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唔當我泛民啫」事件餘波未了 湯家驊千字文轟梁家傑:拍檯呼喝 情緒失控

2015/9/11 — 11:58

泛民主派前日舉行集思會,已退出公民黨的湯家驊,以民主思路召集人出席會議交代見京官後的解讀,但湯家驊中途進入會議就被泛民飯盒會召集人、舊黨友梁家傑請離會議室,湯家驊當日在傳媒前批評,「即係唔當我係泛民啫」。湯家驊今日再在facebook撰寫近千字詳述事件,批評梁家傑在會議上對他大聲喝罵、拍檯,情緒失控,青筋暴現。

湯家驊又質疑梁家傑事後只向傳媒致歉,沒有向他致歉,又對他感到非常失望,「我不期望他向我道歉,我亦已原諒了他,但只有勇氣向傳媒認錯,是有心自我檢討,或是關心形象多些?」。

梁家傑回覆《立場》查詢時表示,對9月9日的事到今日仍有人談論感意外,又指當日有十多位議員在場,發生的事有目共睹,「我唔係細路仔、小朋友」,不想就此事再多言。

廣告

湯家驊在文中稱,當日準時參加會議,普推門進入會議室,梁家傑即高聲說還沒到討論湯相關的環節,請他在門外稍等,「我當時確是有點氣憤,我是泛民一員,為何有個别議題我不能參與?話雖如此,但我並沒有如個别傳媒所說,大力關門。」

湯提到,民主黨何俊仁之後邀請他重返會議室後,他於是曾詢問梁家傑為何不能參與會議,「誰知說不到兩句,他忽然青筋暴現,滿面通紅,不斷拍檯呼喝:『你再是這樣,我立刻停止會議,譲你沒得說,要你即走!你是否要這樣?』」

廣告

湯家驊指出,梁家傑的喝罵聲和拍檯聲,連門外之記者亦清楚聽到,又批評其實梁家傑特然情緒失控已早有前科,「過去這兩年更日漸頻密,近日更不斷有記者投訴被他喝罵。這可能是他認為壓力太大,但不要說從政者,就是普通人日常持人接物,也不可能隨便呼喝他人。這是最基本的做人處事的道理。」

湯家驊又表示對梁家傑,感到非常失望,「最後,我得知梁家傑事後為事件向傳媒致歉。我聽了,實在啼笑皆非。我不期望他向我道歉,我亦已原諒了他,但只有勇氣向傳媒認錯,是有心自我檢討,或是關心形象多些?我不知,也不想知。」

湯家驊facebook全文

九月九日出席泛民會議目的只有一個:我是以泛民身份(而非「民主思路」召集人身份)與泛民詳细分享九月四日與京官會面之细節與心得。理由很簡單,為了推前泛民與中央關係,我希望泛民能第一時間掌握最新政治形勢,以便個别同事或集體能更有效地決定如何落實與中央對話。至於有人傳我會以「民主思路」召集人身份拉壟民主派「加入」「民主思路」,藉以達到我想成為泛民龍頭之說,實是惡意誤導、毫無根據,更完全不合邏輯:試想,若有此念,為何會辭去立會,千辛萬苦地成立一個眾人均不看好的「民主思路」?要拉壟黨派為何要搞智庫而不組黨?

當天上午因有官司要處理,所以我預先通知了梁家傑我只能於十一時半參與會議。我準時到達,當時已有不少記者在門外等候。我普推門進入會議室,梁家傑即高聲說還沒到我的環節,請我在門外稍等。我即時退出,傳媒立時問我,為何我不能進入會議室?我當時確是有點氣憤,我是泛民一員,為何有個别議題我不能參與?話雖如此,但我並沒有如個别傳媒所說,大力關門。

不到五分鐘,何俊仁出來請我進入會議室。我立即詢問梁家傑為何有議題我不能參與,他還當不當我是飯盒會成員之一?誰知說不到兩句,他忽然青筋暴現,滿面通紅,不斷拍檯呼喝:「你再是這樣,我立刻停止會議,譲你沒得說,要你即走!你是否要這樣?」當時我當然有點氣憤,便說那我不說也罷!其他同事聽了,才要求會議繼續,但沒人勸止梁家傑。梁家傑怒氣衝天地拒絕主持會議,同事才推舉何秀蘭主持會議,會議也得以進行;大家才心平氣和地就最新政治形勢談了一句鐘。

我們開會之處,乃立會最大之會議室,而梁家傑和我是坐在離門口最遠的一邊,但他的喝罵聲和拍檯聲,雖然關了門,門外之記者亦清楚聽到。其實梁家傑特然情緒失控已早有前科,過去這兩年更日漸頻密,近日更不斷有記者投訴被他喝罵。這可能是他認為壓力太大,但不要說從政者,就是普通人日常持人接物,也不可能隨便呼喝他人。這是最基本的做人處事的道理。

可能更重要的是,身為召集人職能只是主持會議,而並不代表可以因應個人喜惡而決定會議是否進行、誰人的去留和誰可或不可提出質詢。我對梁家傑,實在感到非常失望!

最後,我得知梁家傑事後為事件向傳媒致歉。我聽了,實在啼笑皆非。我不期望他向我道歉,我亦已原諒了他,但只有勇氣向傳媒認錯,是有心自我檢討,或是關心形象多些?我不知,也不想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