和無名恐懼。選舉過後,香港仍然需要每個香港人出一分力,去守護和建造這個家。我期望自己經一事長一智,可以更無懼向前,也邀請你加入這行列,即使是很小的事也好,做只有你才可以做的事。

 

(原題為〈邢福增院長的朋友的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