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李華明和曾鈺成 — 民主不是叫人接受現實 民主須奠基於規範原則

2017/6/20 — 13:03

回應李華明和曾鈺成(嗯為什麼要將他們放在一起 ....)

民主不是叫人接受現實,民主須奠基於規範原則

*   *   *

廣告

回應爭論前,必先釐清一重要觀念。

我們聽到中共無時無刻強調,「中國內政不得干涉」,但為什麼國家擁有主權,就不應干涉?

廣告

中國的主權觀,其實徹底來自西方 — 西伐利亞體系。

由格老秀斯、法國大革命後民族國家取代帝國、到美國總統威爾遜的十四點原則,主權之所以證成,來自一套正當性論証,簡而言之:

人有自主的權利>人民合眾意結為社群>社群有政治上的意志(民族)>民族有自決的權利(主權)

所以「民族自決」和「不干預原則」,是同一論証的一體兩面:人民是主體,而民族國家是乘載人民權利的客體,由被統治者決定自己受什麼統治。當國家充分體現人民(單一民族或多個民族)的決定,外人當然無權阻撓。

所以大家在 DSE 歷史科試卷看到,在成功奪權前,中共很推崇美國。因為美國革命是現代民族國家得到解放的典範。

但這套論述放到蘇共或中共上,就會變得戇鳩。

當年蘇聯入侵捷克,瓦解布拉格之春,就是說西方「外國勢力」干預捷克,所以要出兵保護捷克的「民族自決」。中共亦如此壓迫各族,包括屠殺自己的民族。

就算用官方的民族主義,甚至反西方霸權的論述,不同民族有權追求不同的善。我們依然不見「中華民族」在實行「自我統治」,只見共黨和親共的階級實行專制統治。

羅爾斯在《萬民法》己強調,西方的自由民主不一定等於正義,應尊重不同民族有不同想法,正如要尊重不同人有不同想法,但寬容是有規範的。

借用中國人常用家庭來類比政治,一個打老婆、打仔女的男人不值得尊重,不能用「什麼特色」來辯護。

在《萬民法》中,羅爾斯詳細論証了什麼民族,即使不行西方一套,還是值得尊重。但中國仍相差十萬八千里。在羅爾斯的分類下,中國只能用「不法國家」來形容。

結論:

現今中國的主權,毫無道德意義。

即使「槍竿子出政權」是現實,必須考慮和顧忌,但中國的主權不值得尊重。

*   *   *

筆者沿用羅爾斯在《萬民法》的框架,淺述香港的政治路線。

中共路線:

壓迫、同化、豢養、馴服,一國一制。

現實理論:

想追求民主,但不要觸犯中共「底線」。

理想理論(港獨):

大家或覺奇怪。也許本土派多談現實,復因本土系出多門,論述比較複雜,我們都不時誤解。

獨派強調港獨是香港唯一出路,然而無分派系,大家都清楚現實是中共路線得勢,最有可能走向一國一制。

因此在「現實」之外,必然有更重要的理由,包括視香港民族為至上的價值,才義無反顧要選最難行的路。

所以港獨是最懷理想主義,最具規範意義的路線。

非理想理論(自決):

綜觀自決派論述,他們不視民族主義為至上的價值,而是從人的尊嚴出發,衍生出人權、民主、自決等一系列權利。

在理想理論下,每個民族都應該有一個國家,那就最好不過,但現實上不可能。世界上有上千民族,但只有幾百國家。

反觀歷史,獨立固然是民族自決的選項,但民族自決不等於只有獨立。魁北克和蘇格蘭的獨派都在公投落敗,但選舉結果已充分反映兩地民族意願,落實了民族自決。

留意「理想理論」和「非理想理論」無褒貶標籤。自納粹與共黨致令血流成河,為理想不擇手段的目的論受到猛烈批判,Judith Shklar 便強調,自由主義之所以流播天下,乃因上述浪潮,令世人留下共同記憶,對壓迫同感恐懼。

另一方面,「非理想理論」非為妥協放棄理想,而是在道德規範下尋找可行出路。羅爾斯形容:「它尋找的是在道德上被允許、在政治上有可能 .... 的行動路線。」

*   *   *

回應李華明

在爭取民主的路上,無論港獨、自決、還是民主中國等,都要面對現實這個嚴肅問題。

然而李華明的文章,恐怕有更嚴重的問題--筆者看不出他爭取的「民主」,建基於什麼道德規範。

李聲稱「不是怕觸怒」中共,但仍反對港台合作。筆者費力重看其文,約莫捉摸其意思:

一、港台雙方「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搞港獨台獨,「觸動中央的底線」,現實上連累香港,「意義欠奉」。

二、一中的「底線」凌駕普世價值,不應干預(我們的民主要由我們自己爭取,不能假手於人!)

中國其實還有開明派,貫徹民主精神,支持中共倒台後,蒙、回、藏、港、台都可在民主下爭取獨立。

他們究屬少數,但一直存在,只不過因中共的淫威而噤聲。他們大大觸犯中共「底線」,是否不應幫助他們?無數回民藏民受中共壓迫,部分人轉向爭取獨立,礙於他們政見,是否不應幫助他們?

一些本土派抨擊六四晚會,正是說悼念「意義欠奉」;支聯會「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利用」六四為中國人服務。

民主派回應那些本土派,不應囿於身份認同的門戶之見,思想狹隘且自私。

現在有台灣人就像程翔、林榮基般被中共抓了。李華明批評互相幫忙「意義欠奉」;時代力量「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利用」香港為台獨張目。

回應的話不覆述。

問題的癥結,是李華明心中「民主」是什麼?是不是建基於人性尊嚴,人民可以自主的普世權利?有沒有貫徹始終?

姑且當他們全是獨派好了 — 有什麼問題?原來迎合中共的「底線」,更甚於反抗專制,爭取民主?

若有時光機回到過去,勸法拉葉不要幫美國人;勸西方人不要幫孫中山,「不能假手於人」.... 有沒有世界人權宣言?

*   *   *

回應曾鈺成

筆者絕對尊重不同的身份認同,傾向一個中國或者中華民族。

但筆者亦絕對不同意,「我們其實沒有選擇 .... 如果我們放棄一國兩制,唔會無咗一國,只無咗兩制。」

任何正派的民族,都要服膺兩點。一、尊重人民內部有不同意願;二、尊重民族之間有不同意願。

筆者建議中華民族的擁護者,中共倒台後,參考歐盟或英聯邦等,以中華文化圈為共同體,都是值得尊重和考慮的選項。

然而沒有任何主義,可以成為卑劣的通行證。我們可以各懷不同的善,但每一個人都有靈魂,不能恃強權摧殘別人意志。

支持民主,就是支持背後一套應然的道德,不能屈服於專制統治。中共一定要倒台,否則道德就沒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