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8/9/7 - 15:23

回憶新界東北:真正的暴力 從不會被審判

新界東北案,十三子最終上訴得直,當庭釋放,時間確實是個小偷,會慢慢偷走記憶,大家或許還記得,當日示威者用長竹撬、用鐵馬撬門,徬彿當日的一切「暴力」,都只發生在立法會門外,但那時候在議會內到底發生了甚麼,吳亮星和一眾保皇黨又做過甚麼,大抵剩下一句,吳亮星剪布,當中不少細節恐怕大家、包括我都已經淡忘,畢竟過去幾年,我們見過太多不公義,太多禮崩樂壞,太多最黑暗的一天,令我們遺忘了,真正的暴力,從來都是制度的暴力,人民只有退無可退,才會冒著入獄的風險,去行使法庭所謂的「暴力」。

這是寫在四年前 6 月的一篇,當今日東北十三子,僅因為量刑指引的生期日期這些技術理由得免,或許我們可以重頭看看,那些從來不會被審判的,才是真正的暴力。

吳亮星都做了甚麼?

先放下新界東北是否應該發展,是否會成為大白象,發展和居民權益等原則問題。

廣告

只聚焦在財務委員會主席吳亮星,作為會議主席,到底做了甚麼。

大體可以分為幾個階段:

1. 議員質疑他,作為數碼通非執行董事(而數碼通是新鴻基旗下)有利益衝突。

其實是否真有利益衝突不重要,重點是,他一開始已「自行裁決」,自己 「沒有」利益衝突。

世上那有疑犯可以判自己無罪?

最終泛民議員一輪圍攻,吳亮星才肯將「自己是否有利益衝突」這問題交由議員表決﹐最終當然被否決。

但吳的橫蠻已為日後種種埋下伏筆。

2. 財委會繼續議案,到經過四節會議前後 8 小時討論,吳亮星終止討論,原因是 「相信議員已經充分討論要顧及效率」。

問題是,立法會議事規則,並無授權財委會主席終止討論。

立法會法律顧問的解釋是「參考立法會主席裁決的原則」,但這種曾鈺成在立法會大會斷了布,吳亮星亦可以在財委會跟著做,也是議事規則「沒有」容許的。

立法會主席因應基本法和議事規則剪布,即使是強辭奪理,起碼有規可依,吳亮星卻完全是無法無天。

3. 討論完畢,到表決之前,要先處理議員提出的修訂,在會前泛民議員提出了 20 多項動議,理所當然全被否決。

然後他們按規則容許,提出 800 多項臨時動議。

面對海量突然出現的動議,吳的做法是休會一小時,然後宣布議案全部不需處理,直接進入表決階段。

有關新界東北前期撥款,反對的理由一大籮,贊成的或反對衝擊的亦振振有詞。

最終難道又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香港好亂我討厭政治?難道真的沒有對錯?

政府當然希望群眾這樣想,但抱歉這次黑白分明。

也就不去說香港的議會組成有多不公平多不合理,只以吳亮星強行要將一個議題跳過討論和修訂,直接快刀斬亂麻表決再算,即使是中學開班會,這樣做也會引起暴動吧?

批評立法會門外的「暴力」之聲此起彼落,但議會內的「暴力」呢?

若不是議會外的人發難,議案已經通過了,難道這不是沒有辦法中的最後辦法?

是非黑白擺在眼前,只視乎你是否願意掙開眼、看清事實。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