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哥基最後的戰歌」暫別篇

2018/11/26 — 19:29

馮檢基

馮檢基

《哥基梗係要翻閹》

丟人現眼有馮君,邏輯混亂腦抽筋。
剩餘價值能鎅票,食盡老本呃基層。
一朝𢱑爛哥基面,瓦坑有路快轉身。
如此核凸講民主,知是西環㗎忌冷。

身先士卒打倒褪,衝鋒陷陣郁泛民。
不慍不火評康健,明刀明槍砌阿人。
睩大對眼真當假,擘大個口假當真。
前因後果倒轉講,倒果為因亂咁捃。

市民選民好易𠱁,又傾又砌剝花生。
鎅完今次有下次,翻閹哥基莫嫌頻。
離親叛眾無所謂,阿爺滿意有運行。
自我作賤不足惜,完成任務去掘金。

沙煲兄弟冇眼睇,民協無端變磨心。
舊時戰友皆割蓆,爭取民主盡前塵。
各走各路搵後路,民主民生望來生。
權貴狗餅最實惠,爹親娘親黨最親。

埋堆揾食擝被冚,狐朋狗黨也結盟。
健康同情盲毛贊,土共助威五毛撐。
文滙大公同助選,焦土建制共掀裙。
特首高官陰陰笑,邪惡同盟去酬神。

民主不能當飯食,何堪晚境任折騰。
不求議會爭一席,曲線助選報西環。
人格賤賣揾真銀,政治誠信幾錢斤。
據聞阿爺水頭足,論功行賞有得分。

雖然有人跟我講,不要再花時間談論哥基,再講也沒有用。但我覺得仍然想講多次,因為我相哥基這個案例足以成為將來香港社會史的課題,也足以成為政治及選舉教學與研究上的一個重要個案。

哥基的行為,也活出了一個道理:如果你沒有能力流芳百世,也可以試試追求遺臭萬年。哥基就是一個活生生,剛剛才上演完的成功個案。

廣告

哥基昨天幾次在網上發表視頻,又接受傳媒的訪問,所講的內容,再一次證明哥基他根本不打算贏,也早知道沒有勝算,哥基堅持參選想要產生的效果就很清楚了。而最後的票數,對哥基來說更可以說是十分完美,可以大條道理說「加起來都贏唔到」,證明「冇鎅票」這回事,說的時候,更是顯得沾沾自喜大條道理。大家有沒有留意到,哥基在公布選舉結果時那種笑容,像是一個在選舉中落選者的表情嗎?大家又有否留意到,當哥基面對傳媒發表感想的時候,那個姿態,不似是勝出了是次選舉嗎?如果單睇表情,甚至以為哥基是在發表他的勝利演說。事實上,哥基可能真是這個補選的其中一個最大贏家。

除了活出「不留芳便遺臭」這個道理之外, 哥基他還把「雙重標準」、「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轉軚」、「自我背叛」、「騎劫自己的戰友」這些兩面三刀的手法玩得出神入化。

廣告

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哥基還口口聲聲指斥黃仲棋出選的唯一目標就是要「鎅票」,今次就變成了「無鎅票㗎呢個世界」,還要加多一句「只有自己夠唔夠票」,真精彩!真爛!

至於如何演繹什麼叫做「最後一次參選」,就更是精彩絕倫,爛無可爛了。這樣的「最後一次」,真的可以無限次翻炒下去。怪不得這次哥基自己也要改口,說不排除以後也會出來參選了。

上一次也是西九龍的補選,哥基還口口聲聲說,因為要爭位,一定要支持一個最有希望、「最有勝算」的人出來參選。到了今次,就變成了不滿意「扼殺年輕人的機會」,又要由哥基他這個比李卓人「更老油條」的出來為年輕人出頭了。真係點講都得!

上次就是「位置之戰」,一定要保住個位;今次就要講原則,所以「協商」、「冇初選」,就是「反民主」、就是「欽點」。

民協不再支持他參選,就變成搞政黨沒有出路,要回歸上世紀七十年代,要靠搞「壓力團體」。

五個講法的結果,同樣是要由他哥基來出頭,「年紀更大」都不是問題;「鎅票」都是大條道理;講了的「最後一次」,可以因此不算數。

係唔係好精彩呢?夠爛未?

所以雖然選舉結果已經塵埃落定,「哥基最後的戰歌」也要變成不是最後;「做人何苦咁哥基」這一句還是要繼續講落去。所以這一次,也只能來一個「哥基最後的戰歌」的「暫別篇」。即係玩假啦!唔一定係最後㗎!

真係冇辦法喎,既然哥基唔排除以後會繼續出嚟參選,再一次「最後一次」,「鎅票」又成為「無鎅票㗎呢個世界」,「最後的戰歌」又怎能保証真的是「最後」呢!今番「暫別」過後,不能排除還會繼續再次「最後」下去。就看看這樣的爛劇鬧劇,可以憑哥基翻閹幾多次,也得看哥基以後會被翻閹幾多次。

 

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