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梁振英深夜發文:你是否認識鍾劍華文章提及的江湖人物?

2018/8/28 — 1:21

(編按: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8月26日發文,回應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今年5月向他發出的兩封律師信,並質疑從梁振英近日向鍾劍華及《立場新聞》發出的律師信內容看來,梁似乎並不清楚香港誹謗法律就「公允評論」這抗辯理由的規定(相關報道)。梁振英8月27日深夜在facebook發表題為〈揑造事實的指控可以是「公允評論」嗎?〉的帖文反駁,張達明之後在該帖留言回應,張達明的回應全文如下,文章標題為立場新聞編輯所擬。為方便讀者,梁振英的帖文全文附於文末,並附原帖,留言可見前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批評張達明「假學術, 真政治」,但沒有提出任何理據。)

謝謝你(梁振英)的回應

我並不清楚梁繼昌及李慧玲事件的細節,故此不予置評。

廣告

就鍾劍華事件,我從你的回應可以看得出,你並不明白香港的誹謗法律是怎樣區分事實與評論,容許我在此向你清楚解釋。

鍾劍華有關文章所舉出的關鍵事實是:

廣告

1. 你的「競選團隊出席小桃園飯局」而「與會中有人有江湖背景」。
2. 在2013年8月11日,有「江湖人物拖馬撐梁振英」;「當天,梁振英以特首的身分往天水圍出席居民諮詢大會。之前建制派把所有場內的票差不多取盡。場外則有一位名字響噹噹的江湖叔父輩人物,帶着他的一眾門生撐梁振英,還發生追打示威人士的事件。」

相信梁先生亦不會否認以上是真確的事實。

至於你在回應中列舉的指控 (例如: 「第一次政府高層領導要公然由江湖人物幫他們維持秩序⋯」、「梁振英領導的政府要由江湖中人及其門生維持秩序」),在誹謗法律下都應該被歸類為評論或意見,因為這些都是文章作者從列出的關鍵事實推論出來的意見。你當然可以不同意,但正如我在昨天的文章提及,關鍵並不在於該評論或意見是否合理或公允,而是在於評論者是否真正相信他所表達的評論。

至於你在回應中聲稱「鍾劍華在網上的文章指我和『江湖人物』有密切關係」,這似乎並不是該文章所用的字句,而是你個人「對號入座」的演繹。鍾劍華的文章是這樣寫的:「他自己與黑社會或江湖中人有甚麼關係,才是最引人疑竇,而他也從來未有認真交代過的事。這個才是香港人應該向梁振英強調的『紅線』。」我的理解是他就你與黑社會或江湖中人有甚麼關係提出質疑,而並非已經下了一個定論。

事實上,我相信不少香港人(包括我自己)都希望你能夠交代,你是否認識文章所提及的江湖中人,你在過往及現在與他們有沒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的聯繫?或者你可趁這個機會公開說明及解釋,以釋除公眾疑慮。

無論如何,即使鍾劍華是指控你和「江湖人物」有密切關係,這也是屬於一種基於上述關鍵事實的評論或意見。

要測試有關評論或意見是否符合「公允評論」這抗辯理由,其實可以很簡單,就是問一問市民大眾,有沒有人會真誠相信你在回應中所列出有關文章對你的指控?若有的話,為什麼鍾劍華不可以真誠相信他所表達的意見呢?

最後,我留意到你並沒有指控我在「天下為公 Wolf-Hunting」的錄影訪問片段中有任何揑造事實的地方,但為什麼你當時又要透過律師發信指控我誹謗你呢?

梁振英:揑造事實的指控可以是「公允評論」嗎?

張達明在面書為鍾劍華幫腔,洋洋灑灑的文章,只不過是以「公允評論」四個字為鍾劍華作辯解。建基於揑造和虛假事實的「評論」,可以是「公允」嗎?

年半前,梁繼昌在記者會上公開說我被本港和外國稅局調査,這是揑造事實。年半以來,梁繼昌或任何其他人沒有提過半點證據支持這個說法。這種事實性陳述是「評論」嗎?「公允」嗎?當日我馬上回應指我從來沒有被稅局調査,要求梁繼昌收回言論,被梁繼昌拒絕。

李慧玲在網台節目上多次說因為鐵路工程出了問題,我在港鐵公司的董事會上被一眾董事鬧爆。經査明絕無其事,董事們可以證明,會議紀錄可以證明。李慧玲說的是事實性陳述,是「評論」嗎?「公允」嗎?有關視頻雖然已經下架,李慧玲雖然放假三個月,但至今仍然拒絕按我要求收回指控。

鍾劍華在網上的文章指我和「江湖人物」有密切關係,包括「江湖叔父輩人物」出現在我出席的居民諮詢大會,是「第一次政府高層領導要公然由江湖人物幫他們維持秩序⋯」、「梁振英領導的政府要由江湖中人及其門生維持秩序」等毫無事實根據的誹謗性指控。「立場新聞」並為鍾劍華的文章配以我的合成照片及題為「梁振英與社團一起走過的日子」的時序表,這些是「評論」嗎?「公允」嗎?

我們都重視言論自由,但每個人都有免於被誹謗的權利,因此古今中外都有誹謗法,香港更有刑事誹謗法律。揑造事實、歪曲事實、罔顧事實的不是評論,是誹謗。

發表意見