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蟹橫行的大時代

2015/5/2 — 0:50

「時至今日,中國共產黨對付香港人,猶如劇中丁家殘害方家,因此這句話一直勾起許多香港人的集體傷痕回憶。不過,現實又豈止於回憶?」(《大時代》截圖)

「時至今日,中國共產黨對付香港人,猶如劇中丁家殘害方家,因此這句話一直勾起許多香港人的集體傷痕回憶。不過,現實又豈止於回憶?」(《大時代》截圖)

今天被譽為「神劇」的電視劇《大時代》,如今深夜重播,成為全城熱話。還記得在1992年當年未上映前,曾經出現過一段宣傳片,有過這樣一句話:「呢個係咩時代?大時代!」時至今日,中國共產黨對付香港人,猶如劇中丁家殘害方家,因此這句話一直勾起許多香港人的集體傷痕回憶。不過,現實又豈止於回憶?

4月26日,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王國興出席《城市論壇》,被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指斥經常出賣工人權益。王國興當場兩度叫囂:「收皮啦!」他更指「收皮」是「俚語」,拒絕收回或道歉。實際上,「收皮」是市井江湖賭仔術語,不是俚語。地下黨員王國興面對學生合憲合法合情合理的嚴正指控,無理可講,怒火中燒,憤而以「收皮」連聲叫囂,盡顯共產黨員的「丁益蟹」式卑賤人格。

廣告

《大時代》中的丁益蟹,陶大宇飾,「忠青社」打手,野蠻粗魯,頭腦簡單,心直口快,維護社團,姦淫毆鬥。王國興本人雖未至於姦淫毆鬥,但他對勞工權益的意淫,猶如丁益蟹針對方敏的姦淫,以及對準年輕的黎汶洛,發動類似丁益蟹針對方展博的瘋狂批鬥,簡直異曲同工。

4月27日,特首梁振英在勞動節酒會發言時,台下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帶着請願信,舉起「香港人要真普選」等示威標語,高呼「香港人要普選,梁振英咪走數」,走近台前,現場保安隨即把他帶走。梁振英居高臨下,目睹全程,冷笑幾聲,然後說:「有時候會忍唔住笑。」其後,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及職工盟成員同樣舉牌抗議,批評梁振英在標準工時問題上「未找數」,同樣被保安包圍驅趕。站在台上的梁振英表示:「推動經濟發展,促進勞工權益,我係做實事,唔係做騷。」真夠大言不慚,瘋漢笑看風雲。盡顯權力在手的傲慢,以及「丁孝蟹」式低級霸氣。

廣告

《大時代》中的丁孝蟹,邵仲衡飾,「忠青社」龍頭,臉慈心險,不擇手段。劇集初期,他被塑造成有情有義的江湖中人,並與方婷結為情侶,盡顯唐梁之爭期間擄獲部分純情港人支持的狼英本色。後因丁蟹回港,戀情被迫中斷,而狼英在上台後也同樣露出了真面目。其後因包庇丁蟹罪行,丁孝蟹決定跟三名同為黑幫的弟弟壓迫方家,將方家幾乎滿門殺害,有如狼英協助主子鎮壓雨傘運動和硬銷假普選般使用霹靂手段。孝蟹和狼英都經常笑裏藏刀,棉裏藏針,有時候忍不住笑,又聲稱盡做實事。所謂經濟發展和勞工權益,對狼英來說,只是吹波糖,爆完再吹,吹完再爆,漆事多磨,唯權是從,善惡不分,樂此不疲,跟丁孝蟹的人格特質相當近似。

4月28日,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指出:一旦政府方案被否決,就再無政改時間表(按:事實卻正是一旦假普選方案被通過,才再無法律上的政改義務)。她表示:提委會是香港社會縮影,沒有一個黨派可以壟斷提委會,提委會具有「廣泛代表性」,「不要說因為建制派多就說不公平」(按:事實上卻是只有共產黨足以壟斷提委會,徹底不公平)。她強調:香港達到「普選」後,不代表將來永遠停步;現在如果不行前一步,將來就無法討論如何改善(按:事實上一旦大家承認了假普選就是「普選」之後,就不要奢望自己還可以凝聚民意為真普選團結抗爭)。這些詭辯極像「丁旺蟹」之流惑亂人心的謊言。

《大時代》中的丁旺蟹,吳啟明飾,「忠青社」話事人,顛倒黑白的魔鬼律師,斯文敗類,收買醫生確診丁蟹患上末期癌症,據此炮製赦免丁蟹刑責的鬧劇。這就如同梁愛詩般不慍不躁,氣定神閒,配以律師及前律政司司長的專業老成形象,斯文地為共產黨講出一堆似是而非的假話謊話,為假普選方案招搖撞騙,推波助瀾,迷惑人心。畢竟多年以來,共產黨一直吸納和需要許多香港本地法律專業人士來裝飾門面,幫黨出聲,進而逐步蠶食獨立和專業的香港司法制度。梁愛詩助胡仙,袁國強做政協,馬恩國扮岳飛,例子比比皆是。當然,馬恩國沒有丁旺蟹的沉著專業特質,反倒比較像丁益蟹。無論如何,他們都是丁小蟹,均以不同形象和手段為丁蟹做實事而已。

4月29日,前特首兼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召開記者會大談政改,呼籲民主派議員支持特區政府的假普選方案。年紀老邁的他上台時差點絆倒,發言時一度口齒不清,明明以廣東話讀發言稿,中途忽然「轉台」說普通話,回應英文台記者提問竟以廣東話回應,其後又改用英文回應,中途又再「轉台」說普通話。懵董老矣,尚能飯否。不過,說到關鍵處,他還是足額完成共產黨交託給他的任務。他不點名地誣陷部分民主派議員在良心及理智上「明白」通過政改「符合香港利益及民情」,但他們卻「擔心」被標籤為「民主叛徒」。他呼籲他們不要害怕,應該拒絕綑綁,「憑政治良心投票」,強調「泛民不應把700萬人的福祉賭一鋪,這個是很不對和不應該做的事」。他又表示否決政改只會出現「全港皆輸」的局面,並且表示自己雖然理解民主派追求民主夢,但一旦要賠上香港前程,他們便要「迷途知返」云云。盡顯「丁利蟹」式猥瑣陰險。

《大時代》中的丁利蟹,郭政鴻飾,「忠青社」話事人,醫生,為人陰險,主要為丁家的非法事業供應龐大的軟性毒品。這就猶如董建華為中共的專政獨裁事業蓄養龐大的奴才團隊,成立「團結香港基金會」,並且為地下黨員梁錦松造勢。董建華硬把黑說成白,顛倒是非,挾其「老好人」形象,蓄養黨奴,唯習是從,惑亂人心,跟丁利蟹個性相當類似。董建華表現得「語重心長」,連聲「苦口婆心」規勸,要求大家拿出「政治良心」,不要「賭一鋪」,多次說「真係唔明白」為甚麼大家堅持要否決方案,實際卻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要呼籲大家「迷途知返」,否則「全港皆輸」。這種態度當然沒有王國興、丁益蟹之流的粗鄙,也沒有梁振英、丁孝蟹之流的狠勁,但卻盡顯丁利蟹的斯文皮相,忠心事主,保薦狼英,再護錦松,狡猾偽善,本質雷同。

蟹,解蟲,解放之蟲也。環顧香港,能夠和願意擔崗孝蟹、益蟹、旺蟹、利蟹此四蟹者,大有人在,從來不止於上述四君。《大時代》這部神劇只不過把為中國共產黨逢迎拍屁的四種典型人格刻畫出來。愛權愛財之輩,盈盈充斥於市,對號即可入座。

那麼時至今日,誰是丁蟹?誰是方進新?誰是羅慧玲?誰是方展博?只要冷靜思考,發揮創意想像,大家心裏明白,不用我來細說。可以肯定的是,當越來越多香港人擺脫消沉意志,堅守做人道德,拿出抗爭勇氣,表現政治智慧,即使沒有股神葉天,人人都可以是方展博,進而把要發達的夢想,化成要民主的理想,屆時看看在這個大時代中那四隻小蟹和那一隻大蟹的悲慘下場,看看在歷史上誰能夠笑到最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