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噤聲不是香港人的選項

2016/7/1 — 13:00

2015年七一大遊行

2015年七一大遊行

經歷了2014年的雨傘運動之後,不少人可能會問:「七一遊行仲有咩用呀?」,開始不會再參加七一遊行。這種想法我是理解的,因為面對當下的政局,我們都有一種無力感。

參與社會運動,從來都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當香港仍然未有真普選,各種各樣的民生問題仍然未解決,我們又怎能夠噤聲呢?今年的七一遊行,更是2017年特首選舉前的最後一次七一遊行,直接影響梁振英能否連任特首。七一遊行,就是要告訴全世界,香港人是不會接受梁振英連任特首,我們會繼續爭取真普選,從未忘記初衷。

大概沒有人會傻到以為,單憑七一遊行就可以推翻獨裁政權吧?但每個人都有自己參與社運的底線,作為公民社會的一員,應該互相尊重。溫和的遊行,與激進的衝擊,兩者可以並存。最令人痛心的是,部份主張激進行動的人士,往往只懂得叫別人去行動,然後自己躲在鍵盤前取笑別人遊行,這正正是香港犬儒化的開始。

廣告

有賊入屋,就算暫時無法戰勝他,我們也要不停大叫求救。如果放棄求救,賊人下次只會變本加厲。七一遊行除了是一種低門檻的表達方式之外,還是公民教育、壯大公民社會的機會,遊行人士可以認識到原來香港有那麼多民間團體一直在深耕細作,了解到被壓迫者的訴求。公民與公民之間互相連繫,編織起一個強大的公民社會。當有一天,香港落實真正的民主改革,公民社會就是民主鞏固的營養劑,確保民主制度不會走向惡劣的民綷。

最後,老土點也要說句:「我們不是因為看見希望而去堅持,而是因為堅持了才會看到希望。」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