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理非人同我聽住! ─ 兼論暴政之下,無權勢者的力量

2019/9/5 — 12:2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經過了三個月傷亡慘重的民間抗爭後,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終於宣佈,將會在立法會復會後撤回送中惡法,不過對其他的民間訴求,包括近八成人支持的、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仍然置若罔聞。許多人擔心,民間對兩次市民在地鐵車廂內,分別被黑社會份子和警察速龍小隊無差別襲擊,和其他無日無之的警暴的仇恨,若持續累積,警民衝突將會再升級惡化落去。

近月來有去過遊行的市民都應該知道,其中一句響亮的口號是:「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區家麟博士曾推介《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這本書,介紹每個平凡人可以如何面對暴政。近日事態的發展,除了使平民都害怕和憤怒的警暴和所謂「警黑合作」外,有人因為嗌「香港人加油」丟失了工作;有人需要把社交媒體高度設防私隱外洩,擔心自己或家人成為秋後算帳的受害者 ; 民陣被警方禁止舉辦 818 遊行;甚至有中學校長威脅將罷課學生名單上繳給教育局。這些全方位的打壓,若無止境地擴張,就是想本來享有言論、結社和集會自由的市民噤聲,不敢表達立場。

「否定政治的政治」

廣告

異議作家、前捷克總統哈維爾(當年捷克有蘇聯支撐本國的共產政權),曾形容依靠壓抑、恐懼和自我審查等權力關係去統治的體制, 為一種比極權制度更精緻的後極權制度:

後極權制度一個本質特徵,就是將每個人都吸納到權力的範圍下,不是要他們意覺自己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要他們在體制的身分面前,放棄作為人的身份……。(哈維爾, 1992, 第 74 頁)

廣告

在這種處處無不要求民眾膜拜政治儀式的專制國度, 有位賣菜大叔,拒絕張貼政權分配下來的政治標語。他當然被革除職務,受到壓迫;但是,這個本來好像微不足道的反叛行為,哈維爾從中看到了無比重要的普世價值和抗爭意義:

賣菜大叔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實質力量。只因為他的行動超出了自身,照亮了周圍,帶來無可估量的後果。他才成為制度的威脅。因此在後極權制度中,磊落真誠的生活不單有存在的意義(返回人性深處),或知性的意義(揭露事情原來的真相),甚至道德意義(成為他人的典範),它更有毫不含糊的政治意義。(哈維爾, 1992, 第 78 頁)

和理非人可以做什麼 ?

語句的意義在於使用方法,行為的意義在於使用脈絡。

「香港之路」人鏈好「膠」吧?從吸引國際媒體引起國際關注的目的來看,成功到不得了。

和平集會遊行好「膠」吧?但當警方批出反對通知書限制市民基本的自由,市民還要去公眾集會然後四散,就變成充滿否定權威意味、表達良心不服從、而平民都能參與的公民抗命了。

當政權變得愈有權力,處處要你在街上、網上、工作間、學校等地方循規蹈矩,無時無刻威迫利誘你認同「反暴力」(誰最暴力?是體制還是示威者?)、「繁榮安定」 (誰的繁榮安定?黨國資本還是遭社會排拒的低下階層?)、「國家安全」(誰的安全?政權還是市民?) 等假大空的意識形態/謊言時, 在這種高度政治化的威權/極權統治下,和以前同樣的一個言行 ── 只要是發乎良知、表現人類尊嚴的,根據 上文的說法,便可能有截然不同的存在、知性、道德和政治(抗爭)意義。

和理非人們,準備在日常生活裡,身體力行地、較長期地投入各類的和平遊行、集會、各種大小規模的抵制和杯葛吧,每週,甚至每天。這也是對為這場自由與暴政的戰爭中傷亡和犧牲的抗爭者的致敬。

近日這些行動包括例如:

  • 討厭助紂為虐的「黨鐵」嗎?可以減少甚至不撘(最近筆者身邊多了很多朋友返工或放工時罷撘港鐵),這也令其不用經過港鐵商場,被刺激消費,向港鐵這個大地產商進貢(團體思言財雋指出,車站商務和物業租貸業務佔港鐵經營利潤近五成)。人數夠多,就是深具有符號意義甚至有實質威力的集體行動了。
  • 有效統治需要依靠意識形態機器。有相熟茶餐廳老板的,可以在適當時候勸其轉播紅媒以外的電視台新聞,其實成本可以好低,每個月多兩三個客人可能就補回了。可以不幫襯建制派商店和不捐錢給協助政權維穏(鞏固霸權)的民間社會組織(NGO)(染紅了的教會、學校、行業組織如工會、社會服務機構等)的,就盡量不做。
  • 對遭壓迫的受害者的支援非常重要,能使人渡過各種危機。只能捐錢的,可以繼續捐去可信任的人道支援基金、捐去罷工基金以支援自主工會因會員被不合法解僱而發起的工業行動、稍後或可參與眾籌(相信正有人規劃中)控告濫暴警、指揮官和警務處處長。
  • 不能站出來的人還有什麼可以幫忙?教育小孩子明辨是非;或者,我們總會認識一些還在撑警撑政權的親友,能否試試以心平氣和的態度說服一兩個?或起碼勸其不要再轉發可疑的消息?能否鼓勵他/她訂閱一些獨立於政權的媒體頻道? 

恐怖主義(無差別襲擊市民)、醫護被阻礙提供救援等,畢竟香港現在正發生人道危機, 對外我們要繼續向國際宣揚香港當前的水深火熱,以爭取自由國家人民的支持; 對內則要把無制衡的警權和撐警的建制死硬派釘死於 721、831 恐怖襲擊之柱上,不要被政權轉移視線。在日常生活的實踐中持續進行抗議,就算只是象徵性行動、生活小節也可以發揮創意,集中宣揚以上訊息,和理非人最勝任這樣的任務了。

政權不會打壓這些和平活動嗎? 可能會!警察連本來安全的學校範圍都敢闖入呢!但愈打壓這些和理非行動,同情異議者的聲音便愈能廣逹四周(香港畢竟仍是資訊流通的國際都會),政權就愈顯得蒼白無力。而沒有政權是能單靠暴力維持管治的。

無須一定硬碰硬,以積極多樣的行動對抗要把整體齊一化的暴政強權,用不同方法徹底揭露對方的道德誠信完全破產,讓不信任行政霸道的人,成為香港的絕大多數;讓支持香港市民爭取自由民主的人,遍佈地球更多地方。

雖然未敢樂觀,但我們不是完全絕望。黎明之前最黑暗,但我們每一個人的良心,就是黑暗裏的萬點燭光。既然連星星之火都可以燎原,筆者深信有一天,專制政權的傀儡附庸和它的真身,會如骨牌般倒下。

參考資料: 

哈維爾 (1992 )。《無權勢者的力量 (1978)》。收錄於〈哈維爾選集〉,第61至129頁。香港: 基進出版社。

思言財雋 (2019年8 月25日)。《抵制不再屬於香港人的港鐵》,〈立場新聞〉。

區家麟 (2019年6月19日)。《論暴政:抗強權活學活用七心法》,〈立場新聞〉。

蔡建誠 (2019年6月28日)。《可不可以不播大台新聞?我和茶餐廳老板的對話》,〈立場新聞〉。

蔡建誠 (2019年7月23日)。《應發動眾籌 協助受害人控告濫暴警和警務處處長》,〈立場新聞〉。

蔡建誠 (2019年7月31日)。《勇武派稍休息 不合作運動接力》,〈立場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