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唔得掂的「休」而不「退」與「退休」

2017/2/27 — 8:40

吳克儉,圖片來源:nowtv片段截圖

吳克儉,圖片來源:nowtv片段截圖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決定完成今屆政府任期後退休,至於會否出任其他公職,他只回應需要休息。

吳克儉又表示,新一份財政預算案的下年度教育經常性開支只佔整體開支兩成一,比例是回歸以來最低,因為學生人數下跌,加上人口老化,政府要顧及社會其他需要,平衡投放在醫療和教育的資源。

now新聞2月26日報道

過去果四年大半,基本上佢處於一個「休」而不「退」的狀態。

同「退休」嘅分別就係佢會照出糧,佢會經常以「外訪」的名義外遊。佢可能係過去一屆政府任內「出差」「外訪」次數最多最頻密嘅局長。

廣告

第一,我一直諗唔明點解教育局局長要經常外遊。第二,我睇唔到佢外訪之後對教育政策發展有咩作用及影響。

香港社會為他這一種具有「退休」的實際效果,而又是在形式上「休而不退」的狀態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首先,如果佢做到今年六月底現屆政府任期完結,連同約滿酬金,香港人平白向他支付了差不多二千萬。納稅人這二千萬元,其實與掟錢落鹹水海分別不大。其二,在教育局服侍他的公務員在過去五年做埋佢嗰份,敢怒不感言,這條數都唔知可以點計。

廣告

佢能夠做到今日,甚至好有可能做到尾,梁振英固然有不可推卸嘅擔任,其他政府的管治團隊成員也不無負責,特別是政務司林鄭月娥。現屆政府開局不久,便發生國民教育事件。那段時間,這一位局長根本講不出為什麼會委託那㨾的團隊,寫出一份那樣離譜的教材。事件發生之後,他開始時拒絕接見家長及反對團體的代表,後來見的時候,竟然要幾個AO在旁傍住佢。後來與教育團體及其他組織會面時,也要林鄭月娥赤膊上陣,而據報導及有份出席人士所講,佢作為局長只坐在林鄭一旁,基本上是否出席根本唔重要。

這除了說明從一開始已經顯示他沒有當這個局長的能力之外,也表明林鄭月娥說她作為政務司長與教育局長沒有從屬關係、她因而無須為教育政策問題負責這一種說法其實並不是事實。如果司長與局長沒有從屬關係,當天她何須出來幫他接招。早一陣子,她見完鄉議局爭取支持選特首,拒絕就丁屋及新界的僭建物問題表態時,為什麼又會說新界丁屋及僊建是發展局的工作,而發展局又歸財政司長管?究竟在問責制下,政府那個組織圖是真的還是假的?林鄭是講了真話?是要卸責?還是當時存心要向薯片插贜駕禍?

過去四年多,唔得掂往往在關鍵時刻唔見咗影,不止一次要由公務員代他往立法會接受議員的質詢,在聽証會中場走人(原來去了思歪及幾位局長也在場,他出席與否都是無關痛癢的義工表揚會)。未來還有三個多月,他總共還會支取近一百萬的薪酬,也不知道他會否在餘下有限的任期內,盡量標尾會多去幾次外訪。

總之,唔得掂可以做到今日,是香港社會的不幸,是教育局的不幸,是香港教育政策及制度的不幸,更是香港教育界的不幸。佢今日自行了斷,話做完今屆便會退休,要爭取更多休息時間。乜佢唔係已經休息左四年半咩?香港人聽到真係唔知好嬲定好笑。作為香港人,真係搵唔到不對此感到憤怒的理由。

佢退休又點,佢已經䑛到盡。而且,只要制度不改,誰可以保證來屆不會有他這樣一類人加入管冶團隊做局長。只要制度不改,所謂問責制只會是空話;特區政府的所謂管治團隊仍然有可能成為庇護工場。

(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