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永勤:北京來人掌握家人支持者個人資料 威脅「不聽話」棄選就「立即行動」

2016/9/7 — 14:25

周永勤(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周永勤(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新西棄選人周永勤召開記者會,交代棄選原因。他指在棄選前一晚,一名朋友叫他上深圳,進入一間酒店的中菜廳廳房;房內有三名自稱「專程北京飛落嚟」、他不認識的人在場,要求他未來十日「放軟」選舉。周以對不起支持者24小時為他付出為由,拒不棄選,對方即指若他不乖乖聽話,身邊的家人及支持者就要付上代價,又指當晚就要向「上頭」匯報,要他當晚就做決定,但他根本「冇得揀」。

周永勤指,當時對方逐個數出周永勤家人、非直系家人及主要支持者的背景、收入來源、生活習慣,絕非一般私家偵探可以得到的訊息,周永勤表示自己這才「開始驚」,對方再稱,若他不聽話,就會立即採取行動,「要支持你的人,付出沉重代價」。對方繼續下令,要周永勤做三件事:停止選舉論壇、停止所有選舉工程、離開香港有咁遠走咁遠,直到點完票先「准」返嚟(周永勤特別強調「准」字)。周又透露,對方拍枱批評他,作為一個建制派,在電台發表關於港獨入校的意見(「老師應中立引導學生多角度思考」),是「不知所謂」。

端傳媒》今午刊出周永勤的專訪,周在專訪中表明,自己已寫下遺囑,如果自己人身安全再受威脅,將會公開:「我消失後還會更精彩,因為我已經寫了一份東西,這份是我的遺囑。如果我出了事,會全球轉載。」

廣告

周:被朋友「出賣」

周永勤指,該名叫他上深圳的朋友,是以「有關於你選舉工程」的事宜談論為由,他以為是想為他提供支持,到達深圳酒店後才知道他約了三名來自北京的人,形容該朋友他已認識十年,不知道為何會變成對方的中間人「出賣我」。他表示,對方沒有透露「代價」具體是甚麼,但周永勤看到他們掌握到鉅細無遺的資料,已令他感到很恐慌。

廣告

周永勤拒絕透露三名來自北京人的身份,稱「如果我講咗佢哋係邊個,我跟住落嚟會仲麻煩」,但表示希望透過傳媒呼籲,對方要求的三個條件他均已做到,希望對方不要再騷擾他的家人。

周永勤多番表示,自己的個人得失不重要,但他希望港人可以更積極登記選民、投票,以抗衡權勢對選舉的控制,否則香港會變成北韓式選舉;他表示,得悉今次投票率創新高,感到欣慰。

對方憂周永勤出選 令梁志祥何君堯攬炒

周永勤詳述整件事的經過。今年7月13日,兩名「駐港部門的朋友」約他到沙田明星海鮮舫,表明「心目中攞新界西(建制派)第五個位的人,並不是你周永勤,你得不到祝福」;當周永勤表示自己參選不需要祝福,對方就開始憤怒,並指周不做議員有很多選擇,包括「政府好多位」,他們可以「幫吓手」,但周認為自己從政二十多年、為此準備良多,仍堅持要選。

周續指,到報名前兩日(7月17日),一名他在元朗認識超過二十年、「私底下幫國家喺後面做緊好多嘢」、從事飲食生意的朋友,下午一時許約他在黃金海岸咖啡廳見面,向周永勤稱「知唔知你得罪好多人,得罪咗你都唔知道」,又指「有老細肯畀返一倍錢」要他不選,周即回應「你再講就犯法」,不歡而散。

報名當日,兩名曾約他到沙田明星海鮮舫的朋友,再約他到他們位於明星海鮮舫附近的辦事處,再度要求他不要選,因為會「搞到建制攬炒,包括梁志祥及何君堯」。報名後,陸續有支持者稱因有難言之隱,不能再公開支持他。到棄選前一日,就發生上述北京人士威脅的事。

周:目前結果是對方想要的結果

周永勤認為,自己知名度、民調低,原是微不足道,現在開票結果可見已出現「他們想要」的結果,但若他留在選戰中繼續在論壇上質詢某些候選人,可能今日選舉結果會有不同;對於同區候選人何君堯是否受益人,周永勤表示「公眾自有判斷」。周永勤目前是天水圍區議員,他表示將繼續區議員的工作,「直到選民唔選我為止」。

新界西選舉中,「西環契仔」何君堯奪得末席,贏排第十的工黨李卓人約5000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