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議席單票制能配票嗎?

2016/2/16 — 11:23

圖片來源:周浩鼎 facebook

圖片來源:周浩鼎 facebook

作者按:小弟未讀法律之前,本科是讀政治。可惜本科期間無心向學,讀過嘅野大部分都送返俾教授們。然而,講選舉都仲有三根釘,適逢新東補選,最後三週選情風起雲湧,坊間出現大量棄保、策略性投票等名詞。既然多年無講過政治,不如試下獻醜寫兩句。

今日先講講「單議席單票制」(Single-seat, single-vote)同「策略性投票」(strategic voting)。

「單議席單票制」係人類史上最常見的選舉方法,顧名思義即是單一選區內一個議席,選民只可投一票。而得到Majority(即過半數)或 Plurality(即雖未過半,但卻是各候選人中得票最多)即可當選人。單議席單票制雖然簡單,但比較霸道,因為係勝者全拿(winner takes all)為原則,最極端情況可以出現某政黨取得50.000001%選票而奪走所有議席,而49.999999%的民意卻沒有一個代表。以往香港立法局選舉就係呢一種模式,直至1998才改用比例代表制。採用單議席單票制除了部分國家的議會選舉外,亦幾乎是所有總舉選舉的必然方式。

廣告

立法會選舉是採用比例代表制,而今次補選則只有一個議席空缺,所以只能採用簡單多數的單議席單票制。因此,過往每一屆立法會選舉,選民習慣了的配票並不適用。

廣告

剛剛提及總統選舉,先以一場經典選戰作例子。2000年台灣總統大選,民進黨陳水扁得票為39.3%、宋楚瑜得票為36.8%,而國民黨連戰得票為23.1%。將藍營的宋連加起來有59.9%,遠遠超越陳水扁得票。宋連二人的政治光譜相近,支持者也不願見綠營當選,但這樣分途出戰下在單議席單票制下必然使對手得益。

既然大家早前如此熱衷台灣選舉,容許我再以另一場台灣選舉作例。1994年台北市市長選舉,恰恰又是陳水扁。這次陳水扁對手為趙少康和黃大洲,二人均為藍營代表,前者屬新黨,後者屬國民黨。陳水扁取得43.7%,而趙少康則有30.1%、黃大洲僅得25.9%。藍營取得55.9%,但唔好意思,單議制單票制之下你已經輸左。

何謂策略性投票(strategic voting)呢?所謂策略性投票(strategic voting)是指選民情願犧牲了自己真實的投票意願,改為投票支持自己非最為擁戴或喜歡的候選人,以取得更為合自己心意的選舉結果,或無咁抗拒的結果。最簡單的例子,莫如是選民覺得自己原本最支持的候選人,但勝算機會不高,因而改為投票予較有機會的候選人,這亦可稱為「棄保效應」。根據Duverger’s Law,從投票者的角度來看,Duverger 認為選民在多數決之下較不會支持小黨,主要的原因在於選民會了解支持第三黨形同選票浪費,所以會自然而然的將選票投給兩個有競爭實力的政黨中較不討厭的一方,以防止他最不喜歡的政黨或候選人當選。Duverger’s Law將呢種現象稱為策略性投票(strategic voting)或深思熟慮 性投票(sophisticated voting)。

選民如何判斷他喜歡的候選人已失去競爭性,而採取策略性投票呢? 一般認為選前的民調結果及過往陣營得票是最重要依據,因而有所謂 的「棄誰保誰」的情況出現。試舉例,假設(我是假設,自己google)過住民調或過往選舉結果一直顯示是次補選只屬梁天琦與周浩鼎之爭,其他候選人當選機會極微,就極有機會出現棄楊保梁效應。如選民因而大幅支持梁,而不投票予楊屬正常現象。

說了半天,新東補選作為單議席單票制選舉,七人混戰下理應出現策略性投票(strategic voting), 但旺角示威的出現,到底支持非建制勢力的選民會否違反選舉常理,寧願為表態而甘願讓建制派首次贏出補選呢?

觀乎民調所示,我認為情況對非建制力量相當不利,周浩鼎大有機會成為建制第一人,連鍾樹根和葉劉淑儀也做不到的,隨時由周浩鼎完成。



後記

吳獅子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