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8/7 - 18:10

善待沿路的人

現場參與者,就是命運共同體,對於其他人而言,我們早已合而為一。攝於銅鑼灣圓形天橋下,日期為 2019 年 7 月 21 日。(作者攝)

現場參與者,就是命運共同體,對於其他人而言,我們早已合而為一。攝於銅鑼灣圓形天橋下,日期為 2019 年 7 月 21 日。(作者攝)

有天去彌敦道遊行,期間由於道路被封,車輛不能通過,有一位樣子長得像胡慧沖的巴士公司職員前來處理,他忙得滿頭大汗,但毫無怨言,既與示威者了解情況,又跟巴士司機協調改道,期間不停向受阻的乘客耐心講解相關情況。之後我拍了一張他的照片,並寫信去九巴的臉書專頁,跟這位職員說多謝。

我不知道這位巴士公司職員的政治立場如何,但假設有三種情況:一是他完全不支持抗爭者,但他在工作時表現專業,與抗爭者、司機及乘客溝通,不管他的立場如何,也是盡忠職守。你向對方的公司寫信表揚,他怎麼也不會反感,如果可以讓對方對抗爭者的印象多了 0.1 分,也是有意義。

另一種情況,他本來就是站在抗爭者同一陣線,寫信表揚,更覺是理所當然,也可以增加他說服別人的籌碼。記得當時因為後方的巴士沒有跟隨駛上,一名抗爭者就動了肝火,言語上不太好聽。試想如果這名巴士公司職員本身一直站在同一立場,卻被同路人無理責罵,肯定不好受。其公司一些親對家的職員見狀,甚至可能會冷嘲熱諷,你寫一封簡單的多謝信,讓對方更有本錢去堅持自己的想法。

廣告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他完全中立,在這個時勢,中立已經比粗口更難聽,但如果他真的中立,即使一封多謝的訊息,能夠令對方從較為人性的角度去觀察抗爭者的態度,就算只有輕於鴻毛的改變,也是好的方向。

當然,我寫表揚的訊息時,並沒有甚麼心機或機心去做多番計算,純粹就是覺得他做得不錯,便發信給巴士公司,說聲多謝。人的行為很奇妙,當遇到一些負面的情緒,便會積極部署如何投訴,但若然見到對方做得好,就算知道他做得好,但也通常不會主動表揚。寫一封多謝信其實很簡單,但如果情況合適,尤其涉及抗爭的路上,也應該去做。

✽ㅤ✽ㅤ✽

我在參與遊行時,每次也是一件紅色的美利奴羊毛 T 恤,加一件黑色的棉麻西藏藏裝。我穿黑衣,倒也不是要配合抗爭的服色,而是因為我打開衣櫃,是真的只有這種配搭的服飾……我在訪問時是穿這套衣服,在講座時是穿這套衣服,去朋友婚禮也是穿這套衣服。不知大家是否記得,這場運動剛開始時,有主辦者曾經叫人穿著白色衣服為記,我當天其實也是照穿黑色。

不過現在黑色衣服已經成為抗爭的印記,即時我穿黑衣的原因是自發的,但在其他立場的人眼中,黑色就是制服,我們當中每一個穿黑衣的人,也就是整個群體的代表。即使最應該在意這種紀律的制服團隊不懂尊重自己的制服,但在現場參與抗爭,就是命運共同體,對於其他人而言,我們早已合而為一。雖然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別人往往只是一句「嗰班?仔」、「嗰班示威者」甚至是「嗰班暴徒」便概括了所有人。 所以在民眾活動的現場,我更覺得有必要做好一點,也要多做一點。

有次在沙田,本來想等的士去大埔,但幾輛的士經過,全都暫停載客。期間遇到另一人在等車,問他要去哪裡,心想如果方向相同,也有個照應。對方迷茫地看著我,用普通話說聽不明白。我也用普通話跟他說,這裡可能不方便找的士,但如果他去的地方不遠,不如改坐巴士,並即時幫他尋找路線。他說想把我在手機顯示的路線拍下來,我就順便介紹他用 Citymapper 軟件,說近來在香港的活動較多,這個軟件的路線更新較齊全。

剛才他用手機拍照時,我留意到他也有拍下一些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的集會情況,就像遊客好奇的攝影。我不知道他對這場運動所爭取的訴求有何了解,但不管他的立場如何,你可能就是他第一個直接面對的參與者,你的善意,會直接左右他對整場運動的印象,也影響了他回家跟親友講述所見所聞的立場。

自己香港自己救,但我們也需要不同立場及地區的支持。善待沿路的人,不是要機關算盡,而是用自己的真誠,換回對方對我們的信任。我們最不願意做的,就是把本來可以站我們一方的人,變成對立的敵人。

近來有連登仔推出新口號,叫人 be water 之外,還要 be humble,我是打從心底裡認同。內歛不是貶損自己,但只有像 water 一樣 humble,才能讓所有的水份子,走得更遠。

手足,be water, be humble。

 

想追看薯伯伯的文章,請設定此 Page 為「搶先看 / See First」
Instagram
新博客

【新書速報】Pazu 薯伯伯《不正常旅行研究所》(白卷出版社)— 從西藏拉薩到神州大地;由亞洲各國至中東地區。非常人般玩轉奇異世界、紀錄精彩故事文化習俗。2019 年五月上旬,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誠品書店及各大書店,均有代售!其中在旺角序言及北角森記,有少量簽名版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