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唧牙膏」死亡法

2019/7/10 — 17:48

7.7 九龍大遊行。攝於西九高鐵站旁。(作者攝)

7.7 九龍大遊行。攝於西九高鐵站旁。(作者攝)

周二早上,看了林鄭的「壽終正寢」記招後,心想這次她是把自己推向死地了。

還是死要臉,不肯說「撤咗」,寧願說「死咗」:「修例工作完全失敗,條例草案已壽終正寢」。且不論用字不當(既非長命何來「壽終」,既非四正地死何來「正寢」),當蠢笨如蔣麗芸也懂得問「為何不乾脆講撤」,林鄭卻依然故我玩斟酌字眼,擺明鬥氣。

但由六月至今,明顯見到她以「碎步」在後退著,而每一次退,都是在一場激烈衝突之後。

廣告

第一次,6.12 金鐘大衝突,催淚彈橡膠彈橫飛,全民震怒,運動氣勢急升,三日後(6.15)林鄭急召記者會,表示暫緩方案。

當然沒人收貨。繼而是 6.16 二百萬人遊行,7.1 佔領立法會。7 月 2 日凌晨四時的記招,以錄音機 mode 重複「已暫緩修例」「衝擊很暴力」,不回應是否落地獄不回應三條人命……縱然如此,卻看得出她小心翼翼選擇用詞,不敢像上次那樣講「暴徒」,只説「部分示威者用極暴力方式衝擊立法會」、「痛心震驚違法的暴力場面」(反而盧偉聰講了一次「暴徒」)。

廣告

對喜歡咬文嚼字的林鄭來說,這也是一種退。

六天後(7.7)出現另一大衝突,歷史性的九龍尖沙咀遊行演變成旺角黑夜,差佬亂打人。衝突發生兩天後,林鄭即宣布:條例已壽終正寢。再煞有介事用英文說:The bill is dead.

當然,兩次「碎步退」都可笑得很,九唔搭八,完全沒回應港人訴求,不可能收貨,但卻暴露了林鄭的「退讓 pattern」:每當衝突後她便會「唧牙膏地讓些少」。

稍有政治智慧的管治者,都不會選擇大衝突不久即讓步,展示自身弱勢,但林鄭連續兩次這樣做。

二不離三。pattern 既成,政府只會更弱。可以預見之後衝突將不斷,而林鄭會越唧越多,變成一種「新常態」,最後甚至可能唧出人人想要的撤回、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追究被捕人士等等。

退讓模式被看透,就是死路一條。林鄭的周二記招,恐怕亦是其政途送終會。其實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6 月 9 日晚如果肯一唧便唧出「撤回」,民意早就散掉;現在你不唧盡所有,也不用指望有「零遊行」的周末。

「反送中撤惡法」行為藝術,攝於柯士甸道。

「反送中撤惡法」行為藝術,攝於柯士甸道。

說起遊行,真要多謝林鄭「復興」了遊行的威力。以前「遊行示威冇用」的日子已經遠去,現在只要把握得宜,所有難纏的政府問題都可用此法解決。本周屯門公園一役便是經典例子。

我是屯門街坊,不時到屯門公園跑步。公園噪音問題十多年來沒解決(唯有晚上去跑才耳根清淨),有時更變成咸濕阿伯挑逗大媽嫩女場所,有多精彩的「爬蟲館」和新式鞦韆遊樂場也是大煞風景。奇怪的是,當 7 月 6 日上萬人「光復屯門公園」後,問題卻突然有了解決眉目;屯門區議會主席梁健文(民建聯)三天後在大會上提出口頭動議,要求取消屯門公園自娛區及政府部門加強執法,在場民主與建制派議員一致通過,康文署亦順攤回應不再接收新的「自娛區」申請。

十多年的老舊問題突有解決曙光,議員官員徹底順應民意,到底今夕何夕?理由顯而易見,除了建制派急「洗底」及為選舉鋪路,更因為香港已進入遊行示威新世紀。

不用太勇武,只要夠人多,佔一會路,圍一會「地標」,不想事情鬧大加添火頭的政府就會回應訴求。

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兩隻「攔路虎」長年令港人選票「失效」,以後,我們還是直接用自己的身體來影響政治吧,成效更快。趁林鄭仍「健在」,請快想想還有什麼設施和政策想變,立即排上暑假的「遊行時間表」。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