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

盧斯達

本土主義者

2018/12/10 - 10:55

唱好一國兩制 只是為中國的全球霸業爭取時間

以前有人幻想中國改革開放、得到財富之後,「國際社會」就可規範之,使其融入固有的秩序。現在大家知道一切都是騙局,但這騙局很成功,騙倒了整個世界,自肥了幾十年才破產。

其實縱橫整個中國近代史,中國共產黨的成功之道就是假意奉迎,將自己低窪化,。你低窪了,就容易引到洪水來填,也就是你假裝自己很有投資價值,引到比自己龐大的力量垂青。共產黨最後的成功不是實現了共產主義,而是有一班人翻雲覆雨,打倒了比自己龐大的對手,上了位。

一開始那班激進青年必須講共產主義,才能吸引到蘇聯投資。他們令蘇聯覺得自己可以將勢力覆蓋到中國。相對於日後整個中國的利益,今日的投資就不算甚麼。中國共產黨虛位以待,將自己粉飾成一隻很有前途的股票。二十年代,毛澤東借國民黨搞「捉鬼」,聲稱陣營中有「AB團」,於是殘殺了幾十萬同志。但毛澤東不是張獻忠,他殺人只是為了取得話語權,連帶也將自己變成共產國際,即是蘇聯在中國的唯一對口單位。

廣告

蘇聯的援助,跟中國在80年代改革開放,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勢力魚貫而入,基本上沒有分別。戰略還是一樣,販賣中國可以被買家改變的夢想。現在證據陸續出現。中共與美國建交之前,派了很多人游說 (當中香港也有很多人出了力),令美國佬覺得自己可以改變香港。白人習慣扮演龍騎士救世,對自己不了解的國度容易產生道德和利益幻想。他們也像以前的蘇聯一樣,以為自己可以「演變中國」。

二戰之前,蘇聯在中共裡面的代表,也明明暗暗的給整倒了。包藏禍心的中國佬沒有打算一世做蘇聯的徒子徒孫。中共用「蘇聯修正主義」的名義反蘇,跟AB團的操作邏輯一樣,從來鬥爭是不需要太實在的。毛澤東雖然包藏禍心,但還是敬畏史太林。後者一死,中共就開始反蘇。名義上是因為華沙公約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不過這只是順帶一提,為了中國自己,反蘇是遲早要做的一步。

有人認為鄧小平是好的,習近平是壞的,那只是對中國人或中共不能俯瞰了解的簡單二分。鄧小平的俯伏和虛位以待,是為了將來反客為主儲備資糧。習近平只是鄧小平的另一面,習近平只是鄧小平的完成。

等於中共虛位以待,利用蘇聯的投資,卻始終等著自立門戶的一日。改革開放的中國,並不是真的以改革開放為目標,而是要搞一些示範單位,令國際社會發夢,令他們產生中國可以「正常化」的春夢。於是之後投資就進來,大家綑在一齊,中國取得了很多國際組織的席位,可以通過正式渠道滲透全世界。

中國人掌握安理會,可以阻止國際社會派兵平定敘利亞亂局,自己的佈局永遠大於所謂的國際社會利益,在亂局中崛起的伊斯蘭國殺了多少人,就不管了;中國人掌握了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令它成為一個反人權的超國家組織;透過世界貿易組織,他們進入了別人的市場,卻封閉了自己的市場;偷技術、補貼國企、黨國全體下海擾亂市場,更不在話下。

中國明說了,自己有法律可以要求中國公民在外國搜集情報。即是不久將來,「黃皮膚黑眼睛」就是潛在特務。反正現時各國與中國人有關的同鄉會、商會、外交系統、科學界、學術機構、文化界,沒有不能利用的。還有往外面跑的中國女人,加上97年之後有整個香港來為他們做白手套。說來香港自峙先進,又有些半調子的自由。但本質上香港跟那些中國女人有甚麼分別呢?

中國一邊以國際社會的一員行事,一邊用香港身份證、護照和公司,跟伊朗、北韓之類國家暗通款曲。一邊大國沙文,遇到事情就說自己是發展中國家;靠著美國支援,但在國內大玩反美反日民族牌。陰陽變換、又食又拎、兩面三刀,還是一路以來中共以弱勝強的兵家玩法。中國順從蘇聯只是為了暫時利益,不然怎麼撐過國民黨的殘殺?這是五毒煉蠱出來的政權和人民。納粹德國和大日本帝國被強行毀滅斬首,但中共一直續存至今。中國搞改革開放,只是為了進入國際社會,不想被它剿了。喘定了氣,就要來以夏變夷。

在他們眼中,國際社會西發利亞體系,只是旁門左道;現在一齊玩,只是形勢上應付一下。到了行有餘力,就要復興帝國。那帝國就是朝貢體系,以中國為中心的一個秩序。香港是這個工程的第一個試點,中國一邊拿著「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一邊自行其是、朕即天下,那也是陰陽變換的玩法。我彈出彈入,你吹得我漲嗎?中國進入秩序,是為了顛覆秩序。因為他自己有一套秩序,19世紀以來,中國就不是自願地放棄自身秩序,中華秩序是等待復振的,中華是等待著超克「國際」的那個時刻。

明乎此,香港那些民主人士在唱好「一國兩制」,只是還不放棄做遮醜布。他們說一國兩制還好、還運作、甚至有點自跨能夠治好它的意味 (但怎樣做?靠不斷做花瓶選舉嗎),得益的只是中國。因為香港表面上活得好好的,就是中國遵守國際規則,能融入國際的證據。你必須先摧毀這個幻象,中國之包藏禍心才能上檯面。

正常清醒的活動家為了救港,自然會「唱衰」香港、呼籲取消香港獨特地位、主張美國要嚴懲中共官員之類,因為要揭開真相,那才是長遠解救香港的苦口良藥。中國的力量,很大部份來自被耍的鬼佬。唱好香港,即是你也幫中國做好一個示範單位,繼續欺騙鬼佬。甚至一切樂觀、積極、「有險可守」的言論,在大體上也是加劇「中國是正常國家」的幻象,對香港、對世界,都是罪孽深重的誑語。

中國的戰略從頭到尾都是以弱勝強,打倒總量百倍於自己的對手。當初的對象是國民黨,現在是國際體系。漢王雖弱,竟有萬里江山。這「竟」字的不成比例、出乎意料,便是中國自古以來厚黑派所追求。

而這一切首先來自一個大騙局,現在戲已經唱不下去了,香港的民主人士卻遲幾步。戲台上的人都脫帽致謝了,他們才站起來唸台詞。香港人是被綁架的觀眾,人人恨不得戲快點唱完,民主人士卻要接下去,代表我們說事情還不賴。事實上,是與民為敵;善意地想是昧於時勢;惡意地猜,有人守護自己的業界既得利益,多於在乎香港和自由世界的大局。

最諷刺的事情日日上演:民主人士滿口自由民主的仁義道德,卻是要逆天而行,保「一國兩制」這不公不義的造物,一個完全遭中國利用的入侵工具,在眼光逐漸清明的外國人面前,將七百萬人與中國的黑手捆綁。的確,香港沒了那些「差別待遇」,損失可大可少。但問題是形勢已經不由人,難道香港人自己單方面耍嘴皮子,中美和世界的動態就能如如不動?

損失是損失定了的,只是有沒有止蝕位,是下一個問題。獨立待遇是人家給的,主動權完全在人家手上。相比起來,本地土共選好親中反美的路,至少沒有民主人士那麼兩面不是人。反正洪水遲早要來、香港已經進入美國的射程範圍,誰人還在演忠臣?維護「一國兩制」,有些人的私利可以安然無恙,但本質上就是為中國的爭霸大業爭取時間和空間,完全是「民主黨派」幫了中共一把的翻版。時間再多點,到時美國都制止不了中國,那怎麼辦?然後中國無人能制的時候,忠臣們繼續跪求天子自我完善、憲政改革、下放權力嗎?

太平無事的時候人人都可以做好人。不太平的時候,是真理時刻。民主人士有多民主、心懷多少普世價值、是真開明還是假開明,很快就會得到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