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竪峰:我不反對悼念 但我反對僭建

2016/6/5 — 18:13

周竪峰

周竪峰

【文:朝雲】

3/6 理工大學 六四論壇(四)

嶺大學生會長鄭沛倫

嶺大學生會長鄭沛倫

廣告

問:從論壇可見,貴校學生會未至於對支聯會非常反感,為何終究不參與維園晚會?

廣告

鄭沛倫:支聯會內仍然有僵屍團體,不聽意見等問題。若參加維園晚會,或予人誤會,支持支聯會的專制。

我地希望六四的堅持,能夠散落各地,可以有更多選擇,不一定要支持支聯會綱領。

***

教大學生會長朱鑒漢

教大學生會長朱鑒漢

朱鑒漢解釋,由於今屆學生會未經選舉產生,沒有民意授權下,不便決定是否到維園晚會。已經先行在教大舉行悼念儀式,亦鼓勵同學參與不同活動。

教大、嶺大和理大和學生,今午會在時代廣場擺設街站,派發當年報紙印本。嶺大和理大亦於六四當晚,在理大另辦悼念活動。

***

理大學生會長黃澤鏗

理大學生會長黃澤鏗

問:從論壇可見,貴校學生會不至於與支聯會不共載天,為何決定不參與維園晚會?

黃澤鏗:正如我在論壇說,儘管支聯會高舉建設民主中國,但流於口號,沒有實際行動。

我們不認同的,是支聯會的做法,但我們認同悼念的意義,是最低門檻的政治啟蒙。但若支聯會視放風箏、長跑為抗爭,我們就無法認同。

***

中大學生會長周竪峰

問:你在論壇上說儀式沒有問題。但當支聯會稱悼念為抗爭,那麼晚會就只有儀式沒有內容。

雖然包括支聯會等好多人,都援引過米蘭.昆德拉說「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但據我記憶,支聯會官方沒有定義過晚會是抗爭。你是如何判斷,因為維園晚會自稱是抗爭,所以流於行禮如儀?

周竪峰:泛民主派不少人物,都有過如此說法,最近的校友聯署,又再說「堅持繼續悼念,就是一種抗爭」,聯署者包括支聯會成員,不能「彈出彈入」就不算數。

我已不止一次建議支聯會,撤走政治綱領,純粹悼念,回顧史實,咁樣 OK。

老實講,我不能與六四的情感切割,以前我在維園,都有好大感觸。但支聯會僭建好多政治綱領和身份認同。能否歸本溯源,回歸悼念?這是最可行的出路。

問:但《龍的傳人》、《中國夢》等等,國族認同的確是當年八九民運的背景,因為政見而要支聯會切割,是否抹去歷史的另一種僭建?

周竪峰:世界各地的民主抗爭,都有強烈的愛國成份。但既然支聯會出於真意地想從普世價值出發,愛國情懷就不是紀念的價值。視六四為重大的人權抗爭,唔再滯留於愛國的部份。

悼念沒有問題,但我不認同僭建。

問:其他人批評,本土派的悼念也加入自己政見,這樣是不是僭建?

周竪峰:所以我地(中大論壇)不將悼念放入集會。因為我地唔係純粹的悼念集會,亦非我地重點。

其他本土派點做,我唔清楚亦唔評論。中大的十一聯校論壇,無意將學術論壇同悼念和追憶掛上關係。

對六四仲有主觀感情,當然冇問題。但我地就客觀討論六四點影響香港。不應主觀上有感情,就不能抽離討論。

問:論壇上你說這是學生的主流聲音。但最近的港大民調,18至29歲受訪者中,認為有責任推動內地民主的比率,仍有68%。網上亦見不少年輕人,不滿學生會言論,批評被代表騎劫。你怎樣回應?

周竪峰:其他院校我不確定,我只能對自己的選民負責。

當然有同學反對。但不去支聯會晚會,不同意建設民主中國為港人責任,是我們在學生會選舉的競選綱領,我地的代表性通過民主程序而來。

中大經常被揶揄為「左膠大學」,但民意都傾向與民主中國切割,冇責任建設民主中國,相信其他院校可思過半。

作為學生會長,我必須代表學生聲音;作為本土派,我就用本土派的角度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