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哀思未泯

2015/6/8 — 9:52

維園亮起的燭光,漆黑將不再面對。Photo@Bashant Angbuhang

維園亮起的燭光,漆黑將不再面對。[email protected] Angbuhang

又到六四這一天,維園一如以往燭光如海,大會和警方公佈的數字永遠不一樣,像所有政治活動,從沒有一個大家都接受的點萛數字,各人自說自話,每一個範疇都未能合作。

在銅鑼灣步入維園之際,沿途是各黨派在籌款呼籲支持,和以住不同的是警察多過擺檔人士,不斷催促人們不可停留,我們一行人像被驅趕的待宰羊群,令人煩躁不安。

記憶是選擇性的,你會選擇記著什麼?二十六年前那一夜,我一個人枯坐在梳化裡,硝煙和血腥味彷彿穿透螢光幕,撲面而來的氣壓像一雙無形的手捂著嘴巴讓人喘不過氣, 一幕幕電視機播出的影像我從未忘記。

廣告

燭光晚會的安排是老土的,被人鬧唱唱歌呼喚口號便回家是真的。香港人在政治上寸步難行,要將晚會貼近時代的需要加諸不同訴求、抗爭、城邦意識的期望我很了解,但要在一個活動中達到多個目標,既不能滿足所人,更會混淆了初衷。

在一個工作坊中,我的音樂情人老公教彈結他時說,每首歌都由很多音符組成,你可以選擇彈奏出每一個音符,也可以選擇在一些地方留空,音階中的空拍常會帶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廣告

自覺是六四「遺民」, 在這一晚, 我選擇保守初衷,只單純地哀思那些青春已逝的生命和堅持平反的訴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