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呸呸呸!「袁廿三」和凌解放這樣「忠誠純潔的進步的共產黨員」!

2018/12/18 — 16:03

凌解放(圖左,筆名二月河)、袁木(圖右)

凌解放(圖左,筆名二月河)、袁木(圖右)

報載「袁廿三」和凌解放兩位共產黨員已相繼於 12 月 13 日和 15 日離世。「袁廿三」原名袁木,終年 91 歲,官方訃告讚譽為「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凌解放的筆名是二月河,享壽 73 歲,筆者撰文時據了解有關訃告正在修改中,不過,觀乎此人過去與中共高層的良好關係和背景,黨員的忠誠度理應獲得官方相當高度的肯定。劉少奇在《論共產黨員的修養》(註)一書中提及「成為一個忠誠純潔的進步的模範黨員」的重要性,所列舉的修養標準中,其中一條是「黨員個人利益無條件地服從黨的利益」,筆者相信這兩人「當之無愧」!不過,筆者綜觀這兩人過去的言行,坦白說只能對有關死訊嗤之以鼻,不屑的連聲呸呸呸回應!

當年六四慘劇期間袁木擔任國務院發言人,多次接受傳媒訪問,充分表現出一個忠誠共產黨員的盲目和無恥。那年六月六日記者招待會上竟然聲稱在近 300 人死亡數字中,北京各大學的學生只有 23 人遇害,其瞎說謊話的醜態表情盡顯在熒光幕前,其後又表示戒嚴隊在天安門廣場執行清場任務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因而「袁廿三」的臭名不脛而走。二月河對明清史的研究和認識無疑功力深厚,可是原來他阿諛諂媚的筆力更獨到厲害,正當習近平進行打貪反腐藉此在派別惡鬥中奪權時,二月河不斷吹噓所謂「我們黨的反腐力度,讀遍二十四史,沒有像現在這麼強的」,並曾以浮誇的虛幻小說寫作手法譽為 「蛟龍憤怒,魚鱉驚慌,春雷一擊,震撼四野」,筆者當時讀來不禁遍體冒起雞皮疙瘩,打幾個冷噤!

共產黨員為了履行黨的「偉大」事業,必須埋沒渺小的自我,喪掉自由的個人意識和理念;共產黨員為了執行黨的「光榮」任務,必然不惜顛倒是非,把隱瞞事實,用花言巧語包裝謊話;共產黨員為了維護黨的「正確」使命,可以「理所當然」的昧著良知,置一般常識、常理以至道德於不顧。因此,在「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正確」立場上,當年中共黨內保守頑固勢力恐懼面對內鬨分裂的亡黨危機,「袁廿三」必須受命於黨中央而厚顏謊報六四傷亡數字,以圖掩飾真相;二月河筆底的清初皇帝系列,必須淡化對宮廷歷史的揭露性和批判性,反之對封建統治者歌功頌德,其實是曲線為專權獨霸的共產黨和習大帝塗脂抹粉。須知中國共產黨發展擴張至今,經已異化為古代封建集權與現世威權政治的結合體,在習大帝的盛世之下,專政的一黨正逐步邁向建立一個中華紅色帝國,顯示染指一統天下的野心!

廣告

筆者由此聯想到早前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述職時,獲得習主席盛讚「勇於擔當、積極作為」。習主席是中國共產黨大頭目,閱人無數,如此高度表揚林鄭月娥堪稱可媲美優秀的模範共產黨員,可是,筆者認為這樣的稱許對香港來說並不是好事。面對忠誠於黨或者維護香港人香港事的兩難關鍵時刻,筆者可以肯定,林鄭月娥不會站立得腰板挺直,因為在封建意識慫恿下,每當君上賞識臣子的犬馬功勞,屬下奴才必定「變本加厲」行事取悅主子!上任特首狼英是一個具體例子,難道狼英 0.2 會是一個例外嗎?

環顧當前香港政治環境,筆者深信像「袁廿三」和凌解放如此賣相本質的真黨員、隱性黨員和疑似黨員大有人在。筆者不敢貿然臆斷,只是有興趣追問:林鄭月娥呢?

廣告

 

註:劉少奇著《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一書於 1949 年和 1962 年由中國人民出版社印行和再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