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唯有司法尚僅存一點公義」

2015/9/1 — 15:03

年輕的女孩眼眶發紅,當場灑淚。她說自己不過為了真普選,沒有任何舉動,也給差婆老屈拘捕,因為放下重擔而忍不住哭。

年輕的女孩眼眶發紅,當場灑淚。她說自己不過為了真普選,沒有任何舉動,也給差婆老屈拘捕,因為放下重擔而忍不住哭。

【文:朝雲】

原訟庭法官周家明宣判,終止審訊,由律政司承擔訟費。

律政司逾期向法院入紙,致令入稟的申請在14日後失效。周官認為原訟庭沒有司法管轄權,酌情通融律政司失誤。

廣告

一、律政司循《高院條例》52條入稟,法院接受控方申請後,14日內向法院呈交通知書,是開展司法程序,讓雙方備訟的必然步驟。律政司違反52條,顯而易見。

二、上訴庭對類似案件,早有判決,對原訟庭有約束力,不能交由法官自行裁量,必須忠誠引用上訴庭判辭。即使上訴庭可能有錯,也應交由上訴庭、終審庭解決,乃至修訂法律。

廣告

三、法官縱享固有權力,有多廣泛的裁量權,也不能乖悖明確的法律。

四、國際案例反映時限屬於強制,逾時失效,不得補救。

五、民事刑事有別,要保障被告權利。

最後周官說,他接受律政司解釋,當時檢控眾多,因事忙出錯是真實理由。但52條的規範明確,沒有批准延期的酌情權可言。

結果本案提早審結。但周官點明此案乃「技術擊倒」律政司,沒有正式審理案情。除了上訴,律政司有可能再次申請檢控。

旺角清場中,首日17名被告,同時提早打甩官司。眾被告互相握手相擁,鼓掌歡送駱應淦、潘熙等多位律師。

四眼哥哥說,香港的公義早已蕩然,唯有司法尚僅存一點公義。

眾被告中年輕的女孩眼眶發紅,當場灑淚。她說自己不過為了真普選,沒有任何舉動,也給差婆老屈拘捕,因為放下重擔而忍不住哭。

她解釋法援不是完全包底,被告依然須按薪產付相當訟費,未知獲賠的訟費能否彌補。何況損失之多,壓力之重,遠非訟費能夠補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