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點燭光

2019/6/5 — 20:17

六四事件三十週年,香港也正值多事之秋。不過作為一個普通人,最近最耗我心力的事其實卑微得很:每天誰湊小孩放學,工作上是否能交足功課,晚餐是否有著落等等⋯⋯ 還有明天兩個女兒要考數學。數學是她們最弱的一科,大女兒升中,問題尤其嚴重,她上兩個學期勉力也只能僅僅合格。正常的安排應該是讓她們今天心無旁騖好好溫習,早點睡覺,保持好心情以應付明天一早的考試。

但我卻邀了她們兩姊妹去今晚的六四燭光晚會。

為這決定我大概掙扎了一個上午。我想:當年的我,比今天的 Gigi 約大一歲。當年我經歷過的,今天記憶猶新,並影響著我的世界觀。

廣告

現在港府的態度是全面配合中共包裝歷史事件,學校裡要學到歷史事實已愈來愈難。看看過去週日的城市論壇那教聯會代表的咀臉,看看通識科教本對六四事件描述的避重就輕,看看街訪年青一代時他們對事件的認知,便可以預見我女兒們會接收怎樣的訊息。

將被歪曲的歷史

廣告

我當然也知道,歷世歷代的當權者都會為了統治的方便和合法性竄改歷史,那不是什麼新鮮事。再過幾十年當當年知道事實的一代死去後,在中国厲害的網絡城牆嚴密過濾下,在政府用我們的稅金製作的廣泛文宣裡,在各方配合隱瞞避諱的努力中,真正的歷史將會被歪曲。那班懷著理想的愛國青年為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犧牲,將被說成是外國勢力參與策動企圖顛覆奪權的政治暴動。

最近網上的一段影片中,有位外國記者拿著「坦克人」照片隨機在北京訪問街上行人,問他們有沒有見過這張照片。行人要麼真的不知道,要麼自行在腦袋中啟動敏感詞屏蔽避開。另一段報導在香港上水的中學生街訪,竟出現「不適宜在上水談這種事情」的回答。

最近幾個月,歪曲六四歷史的假資訊網站開始出現,針對另類的「六四真相」進行中共合意的再包裝。我認真地觀察,還真的有不少人會相信這種謊言;他們不是五毛而是真心膠。這種人,甚至無法再以道理說服之。

自我審查的氣氛

前陣子連教會的 whatsapp group 也鬧起政治風波來。始作俑者就是我,發了一段反送中遊行的新聞鏈結,然後引來各位爭論,我更被質疑在教會的平台上宣揚自己的政見居心何在。其實我的用意很簡單:那兒本來是我成長的地方,我以為那兒的人會關心我的生活,尤其是正在天天影響著我思想情緒的荒謬香港事。誰知,寒蟬效應早已在社會每一個角落中竄伏。

因為 whatsapp group 事件,我突然對神學家潘霍華感興趣起來。教會最愛引用他的著作是《團契生活》,但鮮有提及他的政治參與立場,他可是一位被涉參與剌殺納粹希特拉而被處決的神學家啊!我在網上找到他這一段話:

對於善來說,愚蠢是比惡意更加危險的敵人。你可以抵抗惡意⋯⋯然而面對愚蠢,根本無法防衛。要反對愚蠢,抵抗和力量都無濟於事,愚蠢根本不服從理性,而且愚人很容易變得危險,因為要使他揮拳出擊是易如反掌的。所以,比起惡意來,愚蠢需要加倍小心地對付⋯⋯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種理智上的缺陷。有些人智力高超,但卻是蠢人,還有些人智力低下,但卻非蠢人。

潘霍華

拒絕愚昩

如果我的女兒他朝在上述的「大氣候」裡誤信了被歪曲的史實,那她們便會成為可悲且危險的蠢人,這種事情一點也不遙遠,在我身邊的例子俯拾皆是。她們讀書除了求生活保障,更重要是求明辨是非的知識。這次三十週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是歷史性的,我讓她們見證一下香港曾經有過這樣的光輝歲月,十年後她們或已淡忘明天的數學考試內容,但不會忘記維園中那多如䌓星的燭光。

但我內心更大的掙扎卻是:我無從判斷讓女兒知道「真相」對她們來說究竟是祝福還是詛咒。因為本來無知的人可以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我驚起了她們使成為不幸的少數者,受那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我真的以為自己對得起她們麼?

但既然她們生為我的女兒,這緣份也應該令她們無法避免窺探到自己父親的世界吧。日後她們要憑自己的判斷選擇前路,我只是她們其中一個參考。而且,我堅信我的價值是善。

我給她們看了當年的影片,問她們想不想參加晚上的悼念活動。可能由於可以避開溫習的原因吧,whatever,她們二話不說便選擇參加。

現場人頭湧湧,竟然也能遇到一位小學同和一位中學同學。大家見面也沒多話,其實都明白,心情好不到哪裡去。

於是我們一家四口在維園點起了四點燭光。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