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代香港人 vs 佔領世代的香港學生(二)

2015/9/26 — 17:42

港大學苑記者李濼沂 (中)

港大學苑記者李濼沂 (中)

【文:朝雲】

李濼沂在港大參與學苑,擔任記者。她說父母是典型的第二代,「顧掂自己先啦,唔好理出面啲嘢住,出面啲嘢有人去搞。」

中學時去六四七一,得向父母訛稱夜歸是和朋友吃飯。她料父母心底明白,但既有無言的默契,她亦大體尚算聽話。然而上到大學,衝突便白熱化。926當晚她本在灣仔,事變即乘巴士往金鐘。以往遊行集會,未嘗見警察動武軀趕學生,場面震撼。

廣告

她成為人鏈之一,卻對父母說朋友生日,唱通宵K。

廣告

起初父母還信。但到得928,盛傳出動橡膠子彈,她自覺終須要交代,說出真相後,自此出走,數日不歸家。再與父母相見,張力終於引爆,父母叫她別再搞事。她自此長居金鐘佔領區,寧願去香港公園沖涼,也不回灣仔的家。

數十日後,終於再和父母聚頭,大家都不知怎開口,唯有先談電視劇避免齟齬。到頭來母親究竟擔心,去金鐘找她,卻說什麼「人一世物一世,點都要見識吓。」她終於哭成淚人。

儘管已經和解,但見到新聞跟進佔領者上庭,大家還不免會吵。

李說父母一代畢竟捱過,成長的背景,使雙方都不肯了解對方。曾聽過其他父母教訓子女:「成日話冇錢買樓,你食少幾餐日本嘢咪得囉。」她認真計過,根本不行。

她說父母只會看東方和TVB,將來會加入網絡網體,希望能報道更多未經刪節的真相。

李說軟性的方法未必能夠打動上一代。當無線播放《天與地》,父母立即轉台。每一代的預設立場,都已定型難以動搖,倒不如開宗明義去說。

但她亦覺得,世代之爭並不僅限年齡,讀政治的同學,便覺得何必擾攘,大可從緩。同輩的思想,一樣分裂,迥然不同。價值觀的傳承和重構,也值得探討。

左右之爭,正屬同代的崩裂,她認為雙方有時總需要合作(隨即笑說:死啦講完依句一定俾人話左膠)。左膠的確長於土地、性別等議題。

但她認為本土派的出現是好事,運動的模式,不應單一地流於遊行、影相、散水。宜有更多手法帶來更衝擊,亦刺激左膠亦須轉變。當關鍵的時候再次來臨,如警察又狂扔催淚彈,雙方可望再團結抗爭。

學生問到,若大陸給予一億資本創業,會如何自處,她斷然拒絕。儘管是大好機會,但受過恩惠,要投桃報李的風險好大。為了上位而收取利益,背後的代價可能要償還一世,寧願從低從起。

最後,李引述《四代香港人》:「年輕人回歸現實,只是遲早的問題,社會這個大染缸,就是淡化理想主義的最有效機制。」

反求諸己,她希望自己不會重覆上一代的桎梏,能為下一代創造更多空間,不再如上幾代般諸多制肘。

港大學苑記者李濼沂

港大學苑記者李濼沂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