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任建峰先生: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2016/7/29 — 14:24

「不願與他們同行,但至少不多作過份的批評,不要讓『偏見』的葉子蒙蔽你的雙眼去看真相,也是可以的吧?」(資料圖片)

「不願與他們同行,但至少不多作過份的批評,不要讓『偏見』的葉子蒙蔽你的雙眼去看真相,也是可以的吧?」(資料圖片)

【文:思誠】

任律師是筆者一直尊敬的人,他身為一大型律師樓合伙人,沒有急急向中國大陸表忠以求更多生意,而是走出來捍衛我城的公義法治,當中的的壓力和付出,不難想像。任律師當日在倒林(新強)行動成功後聲淚俱下的畫面更令我十分感動,他對法治的堅持實在是無容置疑。

廣告

但不知怎的,最近任律師的文章很多都以所謂「本土派」為題材,文中流露出濃濃的敵意,批評「本土派」鼓吹暴力和沒有政治道德云云。筆者只是一般市民,對眼前非建制派內的政治紛爭只有無奈歎息,但不解為何走在捍衛法治最前線的任律師,竟對「本土派」作出如此不公的指控,而他今天發表的文章,當中一段更是令筆者目定口呆,引文如下:「我反對本土派、港獨派只有仇恨。我反對他們不堅守和平抗爭。我反對他們欠缺政治道德,時常搬龍門。我反對他們口講民主,但骨子裏獨裁。我反對他們當中有不少人對港英殖民政府有與事實不符的憧憬。我甚至反對他們口講本土,但他們當中不少連香港粵語都說到滿口懶音、對傳統香港本土文化又不見得熟悉或珍惜。」是故來信,希望向任律師請教一下。

「本土派」只有仇恨?先不說本土派別的政策大多都只是主張減少中國移民和要求移民學習香港文化,再說老毛曾有一句話:「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仇恨的根源是什麼?任律師有好好了解過嗎?一個外人到你家來搗亂然後再數落你,你會對他沒有仇恨嗎?

廣告

「本土派」不堅守和平抗爭?路線之別從來都是社會抗爭的常見現象,美國有馬丁路德金和Malcolm X,北愛有SDLP和Sinn Féin,何不兩條腿走路?再說,不和平就一定是錯?敢問任律師,韓國光州民主化運動中,抗爭隊勇武開車衝破防線,他們是做錯了嗎?你若是當時光州群眾的一員,你也會責備抗爭者嗎?

「本土派」欠缺政治道德,時常搬龍門?搬龍門亦為筆者所反對,但是否只有本土派別在做?新東補選中,什麼鎅票論,「收左共產黨錢」,「分化」等說法在泛民主派廣泛流傳,但在一個多月後的立法會選舉,現在所謂泛民主派已有六張名單競逐五個議席,這不正是同室操戈嗎?筆者不禁奇怪,為什麼沒有人出來說鎅票談分化?任律師,你也會說他們是搬龍門嗎?

「本土派」口講民主,但骨子裏獨裁?看到這句,筆者真的「忍唔住笑」,請任律師閱讀<立場新聞>有關民主黨和學民思潮的專題,看看誰才是口講民主,但骨子裏獨裁!

「本土派」對港英殖民政府有與事實不符的憧憬?這也許也是對的,但看看現在的廉政公署,再比較一下新九組和現在的功能組別,對殖民地時代有憧憬也是情理之中吧?

「本土派」當中不少連香港粵語都說到滿口懶音、對傳統香港本土文化又不見得熟悉或珍惜?這大慨是最令筆者失望的評論。以正音懶音去論英雄正確嗎?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人,不一定操持正音,而在基礎教育中,其實也沒有對懶音作出糾正。再說有懶音就不是珍視本土?那麼英國就只有操RP的人才是英國人,在利物浦和紐卡素具濃烈地方口音的人就不是英國人?至於對香港本土文化的重視,其實不少本土團體都組織或參與香港本土活動如紀念為香港捐軀的二戰軍人等等,任律師何以視而不見?另外提提任律師,本土派別中的「青城派」掌門人,正是研究香港的風俗文化起家的。

任律師,本土派別的青年人,或許與你路線不同,或許曾對你口出惡言,但他們愛香港的心,不見得比你少。他們不比上一代,有後路可退,他們只有香港。他們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你已不願與他們同行,但至少不多作過份的批評,不要讓「偏見」的葉子蒙蔽你的雙眼去看真相,也是可以的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