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警隊為實現「中國夢」盡一分力量

2015/10/27 — 20:25

編按: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舉行第38周年會慶晚宴。該會主席陳祖光於在致辭時談及去年的雨傘運動與近年日漸轉壞的警民關係。他認為警察堅守公平公正原則,但也受到不公平對待。他說「他們不尊重法治,卻要警察堅定守法。他們可任意侮辱警察,但卻不接受警察的勸戒。這又令我想起一句俗語『先撩者賤』...」

陳祖光發言全文如下。

【文:陳祖光,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創會會長譚惠珠女士,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先生,各級長官,協會的前主席、協會前輩,各位退休的會員和現職的同事,以及今日蒞臨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第三十八週年會慶的各界友好。非常感謝你們參加今日協會的會慶,更感謝你們到來支持我們,在這個扭曲是非的社會,依法去「是其是,非其非」。

廣告

去年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去慶祝協會成立三十七週年。今日,我以較輕鬆而沉實的心情和大家一齊慶祝會慶。兩星期前,我跟隨公務員文化交流團去到北京,獲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張德江先生接見。當時他指出香港未來發展的兩個重點 —「發展和法治」。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亦經常強調依法治國的重要性。可見國家之重法治,尤甚於自稱有完善法治的港人和法律學者。作為中國的香港人,有先於國內人法治精神體系的學識和經驗,應扶助國家,提倡法治,推動改革開放,才是正道。然而建立法治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民主選舉。今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是區議會選舉,在此我再次呼籲已經登記為選民的會員,積極行使投票權,去選出最能代表自己的議員,去代表我們參與地區政務,改善民生。我相信團結就是力量,凝聚我們的力量,必定能為推動香港民主發展出一分力。以我們作為警察所擁有的那顆正義的心,必定能將議會內正義的力量提升。

廣告

講到「正義」。我想談論「士可殺,不可辱」這句話。此話出於《禮記·儒行》編,孔子曰:「儒有可親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殺而不可辱也。」另在《明史·王鏊傳》內,王鏊對謹曰:「士可殺,不可辱。今辱且殺之,吾尚何顏居此。」我不知到什麼時候開始,警察要「忍辱」。警察是經過訓練,經得起考驗,被市民用粗言侮辱,也都得忍受。但忍受無知者的侮辱,我們可以忍,因為他們無知。但是要忍受有學識教養、大學問家、政治家、自稱社會道德法律守護者、知法犯法的人,我們是否又要去忍?我們為什麼去忍?如果他們不是無知,我們為什麼要去忍?我們就只可以自我安慰地想,他們不是侮辱我,而是侮辱「法治」,侮辱我們香港賴以發展的基石-「法治」。但這又有點奇怪,他們不尊重法治,卻要警察堅定守法。他們可任意侮辱警察,但卻不接受警察的勸戒。這又令我想起一句俗語「先撩者賤」。如果人人守法,連集會遊行也守法進行,警察也會自招麻煩嗎?警察都是香港市民,我們的職業是警察,我們的工作是依法維持治安,讓所有香港人能生活在治安穩定的香港。香港警察,從來堅守政治中立,尊重不同政見人士,維持秩序,讓各方人士在合法合理的地方表達意見。請不要抹黑我們。 

曾經有人問我,什麼是「此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不嚴而治之大略也。」《漢書.卷九一.貨殖傳.序》,這句說話,其實就是「安居樂業」的意思。人民能安居樂業,便少有爭奪。人民知道廉恥而懂禮貌,重視仁義而輕視財利。這就是夏、商、周三代之所以能公正無私的治理國家,而不必採用嚴刑峻罰。在我研究公務員公屋配額制度時,正令我了解到這句說話的含意。一九六一年,當時的港督認為,作為一個良好僱主,決定撥出15%的公屋,作為公務員的房屋福利,去解決公務員的居住問題。在一九七二年,員佐級警務人員因為退休時未能獲得公屋安置,於是上街遊行。當時政府改革配額制度,增設特別配額制,讓退休的員佐級警務人員能獲得公屋安置,化解了一場危機。作為一個良好僱主的香港政府,要以史為鑑,否則歷史可能會重演。

原來堅守公平公正原則的警察,也會受到不公平對待。警察這分職業,已被確定是一分有獨特性的工作,有別於一般公務員。可惜,當你談工資時,警察和一般公務員並無兩樣。你講工時長,時薪低,他說以月薪計。你要去比較工作性質與工作量,他又說你太獨特,無得比較。我們要求恢復退休年齡到六十歲,他們說警察和其他紀律部隊的同事都要在五十五歲退休。總之就是三不,不對,不可,不談,就是不正視問題。難怪連香港申訴專員公署在2014年的廣告宣傳片,都叫政府部門不要耍太極了。所以,政府部門,一定要同心協力,才能有效地向市民提供服務。

講到同心合力,最近在警察評議會確定了於十二月一日,推出统一扣假的試驗計劃。即五天工作和非五天工作的人員,在同一工作雙週内取假,將會扣取相同假期日數。這是我們向公務員事務局提出的建議,獲得警隊管理層支持,並得到局方積極回應,在破除種種障礙後,成功試驗。在此,我非常感謝公務員事務局和警隊管理層。這令我想起勞工處有一個電視宣傳片「勞資一心,邁向雙鸁」,勞資雙方在各自方向拉扯䌫索,目標不一,互不雙讓,情況非常險陖。最後雙方同心協力,結果大家目標一致,問題迎刃而解。我相信,局方、警隊管理層和我們,不先否定對方,共同研究,互相諒解,而不是怕難退避,同心一致地迎難而上。警隊、公務員團隊,香港政府將會更加精良,提供給市民的服務會加優質。我相信我們在警務處長的領導下、在保安局局長的統籌下、在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策劃下,警隊和其他紀律部隊將會更精良,更團結,更能為市民提供更好服務,為實現國家的「中國夢」盡一分力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