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問題不在梁振英

2018/5/7 — 16:48

資料圖片:梁振英

資料圖片:梁振英

【文:卓文】

前特首梁振英不知是否不甘寂寞,近日不斷借題上報。除了穿華服,強調三名子女沒有英文名,向民主黨發律師信,指他們(「天下為公」行動)涉嫌誹謗外,最有趣的是,將矛頭指向已入稟控告誹謗梁繼昌議員,重提去年指他正在接受香港及外國稅局調査UGL說法,是「嚴重的誹謗」。梁振英再次聲明,至今未收到稅局任何查詢。

未評此事時,先說一些稅務通識。首先,按照國際慣例,收入皆要在稅局申報。除非法例明確指出個別收入不須抽稅(如香港買賣股票所得)而毋須申報外,其他有意或無意漏報,隨時可被視作瞞稅看待。就算認為收入不須納稅,也應填寫在報稅表,然後再申請豁免。因為是否有稅務責任,不是由收入者,而是由稅局按當地稅例決定。若雙方有不同意見,便進入司法程序,可能需由法庭裁定。

廣告

另外一個國際慣例是,不管資本或營運收入,除了在稅務天堂或個別免除資本收入地區(如香港)外,全都要付稅(美國及澳洲等地連非法活動收入也要抽稅)。就算有跨境稅務安排,極其量只是將收入由高稅移到低稅地區,不可能完全豁免。若打算將收入放在零稅國家如百慕達,也要符合一定要求,不是個人隨便說了算。

說回UGL事件。根據公開資料,整個交易頗為複雜。是由澳洲UGL付給香港居民梁振英,作為他安排出售英國「戴德梁行」一個報酬。交易牽涉英,澳港三地,清楚無疑。按照上述兩個原則,梁振英應至少在其中一地報稅及繳交稅款,不可能沒有任何稅務責任。就算如他所說,相關5千萬是「黃金握手費」,在香港屬於免稅項目,不過決定權在稅局而不是他本人。所以這事首要關鍵在於他有否報稅。若是沒有,則涉嫌瞞稅,稅局有權起訴。另外,稅局有沒有調查及研究收入是否課稅範圍?此事數年來鬧得熱騰騰,稅務局長沒可能不知。事實上,ICAC早已立案調查。雖然至今沒有交代進展,但至少履行部門職責。若稅務局沒有跟進,是犯了嚴重行政失當,理應撤職。

廣告

所以UGL案件問題不在梁振英。正如其他罪案,違法者固然應該受到懲處,但若當局不作任何行動,讓罪犯逍遙法外,更應受到社會譴責。所以泛民與其追究梁振英,應考慮傳召稅務局長到立法會解釋。另外更應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稅局失職,令特區損失稅款。除此之外,亦可考慮在英澳兩地作出類似行動,務求令當地稅局作出跟進。最終可望事件水落石出。

根據《稅務條例》第60(1)條,稅務局有6年期限追溯。如果源於納稅人蓄意隱瞞,追溯期更長達10年。梁振英第一次收取UGL款項是2012年12月,理論上,稅局不能遲於今年底前向他追究。泛民不能輕輕放過稅局局長,應要求他盡快行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