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員工發公開信 譴責《明報》社評忽視制度暴力 單方面譴責暴力衝擊

2019/7/4 — 14:31

【編按:示威者 7 月 1 日衝入立法會,一度佔據大樓,大樓多處被破壞,《明報》7 月 2 日發表社評,以「暴力就是暴力 譴責衝擊立會」為題,指暴力是瘟疫,社會不譴責暴力就會迅速滋長,「暴力衝擊立法會行為,必須予以最嚴厲譴責」。一群「熱愛、珍而重之守護明報的編輯部前線員工」向《明報》社評委員會發公開信,批評社評忽視制度暴力、只譴責的論述深感遺憾。】

公開信全文:

我們是一群熱愛、珍而重之守護《明報》的編輯部前線員工,本港反修例風暴持續,我們對部分社評的觀點不敢苟同,而7月2日刊出題為〈暴力就是暴力 譴責衝擊立會〉的社評,我們對文章忽視制度暴力、鐵板一塊般作出譴責的論述深感遺憾。

廣告

文中提到短短4周內,數以十萬計港人三度上街反修例,場面井然有序,反映絕大多數港人都是「和理非」,印證香港是一個開放社會,但同時發生「暴力衝擊」,「突顯社會有小撮人執迷於暴力」,繼而出言譴責暴力,「暴力是一種瘟疫,當社會不去譴責暴力,它就會迅速滋長」。「割蓆」速度之快直逼當權者及各大建制派團體。

相信主筆先生對以下片段並不陌生,6月9日達100萬人(民陣數字,下同)上街要求撤回修例,港府卻深夜發回應指條例照舊於12日「直上大會」;年輕人圍堵立法會阻止開會,釀警民衝突,警方以150粒催淚彈、20枚布袋彈及數枚橡膠子彈驅散示威者,並一度稱集會為「暴動」;6月16日約200萬人上街;至6月19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千呼萬喚之下現身「致歉」,港府仍沒有正面回應民間訴求。簡言之,示威者訴諸和理非及暴力手段,均被政府「已讀不回」。

廣告

請主筆先生不要忘記,在和理非及暴力的畫面之中,接二連三有年輕人以死相諫。特首在致歉記者會上回應指,「對於任何人因為表達一些意見而傷害自己,我感到非常難過」;另於7月2日凌晨4時急召傳媒,特首嚴厲譴責暴力,但對年輕人視死如歸衝擊立會,政府有否責任等問題置之不理。縱然我們不認同暴力,更不願發生流血衝突,但年輕人為何在短時間內採取暴力手段,請問主筆先生在奮筆疾書譴責前,有否嘗試探究背後因由?

在雞蛋與高牆之間,高牆的發聲渠道眾多,惟雞蛋的吶喊,有多少人願意聆聽?自2014年雨傘運動失敗收場,年輕一代無力感沉重,眼見抗爭者一個個身陷囫圇、立法會議員被DQ、議事規則遭修改,活在制度暴力之下,雞蛋還剩多少喘息空間?譴責可見的暴力衝突容易,而深究隱藏的制度暴力更需勇氣和睿智。

傳媒作為社會公器,新聞從業員應憑良心、按事實記錄時代;社評每日為社會大事把脈,執筆者更應謹慎作判斷。反修例事件令社會陷入撕裂,而《明報》公信力亦因早前的廣告、社評風波「插水」,作為前線編採員工,我們無懼槍林彈雨;面對質疑,我們樂意解釋;受到謾罵,我們沉着應對。

編輯部管理層及工會早前聲明均指「社評不代表前線員工立場」,但我們認為無助提升員工士氣、挽回《明報》聲望,近日甚至有同事被質疑「紅底」遭拒訪。

我們強調,無意以此公開信割蓆,還望主筆先生與前線員工攜手,一同感受社會脈搏。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不論雞蛋的聲音多微弱,仍秉持求真如一的態度廣納言路,敢在權力面前說真話。

一群熱愛、珍而重之守護《明報》的編輯部前線員工
2019年7月4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