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問大學校長:禁倡港獨,有何道理?

2017/9/20 — 16:59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及「香港獨立」的布幅。(圖:朝雲)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及「香港獨立」的布幅。(圖:朝雲)

大學民主牆禁倡港獨,道理何在,無由分曉。日前十大校長聯署的反港獨聲明,以及其各自的公開言論,費解之處,至少有以下四點:

一、港獨主張何以在言論自由的界限以外?

縱然「言論自由並非絕對」,而是有不可逾越的界限(例如不可恐嚇、騙財、或在擠滿人的地方無端大叫「火燭呀!」之類),何以主張港獨在界限以外而不在界限以內?

廣告

由「言論自由有界限」跳到「言論自由的界限就是這條」,中間的鴻溝何止十萬八千里。

二、法例或憲法的合理性可否質疑?可否另有主張?

廣告

法例或憲法,並非永恆,總隨時間遷流變易(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共經四次修訂;美國立國至今更曾通過二十七個憲法修正案)。不辯,何以確定某條法例/憲法之維持或變動,是否合理?

更何況:憲法保障的權利,若是言論自由,若是民主,這樣的憲法內容,因為涉及基本人權的保障,其斟酌餘地自然較少(仍有)。

憲法禁港獨,所保障的權利,卻是某一夥人統治我們的權利,屬特權,而非基本人權;對某一特權的保障,何以竟無斟酌餘地?

三、應否被某一夥人統治,乃不得異議之事?

某一夥人,統治若干民眾,並將其統治頒布為「憲法」,那些被統治的民眾即無權另作主張,否則就是「濫用言論自由」了?若然,這樣的言論自由界限,是基於道德觀,還是森林法則?

四、校長以中國人身份為念?

若然大學校長在民主牆禁言港獨,是緣於中國情懷,緣於對中國人身份念茲在茲,則對中華大地上忠良受逼害、民權遭盤剝等種種慘惡之事,何以向來又杜口如啞,未嘗有不平之鳴?

十大校長似乎認為,香港人生來就要受某一夥人統治,若另作主張,就是「濫用言論自由」,何以如此,匪夷所思,至今未見有清晰可解的說明。謹四問於大學校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