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憶林彬兄弟慘案

2015/5/21 — 12:21

(編按:本文寫於 1998年9月,2011年5月修改補充)

 當年中共香港地下黨發動六七暴動,組織群眾使用真假炸彈向港英政府抗爭,進而慘殺林彬,製造了香港史上一件牽涉人命的懸案,地下黨責無旁貸。

林彬是商業電台節目《欲罷不能》的播音員,他在節目中評論暴動新聞,譴責親共份子的暴行,8月24日與堂弟在上班途中,有三人走出來擋路,一人舉紅旗示意停車,一人潑上汽油,一人燃火焚燒,在車內的林氏兄弟雙雙被暴徒活活地燒死。翌日大公報刊登了《地下鋤奸突擊隊》的公告,承認殺人的責任。

廣告

四十多年來,我從未曾忘記過這一驚天慘案。一些事件的出現常常觸動我的神經,比如那年鄭經翰被襲;前 「六七暴動鬥委會」主任楊光接受特區政府大紫荊金章獎時,林彬的顏容都會浮現在我的眼前。

廣告

林彬案發後,我所屬的地下黨組織一次也沒有對事件進行過討論,像沒事發生過似的。我心內很不安,為甚麼鬥爭竟然要搞到殺人的地步?我直覺地認為這一定是自己人所幹的。我曾問領導人歐陽成潮:「為甚麼取命?」,他回答:「這是階級鬥爭的需要!」無形中承認以階級鬥爭之名可以殺人。但是當時的我,在中共意識形態窠臼中成長,沒有追求多元思想的自覺,沒有能力獨立思考出別的見解,因而不存有異議。

地下鬥委會確曾在暴動中組織過屬下的戰鬥隊或鋤奸隊進行暴力鬥爭,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不容推託,學友社中樂組有三位組員的經歷就是明證。其中一位叫楊甘川的告訴我,他與阿施和杰仔三人本同是一間私立學校的同學,認識香島中學畢業生發仔,在發仔的介紹下又認識了中資新華銀行林某,並在林的領導下組織學習小組。六七暴動期間這個小組討論組織戰鬥隊的計劃,商量如何擺放真假炸彈行動,響應鬥委會的號召,實行暴力鬥爭。當炸彈製作完成,計劃亦已擬定,正要行動之際,林某突然通知取消計劃。但他們三人已經作好一切準備,正是如箭在弦,不願停止行動,決心在某夜自行把炸彈擺到街上,卻遇上警察,三人趕快逃走。結果,楊及阿施逃脫,杰仔被捕入獄,遭毒打並飲頭髪水。警方搜查杰仔之家,沒有搜獲證據,因所有器材均在楊甘川家裏。杰仔一年後出獄,沒有向警方供出其他兩人,很講義氣。後來他們三人經由發仔介紹先後來到學友社參加由我直接兼任負責人的中樂組,因此我很熟識他們,認為他們原本都是好青年。楊甘川已於2010年5月因肝癌病逝,以上訊息是他得知重病之後專門來電告訴我的親身經歷,並讓我記錄在案,也是他自覺死神將至的臨別覺醒。他的經歷足以證明當年地下鬥委會確曾利用中資機構組織無知青年建立戰鬥隊,損害香港繁榮安定的事實。

至於林彬一案,從幾位黨員和多位在暴動中加入「青年先鋒隊」的隊員以及一些親共者的口中輾轉相傳,知道是「XX總商會鬥委會」屬下的「戰鬥隊」幹的,該戰鬥隊其中一名成員後來移民了澳洲。為要贏取鬥爭,戰勝港英,地下黨不惜犠牲那些有膽色有活力的熱血青年充當敢死隊開赴前線,滿街滿巷的真假炸彈(真炸彈1167個,引爆炸彈8074個),確是他們密謀強行毀滅生命的暴行,把與港英的殊死鬥爭升級為暴力行動的罪證。這絕不是所謂某暴徒的個別行為。中國共產黨是會殺人的呀!在幾十年之內,有領導,有組織,有計劃地消滅生命,它千變萬變,卻萬變不離其宗,本質沒有變。

那些總商會的年青戰鬥隊員們,那些好青年們,個個接受良好教育,甚至是富家子弟,不是黑社會份子,為甚麼就能如此狠得下心去殺害林彬呢?這是我幾十年來不停地思考的一個問題。主要原因是地下黨傳達鬥爭形勢和政策,傳達對敵人的仇恨,傳達鬥爭你死我活的殘酷性,更宣揚為了取得勝利必須採用斷然手段,使用暴力在所不惜的指導思想。在這些無限層層加碼的極端暴力思想鼓吹下,足足可以對那些年輕戰鬥隊員們進行洗腦而走向極端,以為自已正在參加一場聖戰,精神亢奮如吸了興奮劑,不擇手段的戰鬥由此而起。因此,光天化日之下,以「革命」之名,「鬥爭」之名,「黨的利益」之名,通通統一在「階級鬥爭」總綱之下,草管人命,輕率殺人!

「六七暴動」做成五十一人死亡,包括親共陣營人士,港英紀律部隊以及普通市民。幾十年來,我從沒有原諒過自已當年對各類人士死亡的不同反應和感受。當坦誠直面自已的良心去回顧時,發現自己當時坐在徐田波,黎松,曾明,何楓等工人追悼會上,可以淚如雨下,義憤填膺,舉拳舉臂,悲憤莫名。但是對於警員,英軍之死卻是完全無動於衷,因為他們都是「白皮豬」、「黃皮狗」,是所謂階級敵人。對市民之死也毫無感覺,甚至對慘遭活活燒死的林彬也沒有同情,沒有憤慨,也沒有得勝的喜悅,好像事情本該如此。這一回顧引起我一陣陣非常巨大的心靈的震撼。是甚麼使我對於同樣的生命的毀滅產生如此兩種截然不同的感情反應?原來這就是中共 「階級鬥爭思想」的荼毒所致,即所謂的階級感情是也。「.......一些階級勝利了,一些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我被毛澤東這一套理論武裝頭腦後,死亡也分了階級。有些死亡應該悲憤哀悼,有些死亡應該冷血無情,人道沒有了,人性也沒有了。這就是袁偉時教授講及的「狼奶」所起的作用,文革時的紅衛兵是這樣, 「六七暴動」的戰鬥隊是這樣,當然我也不能倖免了。

上天賜予人類的重要禮物就是「生命」,生命無分種族階級,無分貴賤,都是最珍貴的,最平等的。珍惜每一個生命是每一個人神聖的權利和義務,無論是哪一個階級的人都有要求保障生命的權利。死亡只能是個人的生命歷程或個人的選擇,無論哪一個政權,以何種理由,採何種手段去強加於別人生命之中,製造死亡,都是令人髮指的。從此,我要歌頌所有的生命而不是毀滅生命,我為自己曾經把死亡階級化而歉疚自責。我要向死亡懺悔,要為林彬兄弟之死而哀悼,要向他們的家人致歉,請求寬恕。

「林彬慘案」是否會重演?我不會說不會,因為中共仍然是中共,它的本質沒變。如果把「階級鬥爭」換上現在時興的「民族主義」、「愛國論」就是換湯不換藥的鬥爭綱領。以國家民族,社會穏定之名就甚麼都可以幹得下手,與四十年前的思維同出一轍。相信我的擔憂絕不是多餘的,由於中共本質鄙視生命,它輕易地要求追求自由的人們付出生命的代價便不足為奇的了。香港如果放棄對民主的追求,讓中共為所欲為,將再次流血是在所不免的。

去年,兩位香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鑑林,黃定光關於林彬的言論又再觸動了我的神經。事緣商業電台把廣播時段賣給民建聯播放政治廣告,節目主持人潘小濤仗義執言,重提六七暴動中林彬被暴徒燒死一事,直斥商台愧對死去的林彬。黃定光及陳鑑林卻可恥地掩飾真相歪曲歷史進行辯護,認為:[暴動中死者不止林彬一人,不能歸咎於左派(即親共派)身上,又認為林彬之死,死於社會動亂,相信置林彬於死地的人並非左派。]企圖逃避當時鬥委會殺人的責任。可見中共開始扭曲淡化林彬慘案真相,為地下黨殺人放火翻案的意圖已經昭然若揭,香港市民要加緊監督了。

林彬先生是香港堅守言論自由的先驅,他是首位也是唯一公開反對中共的暴力行動,堅持發出公義聲音,為敢言精神作出了壯烈犠牲的傳媒鬥士,也是香港史上的一位自由烈士。目前就我所知,只有長壽廣播劇《十八樓C座》是為了紀念他而設立的,一直播放至今,因為他就是住在十八樓C座。而香港歷史博物舘常設展覽「香港故事]的四千件展品和照片中,只有一張展板簡略介紹「六七暴動」,非常低調處理,更罔論關於林彬的事蹟了。

據報,經過文化人歷時十年的奔走爭取,香港政府終於承諾為跑馬地香港墳場的一個無名碑立牌:烈士墓碑,還逝世一百一十周年的興中會首任會長楊衢雲先生一個歷史名份,安撫他的孤寂英靈。在跑馬地天主教墳場也有一座孤墳,寫著林少波,就是林彬的墓,沒有相片,沒有未亡人名字。林彬一定死不瞑目!

香港市民實應為林彬先生樹碑立傳,永遠懷念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