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平守法與抗爭,有時沒有矛盾

2019/6/11 — 10:00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文:離地札記

去年四月,亞美尼亞前總統薩奇席恩企圖以總理身份永續權力,結果導致民眾革命,薩奇席恩被迫下台。外界稱是次革命為天鵝絨革命,皆因過程沒有暴力衝突。

政權軍權在握,薩奇席恩為什麼要屈服?當時成千上萬的民眾走上街頭,癱瘓交通,封鎖政府機構,甚至有部份警員軍人參與遊行。薩奇席恩起初態度強硬,卻令到示威越演越烈,結果迫於壓力,只得辭職。

廣告

說起癱瘓交通,大家腦海難免重現某些片段,不過亞美尼亞模式有點不一樣。他們幾乎沒有路障,只是以十多人至數十人為單位於城市各處自發堵路,而且在警察執法時大多會配合離去(但可以去附近重新堵路)。路上有不少死火或違泊車輛,而死火當然不犯法,違泊也非刑事。而且,抗爭者不一定要衝出馬路,只要用合理速度橫過行人優先的班馬線,或在守法情況下不斷橫過馬路即可(在香港,15米內沒有合適過路設施,中間又沒有欄杆路障,就可以直接橫過馬路)。喜歡踩單車的人,也可以在馬路上合法騎行,只要保持單行(但可以佔據一條行車線保障自己安全),而且入黑後配有頭燈尾燈即可。乘客搭地鐵也有權力及理由在月台靜候舒適和有空位可坐的列車。當時的亞美尼亞,多個十字路口塞車,地下鐵全面停駛,通往國際機場的道路(而非機場本身)變成停車場,旅客只能步行。

資料圖片,2014年佔領運動

資料圖片,2014年佔領運動

廣告

亞美尼亞人響應運動的手段五花八門。停課罷工少不免,還有各種別出心裁的舉動,諸如免費幫死火車輛修車,高薪招聘現任警察,甚至無厘頭到約定在晚上敲打廚具「發聲」。這些行為多少有助抗爭,但不直接與他人產生衝突,能讓每個市民(甚至政府人員和警員)用不同方式參與運動。確實未必每人都能採取同一手段,但每人都應該有方法去參與。

最後,站在亞美尼亞革命前線的友人說:「我第一天示威時,從沒想過運動會成功。」前景確實黯淡。「若能做到當然最好,否則,就以最漂亮的方式失敗吧。」這是英超球會利物浦的主帥高普在球隊落後予對手三球時所說的話,而對手是地上最強球會(so-called)巴塞隆拿。結果,利物浦攻入4球,反勝巴塞隆拿,最後更拿下歐聯冠軍。而我,是個利迷。

想了解亞美尼亞革命,可以看區家麟博士寫的
《歡慶亞美尼亞:記一場「和理非非」革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