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命運自主,港人自決,誰說是個不可能的夢

2017/11/1 — 12:22

資料圖片:2017年《七一遊行》

資料圖片:2017年《七一遊行》

【文:[email protected]做個聰明選民,攝影及製圖:Ivy Li】

加拿大那雄偉壯麗的洛磯山脈孕育過無數生命的喜與樂、悲與哀,其中有一個我和它的故事,令我對「不可能」如何化為「可能」有一些領悟,希望能在這裏與雨傘一代分享。我的故事實在微不足道,但在回顧這個非常個人的經歷時,發覺要實現一個真心渴望、但「不可能的夢」,原來有幾點基本元素:

(一)可以把這個「不可能的夢」暫時擱置收藏,但不要讓它的火在自己心中熄滅。火熄了,夢就不再存在,不存在的東西是没有可能出現的。火一日還在、夢就仍然有成真的可能。

廣告

(二)世事不斷轉變,現在的「不可能」和「不切實際」,不代表是未來的不可能和不切實際。現在看似堅不可摧的阻力,不代表是永不可摧的高牆。但不能乾等「世界變」,先要把自己準備好:充實自己在有關方面的學養、知識和技能,更要能謙遜地聽取吸納不同意見、使自己能鋭化更新有關的思維和創造力。準備好了,當時機一旦來臨,便有能力把握這個機會。

(三)交通和通訊科技的進步,把全人類的實體與精神世界錯縱複雜地串連起來,互相影響、互相牽制,實現夢想的機會可以在任何地方、和意想不到的情況下出現。所以要放眼全世界來準備自己。

廣告

(四)要清楚暸解自己和社會的心障,才能有效地阻擋及打破無形的靈魂控制、辨清真偽、不受愚弄,和有能力把悲憤絕望轉化為推動力。

以下是我那卑微的故事:

星星之火

忘了是初中那一年,有一天,在課室外的長廊聽見數位同學在聊天,其中一位男同學説他獨自去了露營,有人問:「你吃什麼?」他回説:「我帶了一小袋米。」我聽得艷羨極了,心想:「真了不起、真消遙啊!能像他這般一個人去郊外露營就好了。」同學偶然的一句話,卻星火般燃點了我一生最大的夢想和志願。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那有父母讓女孩子一個人「週山跑」?更不用説獨自在山中「過夜」了!而且身體廋弱,又怎有力氣「孭」這麽多東西?我知道是個不可能的夢,只好把它深深地埋藏於心底,亦從沒有對任何人提起。

但這個夢的絲絲火花、悄悄地温暖著我的心,並没有隨歲月而熄滅。

傳統的高牆、文化的枷鎖

中外傳統意識的一個共同點:女性是弱者,不但體力不及男性,尤其神經質,不能如男仕般臨危不亂(君不見電影中充满那些只會尖叫的女主角!)所以女性需要男性的保護。

這些無形的洗腦教育真厲害,把女性的自信都壓下去,許多唯有以「貌」悅眾,用「美麗可愛」來建立自己的「自信心」。

由於没有變得「美麗可愛」的興趣,又不屑當時香港社會以名利取人的價值觀,在八十年代初,索性孤注一擲、兩袋空空地跑到美國,希望能豐富自己的學養和人生。在那舉目無親的文化異地,不再需要顧慮親友的品評,正如「甩繩馬騮」,雖然一貧如洗,卻自在極了。慢慢地,從本地同學處學會了如何最省錢地穿州過省的「週遊列國」,再從行山會及書本中吸收了最新的野外環保哲理和守則、及掌握了北美的露營技術,數年下來,我已常常獨自去行山,加上露營用具的改良,重量和體積大減,令只有90磅的我,在與朋友去露營時,也可以「自食其力」地背負個人所有的食物和行裝。

但始終擺脫不了根深蒂固的文化心障:「女性是弱者。」總是不敢一個人去越野露營。

化悲憤為動力

八九年的夏天,獨自來到了加拿大的洛磯山。六四屠殺的印像猶深,心中充滿唏噓憤激之情。面對聳山雪嶺的豪邁、碧湖野花的冷艷、茂林清泉的深幽、無一不向我招手挑引,不禁把一腔怒氣都轉到自己頭上:「死懦弱鬼!你的經驗、知識、技術和能力絕不比你的男性露營朋友少,你到底怕什麽?」「媽义」完自己一輪後,便跑到玉皓國家公園(Yoho National Park)選了一條五天長的路缐,拿了野外露營証,拍拍心口,背起斗大的背囊和相機便上路。

這一去,飛越了傳統文化為女性所築的一度高牆,踏上了一條視野無邊、海闊天空的人生路,打開了我生命上一個嶄新嶺域。

一點星火、啟燃了一個香港女孩子看來不可能的夢,卻於二十年後在地球的另一端、被六四的悲憤而促成。

崇山碧水、灰熊苔蘚皆我師,情結洛磯山

以後每年夏天,我都會重回這個被本地原住民稱為 The Shinning Mountains 的閃耀的山巒,悠然自得於粉藍翠綠的冰川湖畔,看微風逗動那倒掛湖中的雪峰,偶爾、還可見那魚兒輕巧的跳躍,或是那水鳥的展翅飛翔。

又或閒坐高山草原,讓千百朵紅的、黃的、白的、紫的高原小花伴在腳旁,目隨那太陽的金光、閃爍跳動於蜿蜒而去的溪流。

也曾漫步於蒼勁的茂林,呼吸清新的松香,聆聽繽紛的鳥語,仰觀飛瀉的奔流。

更有拜訪那終年積雪、寒風凛烈的山口,臨眺兩旁深谷、俯瞰連綿無盡的山峯,若是有緣,更可跟那正在享受日光浴的旱獺打個招呼。

當狂風夾冰雹而來,我會震撼於大自然的威力和無情、人類的渺小和無知。當日光破密雲而出,我會詫然於高山氣候的瞬息萬變、世事的柳暗花明。

「閒窺石鏡清我心」,飄灑的白雲、盪漾的湖水、流轉的夜露、晶藍的冰隙、倔強的山花、儲糧備冬的鼠免,若用心觀看,無不是清心的石鏡,都在反映我們的虛榮、貪婪和傲慢,都在告訴我們人類在大自然中應有的謙恭、應負的責任。

人生道上的啓示

時移世易,是因為生命中各種永恆不息的互為張力,沒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壟斷一切。不管現在極權魔爪看似如何堅不可摧,必有破綻百出的一天。不管現在「港人治港、命運自决」看似如何痴人說夢,只要你我心中的火一日不熄,只要無論處身何處、我們都能不斷增進自己對世界和有關民主理念的認知、鍛鍊自己對公民社會的觀察力和實踐力、培養自己的公民智慧、研究創新不同的社運技巧和策略、連結國際公民社會,時機一到,已準備好的我們就有能力把握,不可能的「香港民主夢」就絕對可以成為事實!

 

如詩如畫,遠離塵囂,洗滌心靈的冰川湖。(Pulsatilla Lake, Banff National Park)

如詩如畫,遠離塵囂,洗滌心靈的冰川湖。(Pulsatilla Lake, Banff National Park)

柔嫩嬌小的野花,戰勝嚴酷無情的環境,盛放於高山草原上。(Healy meadows, Banff National Park)

柔嫩嬌小的野花,戰勝嚴酷無情的環境,盛放於高山草原上。(Healy meadows, Banff National Park)

沒有永恆無盡、不可飛越的高牆。(Rockwall, Kootenay National Park)

沒有永恆無盡、不可飛越的高牆。(Rockwall, Kootenay National Par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