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而不同與天各一方

2016/6/17 — 11:07

《十年》「自焚者」劇照

《十年》「自焚者」劇照

在雨傘運動後,非建制派人士不時討論怎樣把香港帶到民主自由的目的地。有人(包括我)相信堅守一國兩制與《基本法》;有人相信推動港人自決;有人更相信走港獨路線。過往及現在,大多數參與這討論的人士都堅守一些普世價值:要愛、不要仇恨,要多元包容、不要排外,要自信、不要自卑,要有底線、不要「搬龍門」,要尊重人民、不要鄙視。在這框架下,大家可以和而不同。

因此,雖然我個人反對港獨,但電影《十年》內「自焚者」單元所描述的港獨分子歐陽健峰卻令我感動,因為他堅持拒絕仇恨和批鬥異己。我亦對不同的自決方案甚有保留,但尊重大部份的主張者,因為他們都謹守共同的普世價值。

相反,建制派基於他們親近極權,取態、行為上都無視普世價值,難以接受。另外,在雨傘運動後被稱為本土派的,以對抗極權、推動民主而自居,但走得最前的一群人士與團體,其理念及作風就好像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他們以仇恨為動力:凡是中國人或意見不同的都是批鬥對象;以內向排外為政綱:香港以外的事就事不關己;自卑:覺得如果中國有民主香港就會失去優勢;沒有底線運作:一時稱抗爭無底線,一時聲稱只支持「對等武力」;以鄙視香港市民為自我認同:不同意他們看法的普羅大眾就是「港豬」,就是向極權跪求、乞求。

廣告

面對不仁拒絕沉淪

在對本土派有保留的政圈或公民社會人士當中,有不少人視本土派為同路人,因為大家目標一致。再者,既然現有方法未成功,讓他們試試亦無妨。經過多年的屢戰屢敗,我理解為何不少戰友會這樣想。不過,歷史教訓我們,凡是打「民主自由牌」但在理念或行為上又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的人士,就算他們打敗腐敗政權,他們很快都會變得獨裁,因為他們的價值觀不包容不同聲音。歷史亦教訓我們,權力使人腐化。如果連一些滿懷理想的抗爭者到當權後都有腐化的風險,那些未有權時已賣弄仇恨、排外、處事只顧結果、不顧手段,及鄙視人民的人士當權後會變成怎樣就更不敢想像。

廣告

亦有人提出,本土派的價值觀是被不仁的政權逼出來的,所以矛頭應該指向政權、而不是本土派。當然,政權要為本土派的現況負很大責任。但每個人都有選擇:是堅持自己的核心價值,還是沉淪到像不仁政權一樣?再者,如果只能把矛頭指向「因」而不就「果」評論,大家就永遠都不能指出時弊了。譬如說,難道我們應該只批評西方列強在十九世紀怎樣令到中國自卑,而不就中國現在的財大氣粗、踐踏人權發聲?

在爭取民主自由的過程上,有不同意見是正常的。只要大家都持普世價值,絕對有互相尊重、和而不同的空間。但如果有抗爭者的潛在價值觀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除非他們有一天擁抱普世價值,否則就算他們在某些目標表面上與堅守普世價值的人士一致,在道德、實際層面上大家都只能是天各一方的陌路人。簡單來說,要帶來可持續的社會改變,深層的價值觀永遠都比表面目標更重要。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