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何君堯:政治真的有超越法律之時?

2016/1/8 — 10:39

何君堯

何君堯

【文:龍貓餅】

前律師會會長何君堯昨日指現實政治中有時政治大於法律,並反問「唔係點會有(美國)去巴基斯坦捉拉登呢?」。

現實中真的會有超越法律之時,但筆者不認為這一定是合理和必須接受之事。更關鍵的是這觀點根本不適用於李波事件和中國在香港越境執法之事上。

廣告

美國捉拉登與捉李波非常不同。美國是正式向拉登宣戰,雙方是處於戰爭的關係。中國現在處於戰爭狀態嗎?而且美國殺死拉登後是光明正大向世界宣布,豈是現在的欲蓋瀰彰?就算說中國正在打反恐戰,要保護國家安全,但李波豈可與拉登相比?拉登是恐怖份子之首而李波只是一介平民。將美國捉拉登的例子與李波事件作直接比較在邏輯上值得相確。而以此將政治有超越法律之時套到李波身上,並嘗試影響大家去接受即更是對李波非常不公平!

他又指內地法律最終解釋權在人大,「拗起上來有好多嘢,但大家知道佢把口會大過你」。

廣告

前律師會會長是應該這樣接受法治被踐踏的嗎?

法治之可貴豈不是讓法律不受個人或政府的利益和價值左右、防止政府濫權,讓人民的權利得到保障?以政治為基礎的執法與司法程序其實是人治,絶對與法治的理念相違背。在執法和司法程序中加入政治的考慮才是真正將事情無理地政治化。

政治的確有大於法律之時,但那是在立法時才應當出現之事。在立法之時確應進行大量政治工作,讓不同的政治考慮和利益進行角力和協調的,確保所訂立的法律和政策有真正廣泛的支持,令社會得以和諧。可悲的是現在中國和特區政府只著重小數服從多數和令政府可以成為絶大多數。

現在不是政治確有超越法律之時,而是專權確無不超越法律之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