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代香港人 vs 佔領世代的香港學生(三)

2015/9/26 — 17:49

港大校園電視記者林子穎

港大校園電視記者林子穎

【文:朝雲】

林子穎是港大校園電視記者,參與之初,本以為只是唱吓歌的罷課,但自926衝入公廣,她便明白並非一般社會運動,而是像六四般界定香港的近代史。

初時礙於校園記者的工作,她不免要去金鐘,但及後便覺得旺角更令人難忘,氣氛與金鐘截然不同,草根而直接,不會說什麼和平理性,愛與和平。喜愛電影的她身處其中,佔領中的旺角,就像杜琪峰的黑幫電影,「好型,好香港」。

廣告

她說蘋果日報和學聯會形容旺角好危險,呼籲人們別過去;大學生就多去金鐘看書,聽民主教室,香蕉奶。但旺角則多屬低下階層,不會聽佔中三子等老一輩指點,會循自己態度,破舊立新,訴諸行動。

廣告

初到銅,旺兩佔領區,也不太相信沒有政黨安排,但攀談下去,就明白是群眾靠fb pages、whatsapp,instagram傾出來。沒有大台,沒有領袖,一如收復龍和、衝擊立會,覺得啱就去做。

她自己的成長環境,對在地的香港並不熟悉。但見到草根的年輕人,在旺角找到屬於他們的身份認同,可謂溫馨。於是無論工作與否,她都盡力待在旺角,拍下記錄片。

她覺得傘革是上一代的六四,對上一代充滿震撼,喚醒上一代的部分人,締結香港的核心價值。而雨傘革命,則重構新的獅子山精神,將勸奮、創意用於反抗權貴,爭取公義。這次共同回憶,即使隨歲月消長,大家依然會記住,構建我們的身份。

港大校園電視記者林子穎(右二)、港大學苑記者李濼沂(左二)

港大校園電視記者林子穎(右二)、港大學苑記者李濼沂(左二)

***

談到父母,她說兩老是徹頭徹尾的建制,定期與商賈吃飯,家庭的whatsapp group,不時傳來黃之鋒收美國錢的消息;港大衝擊校委會,父親批後生不尊重德高望重的醫生,她回贈高登改圖,惜父親不懂欣賞。

她明白父母出身白丁,是憑努力致有今日位置,自覺應得,不免自傲。看不起時下年輕人,讀唔成書才搞事。母親不喜她讀文學院,謂她讀 art 不過想不用上堂,不用做功課,讀law就不會搞搞震;「咁憎政府,就讀好啲書考AO,又有人工,又可以改進政府,咪幾好。」上一代的思路,不外乎營生和前途,又覺得進入建制可改變社會,她卻接受不到。

儘管父母不理解,但還是容讓女兒。傳統的他們,不會溢於言表,但會發自舉止。佔領期間,多於夜深肇亂,每當她抄起器材出發,母親都會問她怎過去。她說地鐵,母親便會給錢讓她搭的士,父親甚或駕車載她去旺角。

母親口中雖老是說「中左胡椒噴霧,盲左養你成世」,卻會主動給她口罩,「派俾你啲同學仔」;父親則樂意接載她和同學,不過一邊載他們,一邊播建制派的電台節目,口裡嘟嚷那些學生領袖,很快變異思遷。

她認為兩代鴻溝未必無法彌補,例如父母亦不齒大陸人,水貨客。作為本土派,或可用這些矛盾感染他們,一齊反共。

但她對取而代之並不樂觀。她和同學為社會抗爭拍攝紀錄片,成立 OutFocus Productions。但資源既為上一代壟斷,題材敏感,亦難以申請基金,要上位成為主流,殊不容易。她說這一代尚未夠開明,不是五至十年能夠改變。

儘管用soft的方式,或可感染別人,但要有錢才拍得出《天與地》,現實卻是加入TVB,不過幾年,就不得不寫BBQ的情節;也比如端傳媒,說內地而不說中國等態度,已招惹年輕人反感。

***

她承認行出來的年輕人不多,沒有分裂的本錢。在928等少數時刻,極左和極右都能合作。即使朋友討厭學聯,危急的時候也願意幫手;即使一個左膠被捕,作為本土派的她還是會救。將來如有更大的激發點,到最後關頭,無論雙方乃至不同年代的人,都有機會重新聚頭。

她說反高鐵,反東北的是左膠,但當年他們發起的抗爭,的確啟發到後來人。而且土地議題是全港人的事,不獨是左膠問題。如果左膠不執著於反歧視,能夠提出中港融合,大陸人湧現的危機,自能哄到XXXX,XXXX的本土派出來。

有marketing,有文宣互通理念,大家或可以放下私怨和成見,也吸納到更多群眾。但搞社運的人,似乎立場都很堅決,致令難以相容。

當學生問到,若大陸給予一億資本,會不會要。林笑說若接受了,即遭圍攻,事業根本無以為繼。

但她與同學開設的工作室,完全獨立,沒有任何資源。儘管不接受大陸資金,但為了生存,拍廣告片換取報酬,拍娛樂片呃like,即使反感,她還可以接受。

最後她說,為準備是次講座讀《四代香港人》,母親也留意到她讀此書,好奇翻閱,碰巧翻到呂大樂肯定第二代勤奮的段落,不免高興。如有機會,會勸母親讀遍全書。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