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10/7 - 14:11

和理非只能夠反求諸己

朝雲攝

朝雲攝

香港已經實質戒嚴,唔能夠妄想再有六月嘅一二百萬人遊行。就算有又點,政權都不為所動,只不過返去六月嘅循環。

健仔中槍當晚,港鐵歷史性地全封荃灣線,並同時封兩個最重要嘅轉車站金鐘同中環,之後更加夠膽全封所有車站。

當晚氣氛好詭異,我喺不斷飛站嘅特快列車,不斷打電話問健仔點,得到嘅答案都係危殆危殆危殆,稍後便聽到荃灣線全封嘅消息。

廣告

政權已經預左健仔當晚會死。

政權冇一秒憐憫過。一旦健仔有咩三長兩短,當晚到翌日全港都會暴動,政權已經有相應措施準備好鎮壓,而且唔會手軟。

解放軍已經分配好旗幟亦佐證依點。政權唔想出解放軍,但去到最後關頭,政權唔會避忌出兵,亦唔會介意殺人。

反送中運動已經重覆緊傘運後期「充滿希望>和平克制>政權當你冇到>失望>升級>警暴>憤怒>不斷升級」嘅循環。

和理非唔能夠指責勇武嘅憤怒 — 其實和理非每次見到警察嘅醜行都好憤怒,不過僅止於憤怒,冇拋個身出嚟做勇武。

我同情和理非嘅難處,所以我一直同情自己。如果和理非唔想勇武失手出事,到頭來只能夠反求諸己,能唔能夠企及勇武嘅付出。

和理非想要企及勇武嘅付出,就係真正有一二百萬人參與嘅三罷,堅罷一星期,關鍵嘅行業都要響應,勇武出嚟搏佢地條命;和理非出嚟搏佢地份工。

有心嘅社會表率能否先成立一個罷工委員會,謝謝。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