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個月後,我們活下來

2019/10/9 — 14:13

四個月。一百二十三天。
整整一個夏季,未及喘定已感到涼爽,而冬天非常接近。

想像不到這四個月是怎樣活過來,張狂的暴力,巨大的羞辱,瓦解的正常,消化不來的憤怒,受傷的眼睛與手手腳腳。

沒能查證的懸案,投進大海的真相,成為一個個軀體,浮起來,或伏在天井。

廣告

但他們並不孤單。
人們仍在路上,瘋狂地吸收經驗,以追趕不上的速度修正自己,繼續追究到底,一面顧及旁人,與生俱來一般熟練。

發條停下又再上鏈,日以繼夜,以公義之名,用新的語言寫下新的規則,計劃新的目的地,因為整個城市巳經沒可能折返原地,正如有些人你已不再相信。

廣告

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
髒話漸漸乾涸,熟悉的口號都已替換,兩個季節可以經歷一個時代。

與民為敵的暴行,所有勇敢與善良,將會如實被歷史記住,黑白光暗永遠分明,世界本來如此,時間會逐一為我們證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