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Q議員】釋法追溯力或不符法治原則 陳弘毅:應考慮從寬不追薪津 酌情處理訟費

2017/7/18 — 8:16

四名被DQ議員: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及劉小麗

四名被DQ議員: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及劉小麗

港大法律學系教授、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在《明報》撰文,建議當局從寬處理議員宣誓案判決的影響,因釋法的追溯力或不完全符合法治概念所包含的法律運作的「可預見性原則」。他認為,當局可考慮不堅持追討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及姚松炎已獲發的薪津,以及酌情處理追討訟費。

陳弘毅表示,四人的宣誓是基於過往監誓人及立法會主席從寬處理,指他們無意識到自己的「越位」行為帶來嚴重法律後果,而立法會的監誓人、主席或法律顧問,亦無意識到有關後果。

陳分析,在梁游案中,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區慶祥法官指出,即使不援引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11月有關宣誓問題的釋法,而只應用香港的本地法例的有關條文,梁游也應被裁定因拒絕宣誓而喪失其資格。另,梁游案中,主要的爭拗點其實並非兩名議員的言行是否構成拒絕宣誓,而是法院是否有權和應該在該案中介入立法會的「內部事務」或就立法會主席作出的決定進行司法覆核。

廣告

4名議員DQ案,雖然處理案件的也是區慶祥法官,他除了判辭中除引用基本法和本地法例外,也引用了去年1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文本以及香港其他法院關於如何看待人大釋法的判例,因此人大釋法構成這次判決的其中一個重要法律依據。

陳弘毅說,雖然人大釋法有追溯力,正如在普通法的國家或地區,法院對原有法律作出一個新的或更詳細的解釋時,或者當法院在審理一宗案件時指出以往判例對於有關法律的解釋存在錯誤,並在這件新的案件中頒布一個新的正確解釋時,該新的解釋是享有追溯力的。

廣告

但他指出,這種法律適用或不完全符合法治概念所包含的法律運作的「可預見性原則」,因當事人作出有關行為時,只能依據當時的法律解釋去判斷行為的合法性或法律後果,如果事後才按新的立法或法律解釋去判斷他們的行為,對當事人或構成不公。

即是4名議員DQ案中,立法會的監誓人、主席或法律顧問也沒有意識到這些嚴重法律後果。陳指出,當局應考慮從寬處理這次宣誓案件的判決對有關議員的影響,例如考慮不堅持追討有關議員已獲發的薪金和津貼,以及在向敗訴方追討訴訟費用時酌情處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