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界才是關鍵少數

2016/12/13 — 11:19

1. 選委會選舉,民主派得超過三百席,網上朋友一片欣喜。我怕黑,想給大家一個最悲觀的預測,算是當個 devil advocate ,求促進討論。

2. 我一直對民主派參選選委當關鍵少數這件事上,很有保留。我認為民主派在選委可以有影響力,但不能稱之為關鍵少數,因為這說法輕則製造期望落差,重則誤判情勢,為民主運動帶來更多的困難。若要用得上關鍵少數這四個字,應有決定性的影響力,或最起碼十分大的影響力。但說到民主派在選委會的角色,我不認為他們有這個位置,而這點和席位數目無關,而在於他們所處的政治光譜位置。

3. 假設一個團體內有甲乙丙三組人,而他們各有一系列的要求,理論上甲乙丙都有可能成為關鍵少數,問題在於他們各願意拿什麼出來換。但我們現在不是這個情況,民主派只有一個訴求,就是真普選。我們不會希望有民主派的選委為了得到其他的東西(例如社會福利政策的改變),而投票給一個名在真普選議題上較保守的候選人。面對單一議題的時候,所謂的關鍵少數就不是誰都可以做,而是在此議題光譜處於中間的那一組,才有資格做。因為他們倒向哪邊,就決定這個議題的走向。

廣告

4. 所以,一句到尾,今次選委會選舉所產生出來的關鍵少數,不是民主派,而是傳統工商陣營。在真普選這件事上,親北京的組織票最保守,民主派最開明,傳統工商陣營則不會比親北京更保守,也不會比民主派更開明。如是者,他們才是中間,他們才是關鍵少數。

5. 民主派的理想情況,是多名候選人會向民主派要票,然後民主派就可以要求他們對普選作出承諾,以求價高者得。很可惜,我懷疑實際情況會剛好相反。舉個例,葉劉是不會向民主派要票(而且就算她作什麼承諾,民主派大概也不會相信);曾俊華或會向民主派要票,但民主派不會在他身上得到些什麼,因為民主派害怕葉劉當選,所以在曾俊華面前沒有什麼抬價的空間,而曾俊華十分清楚這一點。民主派唯一可以和曾俊華討價的工具就是白票,但民主派的支持者已很清楚告訴他們不可投白票,所以民主派的討價只會是紙老虎。具體的方案,可能是曾俊華答應多委任幾個民主派進政府或法定機構。如以為曾俊華會用普選時間表來換民主派的支持,則是嚴重地想多了。

廣告

6. 真正的談判者,不會是民主派,而是傳統工商陣營。他們可以靠向民主派,也可以靠向北京。民主派大勝讓傳統工商陣營得到了這個位置,但不代表他們就會自動回報民主派。既是商人,當然就會用盡這個位置給予的利益。他們或會假裝倒向民主派,然後向北京要求利益,最後讓北京可接受的人選安然當選。

7. 我相信,對於很多民主派的支持者來說,他們可能也不介意這個後果。民主派拿逾300席,讓傳統工商陣營幫忙踢走了梁振英,擋住葉劉,再讓曾俊華順利當選,不就是很多民主派支持者希望見到的事情嗎?很多人想這事情發生,而如果我們只看一屆的話,這是對的。但我們不可以只看一屆。

8. 親北京的組織票拿不到過半數,對北京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警號,肯定不會容許以後每一屆都是這樣,傳統工商陣營在未來五年會變成北京攻擊的對象。本來傳統工商陣營能在香港政壇響有特殊地位,是八十年代北京需要香港資本之下產生的歷史遺留。三十年來北京和香港資本的位置早已逆轉,而把傳統工商陣營換成更可靠的國家資本陣營的行動,一直都在進行,未來五年只會加速。換言之,傳統工商陣營加上民主派可以過半,可能僅此一屆,以後不會再發生。如兩個陣營今次不聯合起來變天,日後可能就不會再有機會。只想「選個不是那麼差的人」,是目光短淺。

9. 傳統工商陣營如果是聰明的話,會知道自己遲早會被換走,應該把心一橫趁此機會促使香港變天,以此保護他們在香港最後的利益。所謂真正的變天,不是讓曾俊華當選就滿足。真正的變天,應該是傳統工商陣營和民主派聯手,今屆就選個梁家傑出來做特首。他上任後立即用行政指令政府公開揭發特區過去二十年來所有醜聞,把香港民意永遠拉到民主派的一邊,不讓親北京的力量有機會翻盤。這樣的做法,才可以叫做贏。

10. 以上的情況,當然不會發生,以這點和北京會不會任命梁家傑無關,而是歷史告訴我們傳統工商陣營沒有這種膽量。如果傳統工商陣營敢反抗北京的話,一早就做了。事實是他們也許不介意自己在香港的地位會遲早被取代,因為他們早已分散投資到香港以外。換言之,我們現在見證的,其實是終局的開始。

11. 這就是民主派選委面對的困境了。讓我再重覆一次:經由今次選委會選舉當上關鍵少數的,是傳統工商陣營,而不是民主派。不搞清楚這點,我們談不下去。認清這點,我們才有可能爭取到最多的可能性。

12. 那麼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做?我想可分即時和長遠談。即時來說,當曾俊華已是最開明的候選人時,民主派對他自然沒有討價能力。但如果有比曾俊華更開明而又有實力的候選人出現呢?(對,胡國興,我在看著你)這樣就有討價空間了。因為特首一定要有601票才當選,民主派不用怕「𠝹票」,大可以支持另一名更開明的候選人,迫曾俊華走得前一點,用第一輪投票來對沖。

13. 再想下去,我們不得不思考,如果我們還期望在制度內守護香港的話,我們就得思考民主派靠自己在選委會拿601票的可能性。今天是325票,如果由今天起進攻每一個可能的界別,票數仍有很多增長的空間。例如如果民主派在區議會過半,就可在選委多117票了。民主派在區議會過半困難嗎?不難,以前也試過,八十年代的葵青區是民主派全取的。即使到了今日,只要每一個在立法會投民主派的選民在區議會都繼續投民主派,同樣會大勝。問題是我們投區議會的時候,通常只會以為這票的影響力只限於樓下幾條街,投人不投黨,沒想到自己其實間接在投票給未來選委。只要這個意識一改,香港就變天。這條路,我懷疑比坊間很多各式各樣的獨立/建國/歸英/城邦構想,都要容易,更現成。
 

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