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唯有全面民主化才可扶傾香港

2019/8/1 — 9:22

727 元朗

727 元朗

最近,很多人在問,這場運動最後會走向何處。很多社會賢達走出來說,擔心暴力生暴力,運動會擦槍走火,為了我們的年輕人,應該尋求解決方案,全面撤回條例,調查警察云云。

然而很對不起,這些建議都來得太遲了。

現階段能拯救香港的,只有全面民主化一途。

廣告

星期六的元朗遊行,示威者喊的不再是「撤回6.12暴動定性」、「撤回逃犯條例」,甚至不是「成立獨查委員會」,而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到底在今日的香港,何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呢?如何才能光復香港,革命又是革誰的命?

廣告

在我看來,答案是即時解散政府與立法會,並立即以普選改選立法會與行政長官。

其他訴求非不可取,論優次卻在全面民主化之後。只要香港腐敗的政治制度持續,即使你有信心調查報告能還示威者清白,難道你有信心調查報告能把所有涉事、犯法的官警黑繩之於法嗎?星期六晚被發現車上藏有攻擊性武器的坐駕,其車主若真的是中聯辦新界部長,他會逃之夭夭嗎?以酷刑殘害示威者的黑警,會被追究嗎?別以沒有委任證或沒有被拍到容貌作借口,要找到是誰施暴一定有辦法,更別說開槍鎮壓的黑警了。

獨立調查委員會應行轉型正義之實,徹底追究所有濫權、濫暴的官員,把真相還原,並改革制度,防止同類事件重演。然而在現行的政治制度之下,即使有在社會中德高望重的人主持,其實不外乎是退休法官或舊社會結構裡的精英,其人有足夠能量徹查事件嗎?獨立調查委員會或許能夠獨立於體制以外,但若論調查,獨立調查委員會需要面對的,是毫不受控的香港警隊,是獲中共開記招撐腰的香港警隊。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舊時代的香港可能有用,因為當時的人尚且尊重典章,持守一點工具理性。但若然把這個委員會置於今天,只會各打五十大板,再在警隊找幾個無限痛癢的中層官員祭旗,然後社會便應該以「包容、理性的能度」,「重新出發」,「畢竟社會終不能終日被困於無止境的對抗中」,「這樣對示威者或警方都只會造成無止境的傷害」。老實說,不用找大法官,不用找社會賢達,血腥的畫面每天都在每人的腦海裡不斷重播,真相早已明瞭。再者,每個香港人所受的切膚之痛,每個父母所受的錐心之苦,又豈是區區一份獨立調查報告所能填補。

你會說我過慮、不容許議價空間、使政府很難下台。然而,你撫心自問,我們還有下一次嗎?運動能走到今天,是很多的歷史的巧合所致。共產黨或許不懂處理這次運動,但在社會各階層加速換血、全面壓制社會各方面的自由、安插直系親信、延伸衛星網絡等老招數,他還是很耍家的。而香港人一旦失敗,我們要多少年才可走出這個創傷?要再創造這道歷史的裂縫不是不可能,卻會隨著時間推移愈發困難。

運動早已走到非常脆弱的懸崖邊上,稍一不慎便會跌到粉身碎骨。我們仍未墮下不是因為幸運,而是因為站在任何位置,特別是前線的抗爭者,非常努力地持守著香港人的道德價值,即使被鎮壓仍然冷靜、友愛、互相支援,不以保衛家園為擋戰牌情緒勒索後方的和理非,縱有使用武力,卻是以自衛與守住防線為原則,絕非暴力。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仍然沒有放棄底線,甚至一路關顧在旁記者的安全。我不欲把前線英雄化或比較前線與示援誰更高尚,但是次反送中運動中,前線示威者所展示的模樣,值得世界注視,更值得港人自豪。然而,這樣的堅持並非無限度,當警察刻意挑動衝突,不斷升級其裝備時,運動被推進更加不可收復的景地只是時間問題。

反送中運動迄今雖兩月,六月初百萬人遊行的畫面卻已面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不止的澎澎聲與漫天硝煙,催淚彈的,橡膠子彈的,布袋彈的,與示威者的頭盔、豬嘴、眼罩,以及他們看不見的容貌。香港與香港人同被捲進他們都不能適應的變局裡,舊時代的體制連最後的支架都崩塌了,中環華燈雖如昔,仔細一看,香港早已被港共政府與香港警察夷為平地,不容修補,只可重建。故此,舊時代的想法不僅不合時宜,其提倡者心裡盤算的,透過回歸舊有秩序重新進行利益分配的算盤亦難以打響。或者說,若不從根本重建制度,利益分配根本無從談起。

這場運動裡呈現了香港的根本矛盾,亦即香港與中國的權力矛盾,香港不欲變成中國,而中國不容許除其全面控制以外的第二種模式。香港人要贏,便要從這個變局裡取得最多制度性變革,重寫遊戲規則,以全面民主作主要綱領,把最多香港人送進權力核心,我們才可有議價的空間。從另一角度看,民主制度就是一幅無形的牆壁,把香港從中國的距離拉遠,其魔爪絕對不會停止伸過來,但有以香港人認同支撐的民主制度阻隔下,至少可以讓他更費力,更困難。否則,我們就會像現在一樣,要以肉身與自由抵擋。香港共同體已在運動裡向世界自我介紹了,現在我們該做的,就是盡一切方法保護他,壯大他。

所以,如果你是真的希望保護香港的年輕人,保護在前線的抗爭者時,不是應該爭取令社會降溫的和稀泥方案,因為即使今次降了溫,只要制度不變,矛盾不解,五年後,只會有另一批年輕人去送死,難道這是我們想見到的嗎?要再付出多少年輕人最燦爛的風華,我們才會學懂呢?

只有全面民主,始能光復香港。我們用五年時間換來團結,我們用五年時間正式把「香港人」的身份書寫進歷史裡。既然都抬起頭了,為何還要縮回去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