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喪心病狂的行刑

2019/10/1 — 22:58

Campus TV, HKUSU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截圖

Campus TV, HKUSU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截圖

落筆之際不知道曾同學能否大步檻過。求上天憐憫,保佑他活下來!

警方公共關係科在Facebook發的聲明,仍在故意曲解事實、企圖掩蓋真相:

1. 警方説曾同學是十八嵗,學校證明他是在讀中五學生。中五生,現在應該是剛從中四升上來一個月,按香港學校的入學慣例,應該是十六嵗,頂籠十七歲,怎會十八歲?如果是故意虛報年齡,試圖掩蓋近距離射殺未成年人的罪行,其心可誅!

廣告

2. 警方說曾同學中槍位置是左肩膊頭附近,故意把左胸中槍的致命性攻擊、弱化成膊頭位置的非致命性傷害,其罪難恕!

3. 如此近的距離,用這樣行刑式的射殺方式對付一個拿著鐵通的中五少年,請向全香港、全世界證明,這一槍,開得天經地義,證明不了,請自裁謝罪!

廣告

4. 哪怕是在面對極度危險的犯罪嫌疑人時,警方實彈射擊之前,不是要先警告再開槍的嗎?還是這麽多年來拍的這麽多警匪片,都是呃人的鬼故事?原來警察可以未經警告、拔槍想射就射?

今天這一槍,把這場已經延續數月的抗爭推上更加危險的境地:警權約束機制的崩壞已經持續數月,繼續放任警權坐大,香港警隊會成爲葬送自由香港的儈子手、最終必然被釘上歷史的恥辱柱。

不要以爲今天光頭警長之流的警隊代表團北上叩首、接受那些裝睡的人的歡呼、就能安慰你們被廣大港人唾棄的悲哀。脫下那身皮,你們還是生於斯、長于斯的香港人。如果你們只能靠微博上的 「我支持香港警察」hashtag得到几絲職業認同,才是真正的恥辱。

香港某些警察,你們仍然可以迷途知返、仍然有大把選擇。而最起碼的作爲人的選擇,是哪怕被命令開槍,也要把槍口擡高幾寸,而不是近距離對示威少年行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