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單無恥二字 已不足以形容立法會「主席」梁君彥

2017/7/12 — 18:40

梁君彥主持2017年7月12日立法會會議

梁君彥主持2017年7月12日立法會會議

單單無恥二字,已不足以形容所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

他拒絕民主派提出,所有關於劉曉波的休會待續,本在意料之內,恐怕他自己亦找不到甚麼合理的原因去解釋自己的「裁決」。(編按:文末附有今天立法會會議片段)

例如所謂討論劉曉波「不緊急」,在立法會本年度最後一次會議,討論一個性命垂危命不久矣的人的事,還有甚麼比這更緊急?

廣告

作為「愛國愛港」的保皇黨,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安危,怎麼可能不重要?

梁君彥當然無法解釋。

廣告

他還不介意在議會表明心跡,指所有關於「劉曉波」這三個字的討論,都不會批准,明擺著就是政治任務,要阻止在立法會上觸及到「劉曉波」。

有說「香港」的立法會,不應「干預大陸的事」。

也不去花唇舌反駁,何以大陸干預香港就天公地道,香港立法會單單「討論」就大逆不道,算了。立法會早於2010年,已休會辯論過「大陸」結石寶寶家長趙連海被判刑的事,那到底是當年曾鈺成判錯,抑或今天梁君彥在自閹?

這位閹人,竊坐立法會主席之位已整整一年。

在這一年間,立法會從未批准「任何」緊急質詢/休會辯論,劉曉波不可以,OK太政治,民主派提的朗豪坊電梯、選管會遺失全港選民資料不可以,姑且當是避免益對家,那建制派提出的巴西毒肉、港鐵縱火,都不可以在立法會緊急質詢,是甚麼邏輯?

若以上事件全部都不算「緊急」,那梁君彥就重新定義了「緊急」。能得出這結果,可能性有二,其一,梁君彥智商有問題,其二,梁君彥只想立法會草草了事按程序通過所有政府的議案。

一個設計全身就失衡不公的議會,一切政府議案在保皇黨護航下必定能通過,反對派提出的議員草案必定會被否決,要以權力特權條例成立委員會近乎不可能,「拉布」隨時被阻止,再加上梁君彥這個「主席」,將緊急質詢,單單「講吓」的機會都自閹,那這個立法會,和人大橡皮圖章舉手機器,還有何分別?

對垂危病人沒有半點惻隱,是為不仁;拒絕為受迫害者發聲,是為不義;種種「裁決」說明了其不智甚或弱智;執行政治任務且直言不諱,無恥。

不仁不義不智又無恥的梁同志,歷史和人民,會記住你做過的事。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