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呼籲成立民間調解委員會

2019/10/17 — 10:1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網上有一段視頻,記錄鄭松泰半夜時分碰到警察搜查一個女孩子,提醒警察應該找女警來執行。當場即見一個警察,凶神惡煞指罵鄭,由此警員的口氣和神態看,他已經在崩潰邊綠,完全失去理性,就差沒當場對鄭松泰動武了。

早前一段視頻,見到一個警員站在鏡頭前,無緣無故不停揮動警棍,那個動作幾乎是下意識的,怪異得來彷彿已神志失守。

反送中初期,筆者在一封致前線警察的公開信中,就提醒他們,長時間的暴力行動會腐蝕他們的心靈,會令他們不知不覺間心理失衡,嚴重影響精神健康。現在看來,那時的提醒並非無的放矢。

廣告

四個多月來長時間使用暴力,任何人都受不了。即使林鄭,坐在禮賓府,每日眼看這麼多暴力,有人流血受傷,有人漸失常性,她揹負這麼多香港人的血債,心態也不可能平衡。林鄭之所以還沒有崩潰,可以說她和共產黨人一樣,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

同樣的,在勇武派中也出現了使用小刀傷人的個案,長時間的怒火燒灼,同樣會令年輕人的健康心理受到損傷。

廣告

即使我們普通市民,和理非一群,每日看前線勇武者被折磨,血流披臉,警察無所不用其極,我們也難免腦門充血,拍案而起。我們經歷暴力的洗禮,對暴力的容忍度不斷提升,我們和四個月前也已經不一樣。

社會暴力不斷升級,何時是個了結?香港這一波暴力浪潮繼續蔓延升級,最終是一個三輸之局:中共輸,香港政府輸,香港人也會輸——即使我們希望有一天香港人能爭得勝利,那也是慘勝,更何況慘勝未及等到,可能解放軍已開進香港,徹底的覆滅已經來臨。

「攬炒」是一種姿態,表達抗爭的決心,筆者相信沒有人願意看到解放軍進城,看到香港的沉淪。大家生活在這裡,豈有不愛惜香港的理由?我們有與香港共存亡的決心,但我們爭取的,當然是香港存,而不是香港亡。

問題是,眼下即使林鄭要和解,根本沒有人要和她談,和理非要和解,自己內部也無法統一;中共表面甩手不管,暗裡動用骯髒手段,根本沒有和解的意思,因此,這就是一個無解的僵局。

當下的難題是沒有中間人,黃營藍營各說各的,各做各的;政府已經黔驢技窮,對話平台失效,反蒙面法也失效,中共指望林鄭解決她制造的麻煩,林鄭的最大本事卻是制造更多麻煩。因為沒有溝通渠道,彼此根本無法知道對手的想法,至少目前沒有一種有效機制去制止雙方的暴力。

因此,筆者認為,解決香港問題始終要靠香港人自己,要想辦法先從制暴做起。要制暴,只有設立中間溝通機制,嘗試居中調解,希望能取得一點共識,先解決暴力蔓延的問題。

如果能由一班有名望有公信力的社會賢達,成立一個民間調解委員會,由他們充當中間人的角色,嘗試溝通官民兩造,然後看看能不能協商出一個「停武協議」,定出一個日期,從那一天開始,警察和勇武派,同時放下手中各種武器,先回到六月之前的香港法治環境下,彼此收兵,停戰三個月。

這三個月期間,有任何破壞協議者,都將依法嚴懲,沒有任何特赦機會。所有理性的市民,都挺身維護治安,制止任何想制造事端的人。警察要保證依法執勤,市民也保證不作挑釁,先把暴力按壓下去,再商量後續的工作。

當然,市民和平示威的權利,依基本法仍應得到保證,警察也有傳統的法治權力維護社會治安,只是,這個法治的環境不是當下的,是六月以前的。

這個民間調解委員會,應該由宗教界領袖擔任召集人,因為宗教界領袖是最中立的,也最慈悲為懷,可以做到最公正。然後,他們可以邀請政界﹑商界﹑文化界﹑學界等各方面的社會賢達,那些雖然有立場但又保持最高理性的精英,請大家坐在一起,商量出一套調解的辦法,然後分別接觸官方和民間,從中找到最初的共識。

因為是由最理性最有公信力的一群人組成這個調解委員會,林鄭再打得,也不得不接受,民間對這些社會領袖也能信任,他們的話也聽得進去,這樣至少兩造可以開始溝通。

反送中民眾仍可以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這些訴求顯然不可能靠暴力即刻取得,還是要靠談判取得。如果不談,永遠都沒有五大訴求,談下去可能有,也可能沒有,如果沒有,到時再上街,再抗爭,甚至再訴諸暴力,也還不遲。從來人民的抗爭都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那是一個曲折起伏的過程,是一種長時間的艱苦的志業。

至於調解委員會的人選,可以大家商量,有些社會賢達雖然一向都很理性,但因色彩太濃,可以暫時避席,目的只是讓更多的人接受這個委員會,讓它更有公信力。
至於人選,筆者想到的包括湯漢﹑林行止﹑關信基﹑田北俊﹑曾鈺成﹑程介明﹑施永青﹑沈旭暉等,此外民間銀行高層﹑退休大學校長﹑法律界老前輩等,也都應該邀請,借用他們的社會聲望和政治智慧,先讓香港人都把火氣平伏了,再談其他。

止暴之後,調解委員會可以根據民意,敦促林鄭下台。時至今日,林鄭不但已經成為建制派與藍營的負資產,也成為整個香港的負資產,甚至是中共的負資產。暴力平定後,要恢復香港正常生活,恢復香港的活力,只有林鄭離開才有可能。到那時建制派和中共,都會樂見林鄭交出權力,換一個人來收拾她留下的殘局。

然後,就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少建制派和社會賢達都力主成立),研究特赦的問題,重整警隊,最後,才是和中共談判雙普選的問題。

成立民間調解委員會,是所有事情的起步,非如此,沒有路可走。

筆者人微言輕,但不憚淺薄,大膽提出這個建議,可能根本不現實,可以當我發噏風。不管如何,我總是盡了一點言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